印度政府机构花费数百万美元以宣传印度人民党的选举口号

2024年5月10日,印度人民党支持者高举纳伦德拉·莫迪的肖像参加莫迪在印度海得拉巴举行的公开集会讲话 (美联社)

去年11月,随着印度竞选活动初具规模,现任总理纳伦德拉·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创造的一句口号开始受到关注。

“莫迪的保证”(Modi’s guarantee)被执政党定位为这位广受欢迎的总理对印度选民作出的个人承诺,背景是印度人民党试图与看似大杂烩的反对党联盟形成鲜明的对比。印度人民党于去年11月的第三周在谷歌上发布了带有这句口号的广告。

大约就在同一时间,另一个组织也开始投入数百万卢比以开展一场听起来几乎相同的活动:“莫迪政府的保证”(Modi government’s guarantee)。这场活动将持续数月时间,其中的视频经常简单地提到“莫迪的保证”。

在今年2月23日播出的一则广告中,一名演员扮演一位年轻的企业家,并安抚他那对儿子的职业选择感到担忧的父亲称:“爸爸,我们有莫迪的保证。莫迪已经保证,他将使印度成为独角兽初创公司最多的地方之一。”在广告最后,他还自信地断言:“感谢莫迪的保证,每家初创企业都将从印度起步。”

然而这些广告的费用并不来自印度人民党。这些广告由印度纳税人支付,并且是印度政府广告机构中央通信局发起的一项活动之一。该机构至少在今年3月推出的另一场竞选活动中也推出了多个广告,并在其中呼应了印度人民党的选举口号。

3月22日,印度最大反对党印度国大党向监督该国选举的宪法机构印度选举委员会提起申诉,并指控中央通信局的这些广告是将公共资金滥用于执政党的竞选活动,从而违反了选举规则。

现在,半岛电视台的一项调查揭示了印度中央通信局在投放政府广告上的支出规模,而这些广告似乎模仿了印度人民党的竞选口号。批评人士称,这引发了人们对无党派机构确保选举公平竞争环境的能力的质疑。

从去年11月首次通过在线平台定期投放广告,到今年3月15日最后一次投放这类广告的不到4个月的时间内,印度政府的通信机构已经在谷歌广告上花费了近3.87亿卢比(约合465万美元)的资金。印度全国选举于今年3月15日正式开启。自此,政府机构不得再发布任何相关广告。

事实上,在这113天的时间内,印度中央通信局是印度在谷歌上投放政治广告的最大支出者,印度人民党则以3.14亿卢比(370万美元)的支出资金位居第二。根据“谷歌广告透明度中心”提供的数据,印度中央通信局在此期间的支出,比该国主要反对党国大党在近6年(2018年6月至2024年3月15日)内的支出2.75亿卢比(约合330万美元)还要高出41%。

印度中央通信局的许多广告都是竞选活动的一部分,独立选举透明活动人士和反对派认为,这些口号与印度人民党的宣传信息太过接近。

印度政府机构如何花费数百万资金为印度人民党打广告 (半岛电视台)

长期以来,反对党一直指责莫迪领导下的印度人民党将所谓中立的政府机构变成其统治机器的延伸,但印度人民党否认了这一指控。

阿姆阿德米党的发言人阿克谢·马拉特认为,印度中央通信局备受争议的广告支出就是这种模式之一。该党在首都新德里执政,是国大党领导的反对党联盟的一员。

马拉特表示,“莫迪要确保他本人能在印度行使任何权力。”

今年5月10日,半岛电视台就针对该机构的指控寻求印度中央通信局总干事以及另外两名负责人的回应。但他们尚未回复。

“将滥用行为推向新的高度”

在今年3月初,资深反对党领袖拉鲁·普拉萨德·亚达夫嘲笑了印度总理没有家庭的现状:莫迪在年轻时就离开了他的妻子,而且还没有孩子。

作为回应,印度人民党的领导人纷纷更改了他们的社交媒体资料,并在他们的名字旁边添加了“莫迪的家人”这样的标签。

与“莫迪的保证”一样,印度中央通信局在YouTube和谷歌上发布了类似主题的广告,以宣传“莫迪政府”的竞选活动。这些广告是该机构迄今为止最昂贵的个人广告之一。

有关莫迪的竞选广告

在今年3月9日发布的一则广告中,可以看到莫迪与武装部队在一起庆祝排灯节。一名失踪士兵的家人非常想念他们的儿子、丈夫和父亲,他们说,莫迪与士兵们一起庆祝排灯节,是因为他是他们家庭的一员。他们还宣布,“我们都是莫迪的家人”。这条广告共投放了5天时间,覆盖600万至700万人口,政府机构为此花费了约55万卢比(约合6600美元),这也是其最昂贵的个人广告之一。

在向选举委员会提起的申诉中,国大党还指责莫迪政府将该国武装部队政治化。

然后,在今年4月,即印度开启大规模选举第一阶段的前一周,印度人民党发布了它的竞选标识,其中包括莫迪的照片、该党的藏红花颜色以及“莫迪的保证”的口号,而所有这些元素都得到了印度中央通信局的公共广告资助。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透明度专家和前选举官员表示,长期以来,执政党一直试图利用公共基础设施来开展竞选活动。在1975年6月,时任印度总理的英迪拉·甘地在法院判定她利用政府机器开展竞选活动的罪名成立后,被取消了担任公职的资格。

总部位于新德里的民间社会监督组织“共同事业”(Common Cause)的首席执行官维普尔·穆德加尔表示,“本届政府并没有创造滥用公共资金以进行自我推销广告的行为。”该组织向印度最高法院提起的请愿书也导致了莫迪政府颇具争议的选举债券计划在2024年2月被废止。

印度人民党全国副主席阿卜杜拉·库蒂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自国家独立以来,宣传相关工作、计划和项目的政府广告一直是很常见的做法。”

在2003年和2022年,“共同事业”向印度最高法院提交请愿书,以寻求对政府广告活动实施更为严格的监管,因为这些广告可能会影响执政党的宣传活动。

在2015年,印度最高法院制定了指导方针,规定政府广告不得宣扬政治利益,并且必须与政府职责相关。

但是,透明度活动人士表示,在近十年之后,印度面临的挑战有增无减。

负责监督2010年至2012年期间印度选举的前首席选举专员库莱希表示,长期以来,选举委员会一直要求在选举前至少6个月内将具有“政治含义”的政府广告定性为非法,以维持选举期间的赛场公平。”

库莱希指出,“然而,一届又一届的政府都忽视了这项提议。”

来自“共同事业”的穆德加尔表示,虽然所有执政党都在利用政府资源开展竞选活动,但是“本届政府却一力扩大了游戏范围,并将滥用资源的行为推向了新的高度”。

更多的资金和更多的广告自由

2023年5月,在距离印度2024年大选开始近一年之际,莫迪政府发布了行政命令,将印度中央通信局的预算增加275%,即从20亿卢比(约合2400万美元)增加到近75亿卢比(约合9000万美元)。

这项命令要求印度各大部委和政府部门将40%的广告和宣传预算分配给印度中央通信局,从而大大扩大了该机构在选举年所拥有的资源。

在社交媒体平台X上,国大党领袖贾拉姆·拉梅什批评了这种预算增加的情况,并表示印度中央通信局与其他的政府机构一样,将会“成为莫迪政府2024年竞选活动的先锋”。

但是来自印度人民党的库蒂表示,政府提高这项预算只是为了使之与国家的经济增长保持一致。他还表示,“印度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也是全球第六大经济体。印度的预算拨款会自然增加”,“这类指控毫无根据。”

尽管如此,庞大的预算仍需要进一步的调整规则,以支持印度中央通信局的线上支出。

这项变化发生在2023年11月,当时,政府采取了新的数字广告政策,并允许印度中央通信局在谷歌等数字平台上发布广告——此前该机构只能通过报纸、电视、广播和户外广告等传统媒体投放广告。就在短短几天之内,该组织便向谷歌大量投放了“莫迪的保证”这类广告。

尽管印度中央通信局在谷歌广告上花费的465万美元,与其在2018年至2019年、2022年至2023年这4年期间,通过各大媒体投放的300亿卢比(约合3.6亿美元)的广告总支出相形见绌。

在印度2019年大选之前,即2018年11月1日至2019年3月15日期间,该国在谷歌上投放政治广告的总支出为1177万卢比(约合14万美元),其中99%以上都是来自印度人民党的支出。

在本次选举之前的同一时期内,即2023年11月1日至2024年3月15日期间,该国在政治广告支出上的总额接近13亿卢比(约合1590万美元),这也是2019年的这项数字的一百多倍。

在2023年,谷歌新闻计划和凯度民调(Kantar)显示,93%的印度语用户通过YouTube访问新闻。大约80%具有投票资格的印度互联网用户通过YouTube消费内容,从而使之成为印度最具影响力的媒体平台之一。印度中央通信局在谷歌的广告支出的90%以上,都被花在了视频内容上。

专家们表示,在谷歌广告支出的激增也暴露了印度政府监督政治广告支出的监管机制所存在的弱点。

“野蛮多数”的危险

在2015年,印度最高法院下令禁止政府广告中存在明显的政治党派偏见,而政府广告内容监管委员会也就此成立,其任务是监督所有获得公共资助的广告。

但是该委员会的成员却是由政府任命的,它只有权向印度信息和广播部(印度中央通信局的上级单位)提出广告建议。

自2016年成立以来,政府广告内容监管委员会的行动主要针对新德里的阿姆阿德米党政府——该政府也曾因广告预算臃肿而受到最高法院的批评。

与此同时,一旦宣布选举,选举委员会就将负责确保竞选规则得到遵守。反对党多次批评选举委员会偏向印度人民党。国大党高级领导人普里斯维拉吉·恰凡(Prithviraj Chavan)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他们对选举委员会对印度中央通信局受到的申诉采取行动所抱的希望不大。

前选举委员会主席库莱希表示,虽然选举委员会应该对所有的投诉采取行动,但是其选举支出的授权直到3月15日才开始生效,而当时,七阶段投票的日期已经宣布。自3月15日以来,印度中央通信局就再也没有投放过广告。

印度人民党一直反驳来自反对派的指控,即印度的选举机制(从选举委员会等机构到电子投票机器)存在偏见或者遭到篡改,以帮助莫迪所在的政党获胜。印度执政党指出,反对派在同一机制下已经赢得了多个邦内的立法机构选举。

尽管如此,观察家研究基金会政治资金改革专家尼兰詹·萨胡表示,“当执政政府缺乏绝对多数且必须依赖联盟伙伴时”,印度议会机构中负责问责的机构通常会做得更好。

莫迪政府拥有近35年来印度历届政府中最大规模的多数票支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