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志愿者加入反对缅甸军事政权的战斗

美国公民阿扎德(左)是加入缅甸武装抵抗运动的外国人之一 (社交网站)

一位前英国士兵和一位美国武装人员是数量较少但却不断上升的、支持缅甸反政变武装的外国武装志愿者之一,他们与反政变武装一起训练和战斗以对抗缅甸军事政权。

志愿者们表示,他们受到了缅甸抵抗运动的鼓舞——自从缅甸军方在3年多之前夺取政权并镇压和平抗议者以来,这支东南亚地区最残酷、装备最精良的军队之一就一直受到部分缅甸境内势力的抵抗。

自2009年开始在英国军队服役4年时间(包括在阿富汗服役7个月)的志愿者杰森(出于安全考虑而采用化名)表示,他在缅甸前线待了8周之后,已经于今年4月底从缅甸东部地区返回。

杰森表示,抵抗战士“已经准备好为其事业而献身”,并与军队进行孤注一掷的战斗。

他还表示,“这与我战斗过的其他地方不同,你在那些地方的眼睛里会看到更多的恐惧”,“而他们则是勇敢的人。”

数十年来,主要分布在缅甸边境地区的少数民族武装团体一直在与军队作战,有时还会得到外国志愿者的协助。

一名英国战士加入一个在钦邦与缅甸军政权作战的武装组织 (社交网站)

但自2021年2月1日政变以来,这类暴行已从外围蔓延至中部地区。缅甸军方拥有一支主要是俄罗斯制造的战斗机群,并被指控对平民发动无区别的空袭,甚至将村庄夷为平地,而联合国和人权组织称这可能是战争罪行。

但是将军们却无力平息这些起义。抵抗运动给军方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并取得了大量的领土,而在最初,他们只是使用弹弓和气步枪来对抗拥有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武器库的军队。

作为去年展开的“1027行动”的结果,少数民族军队、公众捐款和武器缴获,为缅甸的抵抗运动打开了获取更好装备的大门——即使没有外国的军事援助,抵抗运动也将对缅甸军队的持久力构成挑战。

缅甸没有经历过乌克兰或者叙利亚等冲突中那样的国际志愿者浪潮,也没有协调一致地招募外国志愿者。缅甸全国各地还分布着数量惊人的武装团体。

但是外国武装分子却以独立身份秘密前往缅甸东部和西部地区,而这可能会使他们面临在原籍国受到起诉的风险,而这迄今一直处于保密状态。

半岛电视台看到了杰森在缅甸东部与抵抗运动并肩作战的镜头和照片。还有两名消息人士也在作战现场看到了他的存在。

这位英国退伍军人表示,在俄罗斯入侵开始后不久,他还曾为乌克兰作战,并在该国度过了大约一年半的时间。

杰森表示,“我不是雇佣兵”,“我这样做纯粹是为了我认为正确的一方。”

他在乌克兰看到了未经训练和缺乏经验的外国武装人员,而他并不希望缅甸也出现同样的情况。

缅甸:抵抗力量在丛林中作战

“人们总是担心缅甸可能会成为下一个乌克兰——白痴都会去那里”,他还补充称,他加入了一支未具名的抵抗部队,而且该部队对他进行了审查。

他现在计划组织一支由来自英国、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6至10名退伍军人组成的团队,以帮助抵抗部队。

“我们拥有来自4支不同军队的知识,并且可以用来教授他们”,他还表示,“我在那里的经历更加坚定了我要帮助他们的冲动。他们只是想要自由和民主。”

他不愿意为这支融合性的国际部队命名,他预计该部队将于今年晚些时候抵达缅甸,但具体日期不详。

他表示,“我们并不想成为白人救世主”,“我们宁愿在他们的系统中作战,也不愿组建我们自有的实体。”

“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免费的”,他补充道,“人们还必须利用业余时间。”

“所有人都在战斗”

在缅甸的另一边,在与印度接壤的钦邦的山区,属于抵抗运动的“人民国防军”佐兰德部队(PDF Zoland)于5 月11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张照片,其中显示了两名外国志愿者:来自美国南部的阿扎德和一名英国志愿者,但后者拒绝置评。

阿扎德表示,他正在教授狙击手和步兵课程,并执行侦察和其他军事任务。

他在钦邦通过电话向记者表示,“军政府已经撤退到城镇”,“整个农村地区都已被解放。迟早,抵抗力量将开始占领人口中心。”

该部队拒绝向半岛电视台发表评论。

阿扎德自称为一名“左翼国际主义者”,曾在叙利亚北部由库尔德人领导的“人民保护部队”中志愿服役4年时间。

这位24岁的男子表示,他在美国一家咖啡馆工作时参与了政治活动。他没有在军队内服役的经历,正如他那些Z世代的伙伴们那样——他们正在为缅甸的革命提供动力。

他还表示,他所在部队的指挥官比他“只大几岁”,“很多战士以前都是学生”。

克伦民族解放军(KNLA)报告了缅甸东部靠近泰国边境的妙瓦迪地区的最新进展

阿扎德认为,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阿拉伯人、基督徒和其他少数民族争取自治权的斗争是全球斗争的一部分,而全球斗争还包括缅甸革命和乌克兰抵抗俄罗斯的战争。

阿扎德还提到了缅甸政权与莫斯科之间的密切关系(分析人士称其中包含双向武器转让),并认为“这都是斗争”。

对他而言,在缅甸当志愿者是“一次合法的团结交流,以认识到我们所有的斗争都是相互联系的”。

他已经在钦邦待了3个月的时间,随着革命从农村游击战转向城市地区,他预计会有更多的国际志愿者抵达缅甸。

他还表示,“随着叛军占据更强势的地位,进出该国的道路慢慢变得更容易,后勤也变得越来越好,人数似乎自然会出现增长。”

尽管缅甸的革命“并不提倡以社会主义取代军政府”,但他表示,这是一场“21世纪的人民抵抗运动”并且“具有相同的基调”。

他还表示,“了解这些人在短短几年内形成一支可以击退军政府的力量的过程,真的很鼓舞人心”,“这里的人们非常勇敢,在清理基地时不惜将自己置于极其危险的境地。”

除了外国人之外,基督教人道主义组织FBR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就因将国际和当地志愿者引入缅甸东部的少数民族邦而闻名——那里的少数民族一直在反抗国家军队。

其志愿者为流离失所的社区提供医疗保健和援助,并且记录侵犯人权的情况。该组织此前曾承认,鉴于工作环境危险,一些护林员携带武器是为了保护自己和流离失所者。

“我们为所有需要的人提供人道主义培训,而不是军事培训”,该组织创始人、前美国特种部队士兵大卫·尤班克在克伦邦发送的一条短信中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们不是民兵,也不属于任何武装团体。我们只是前线救援小组。”

缅甸军方举行的阅兵式

与此同时,缅甸政权则拥有小而强大的外国支持基础。据称,其官员在今年4月访问了中俄等国以购买战斗式无人机。

去年,缅甸陆军参谋长敏昂莱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会见了俄罗斯总统普京,而俄罗斯官员往往会在缅甸每年3月举行的年度武装部队日阅兵式中作为重要嘉宾而受到欢迎。

据报道,俄罗斯军事教官已飞往该国,并用俄罗斯提供的武器为缅甸士兵提供培训。据缅甸东部的抵抗组织消息人士称,有时会有报道称俄罗斯人在前线附近训练缅甸政权的部队。但半岛电视台无法核实这些说法。

一位要求匿名的缅甸抵抗运动指挥官表示,最近一次有关俄罗斯教官的报道出现在4个月前,地点则位于他在掸邦南部城镇佩肯的行动区域附近。

他补充道,“但是我们听说,随着那里的军营受到的袭击加剧,他被空运转移了。”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