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剿反对派:莫迪会在印度选举中处于“无敌”之境吗?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被反对者指责煽动宗派主义并破坏该国的民主实践 (盖帝图像)

印度反对派指责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与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精心策划了针对政治对手的围剿,以便执政的印度人民党能够顺利进入当前的选举,而反对派领导人要么已经被捕,要么每天晚上都在担心会有安全机构闯入并搜查他们的住宅或办公室,然而要求他们前往安全机构的办公室内接受审讯,并最终入狱。

这些机构最初是为了打击逃税、洗钱、腐败和恐怖主义而设立的,但是反对派表示,它们已经成为了莫迪手中的玩具,并被莫迪用来扩大影响力和恐吓政治对手。

也许这些指控得到了证实——在2023年3月,针对最重要的反对派领导人、国大党领袖拉胡尔·甘地的司法判决很快就出台了。

拉胡尔·甘地因对莫迪总理发表攻击性言论而被判处两年监禁,这一期限足以取消一名议员的资格,而议长本可以谴责他或者最多将其议员资格暂停几天或几周的时间,但是莫迪政府却趁机从古吉拉特邦最高法院取得了这项判决。

拉胡尔·甘地本来可以对这项裁决提起上诉,但是议会议长很快就撤销了他的议员资格,因此,拉胡尔向德里最高法院提起上诉,而最高法院最终推翻了古吉拉特邦法院的裁决并使其重返议会。

政治分析家、记者扎法尔·伊斯兰姆·汗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拉胡尔·甘地在议会内外提出了与莫迪政府的腐败和独裁相关的问题。

印度选举研究先驱、新德里媒体研究中心主任巴斯卡拉·拉奥在半岛电视台发布的声明中指出,民意调查证实印度无法保证举行自由公正的选举,因为期限较长的竞选活动会对执政党有利。

拉胡尔·甘地在印度南部喀拉拉邦向其支持者挥手致意

对手缺席

人权和反对派活动人士指责莫迪政府利用司法机构来实现其政治目标,而根据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的说法,印度人民党“越来越多地利用政府机构来攻击其政治对手”。

扎法尔·伊斯兰姆·汗提出了政府围困反对派的另一个例子,而这涉及对议员马华·莫伊特拉提出的指控——“她继续以最大程度的机智、胆量和大量的证据来揭露政府的错误,因此,议会在2023年12月上旬解除了她的议员资格”。

马华·莫伊特拉就这一决定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而相关裁决尚未发布。但即使发布了对她有利的裁决,她也无法从中受益,因为本届议会已届满,新一届议会则将在6月4日之后召开,而其席位将由在本次选举中胜出的人员获得。

同样,莫迪的反对者还表示,莫迪对所有这些措施还感到不满意,进而将反对派整体剥离了议会,在去年12月,来自莫迪所在政党的议会议长暂停了141名议员的资格直至本届议会的最后一场会议,而这些议员全部来自反对党派——尤其是国大党,理由是他们在议会内举行了抗议。

通过这项措施,莫迪得以在反对派缺席的情况下通过多项法律。

莫迪的反对者们表示,莫迪收买了超过444名议会和邦一级的立法议会成员。此外,“他还利用政府机构恐吓部分议员以使之加入他的阵营,以换取放弃针对他们的指控”,莫迪所在的政党被戏称为一台“清洗机”——可以洗掉其中任何人的罪行。

但是,另一方面,执政党否认所有这些指控。相反,莫迪还指责反对派从穆克什·安巴尼、高塔姆·阿达尼两位商人那里收受非法资金,以资助其竞选活动。

维护反对党派的机构表示,在莫迪时代,安全机构发动的95%的突袭针对的都是反对派的领导人——其中一些人认为,加入莫迪的政党符合他们的利益,而这些机构随后也撤销了针对他们的指控;而另外一些人则遭到拘留,或者面临安全机构向法院对他们提起的诉讼。

印度安全部队镇压反对剥夺部分穆斯林公民身份的抗议活动 (阿纳多卢通讯社)

虚假指控

其中最严重的是两个邦的政府首脑被捕事件,其中之一是贾坎德邦的首席部长赫曼特·索伦——他在2024年2月1日因腐败指控而被捕,并且在被捕前辞去了职务。

这份起诉书的内容是,索伦利用非法资金购买了冰箱和电视机,而事实上他每个月的政府工资都能购买数十台此类设备。

另一位则是德里邦首席部长阿尔文德·凯杰里瓦尔——他在2024年3月21日因腐败指控而被捕,但他并未辞去职务。

在该国最高法院暂时释放他以参加大选之后,凯杰里瓦尔表示,“选举的结果将会决定印度是否仍然是一个民主国家。”

在凯杰里瓦尔之前,还有德里副首席部长达尔希·穆尼什·萨苏迪亚以及同一政府底下的卫生部长萨蒂恩达尔·贾恩(Satyendar Jain)被捕。两人均已入狱数月时间,但是有关机构仍然无法提供有关他们参与腐败案件的确凿证据。

税务困扰

扎法尔表示,莫迪政府并不满足于这些压力,而是对国大党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税务机构向国大党开出了金额高达35.67亿卢比(约合4300万美元)的账单,理由是该党的部分机构多年来一直推迟提交纳税申报表,其中一些账单甚至来自上个世纪。

印度税务机构从国大党的账户中没收了所需金额,并冻结了该党账户,但众所周知的是,在通常情况下,延迟纳税的罚款不会超过10000卢比(约合120美元)。

这种情况发生在印度竞选活动开始的前几周,也就是各党派最需要资金以开展宣传活动的时候,因此,这似乎是莫迪政府想要从根本上打击主要反对党,以使之无法正常开展竞选活动——拉胡尔·甘地表示,他的政党甚至没有钱购买火车票,尽管这是印度最便宜的交通工具。

反对派表示,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取得了所谓的“选举债券”中的大半部分,尽管最高法院因缺乏透明度而于2月15日取消了这类债券,但它并未没收这些债券,或者下令将其返还给捐助者——尽管根据反对派的说法,他们之中的许多人提供这些捐款是为了避免安全机构的骚扰。

在这些机构中,最危险的当属经济管理局,它在2023年3月发布的一份声明中承认,它在2005年至2023年期间共登记了5906桩案件,但最终能对被告定罪的案件仅占总数的0.42%。

在2014年至2022年期间,印度经济管理局还曾对多达121名政治领导人立案,其中95%是反对派领导人。尽管莫迪及其政党内的领导人受到许多丑闻的指控,但却没有登记任何针对执政党支持者的案件。

印度的街头暴力

民主价值观的衰落

在莫迪执政的十年内,印度见证了民主价值观和法治的衰落,以及穆斯林和自由派的边缘化——总理及其政党领导人指责他们是印度的敌人,并指责他们想要撕裂印度。

国际人权组织甚至认为印度不再是一个民主国家,而只是“以虚假选举为掩护的独裁政权”。

政治分析人士表示,2024年的选举将证明印度的政治进程缺乏自由和公正。

另一方面,莫迪否认存在镇压对手的行为,并表示他绝不会利用权力与对手算政治账。

路透社在本周二报道称,面对批评他煽动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分歧的言论,莫迪选择为自己的立场辩护,以赢得今年的大选。

莫迪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CNN)采访时表示,他相信在政治言论中利用宗派问题是非常危险的,而只要由他负责公共事务,他就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他的声明指出,“当我开始在政治中谈论印度教徒或穆斯林的那一天,我将失去领导公共事务的能力。”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