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回归的阴影笼罩着北约成立75周年的庆祝活动

特朗普(右)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过去举行的会晤 (路透)

在北约(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立75周年之际,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可能再次归来的阴影及其对该联盟的立场,再次震撼了美国和欧洲各国的许多人。

自2016年以来,北约国防开支一直是特朗普竞选活动中反复出现的话题——他推行“美国优先”的议程,并攻击其民主党对手对各类国际联盟的关注。

在两年多前爆发的乌克兰战争,促使美国2024年大选的议题清单上出现了美国与北约关系的困境。长期以来,特朗普都对北约这个世界上最大、最成熟、最强大的军事联盟的遗产充满敌意、矛盾和蔑视。

位于布鲁塞尔的北约总部

受到威胁的团结

乔治华盛顿大学冲突与安全研究所所长、国际冲突专家亚历山大·唐斯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特朗普赢得2024年11月份的总统选举,那么北约的团结可能会受到严重影响。”

他补充称,“这对乌克兰来说可能是灾难性的,也许对一些北约国家来说也是灾难性的,因为特朗普曾表示,他将鼓励俄罗斯对该联盟的成员国为所欲为,因为这些国家在国防上的支出严重不足。”

特朗普对北约的看法可以追溯到他在2016年第一次竞选美国总统期间——他在当时表示,“这个联盟让我们花了很多的钱。是的,我们用它来保护欧洲,但我们为它花了很多的钱。”

在2017年晚些时候,也就是在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年内,他在与其他北约国家领导人一起出现时公开谴责盟国没有支付“公平的份额”。他还在2018年表示,该联盟“早已过时”。

在2019年,特朗普特别向德国施压,要求其增加军费开支,并称如果他们不这样做的话,“我将不得不在贸易方面做些什么”,此后,德国逐渐增加了国防开支。

今年2月10日在南卡罗来纳州举行的大规模选举集会上,特朗普表示,如果他在今年11月再次当选总统,那么美国将不再捍卫任何“不付钱”的成员国。

他还补充称,他将鼓励俄罗斯及其总统普京对任何“未能”支付国防费用的北约成员国“为所欲为”。

在特朗普发表上述讲话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发表声明称,特朗普的提议“破坏了我们所有人的安全,其中也包括美国的安全,并将使美国和欧洲士兵面临更大的危险”。

拜登(左)与普京

安抚情绪

特朗普后来又改变了立场,并且在几周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只要欧洲国家公平参与,在他的任期内,美国将100%地留在北约”。当被问及在他担任总统期间美国是否会援助那些遭受攻击的北约国家时,他回答称,“它会这样做”。

特朗普最近的言论可能有助于安抚欧洲领导人的紧张情绪,但是关于他可能会在赢得第二个总统任期之后让美国正式退出该联盟的担忧,仍然存在于欧洲各国的考虑范围内。

与此同时,特朗普的立场也直接或间接地鼓励共和党内部发出这样的质问声:“为什么美国要承担保卫欧洲的重任,而欧洲却不为保卫自己付出代价?”

自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美国现任总统拜登所领导的政府就一直致力于将其作为北约的团结和激励因素。该联盟在必须击败俄罗斯并阻止其在乌克兰获胜的必要性上达成了广泛的共识,部分成员国还提高了国防开支,而且随着芬兰和瑞典的相继加入,该联盟的地理范围已扩大至俄罗斯边境。

美国为乌克兰提供了价值近1000亿美元的军事和武器援助,而且在必须通过一切可用手段不受任何时间限制地支持乌克兰的问题上,民主党和共和党在美国国会内达成了罕见的共识。

美国向乌克兰提供了许多先进武器,其中包括F-16战斗机、A1M1 艾布拉姆斯坦克、多管火箭炮和海马斯多管火箭发射器。

然而,在2022年11月的中期选举之后,共和党获得了美国众议院的多数席位,而亲近特朗普的右翼运动控制了众议院,在此之后,美国国会的优先事项也发生了变化。

在拜登承诺向乌克兰提供价值超过600亿美元的额外援助之后,众议院在最近几个月内阻止了向乌克兰提供任何新的额外援助的行动。

特朗普拒绝了这一提议,并承诺将在入主白宫的24小时内停止这场战争,而这促使国会冻结了向乌克兰提供援助的立法,因为共和党人在特朗普的敦促下将这个问题与确保美国南部边境安全的问题联系了起来。

北约的共同防御条款

财务负担

在1949年签署的《北大西洋公约》第5条规定,北约成员国之间有义务在任何成员国遭受攻击时保卫其安全。北约没有常备军队,其任何军事行动均依赖于成员国军队。

成员国无需缴纳年费来换取它在联盟内的利益,特别是与集体防御相关的利益,但是所有北约国家都同意至少将其年度国内生产总值的2%用于国防预算。

特朗普曾批评称,美国为确保其他32个成员国的防务而承受了过重的负担,但这种说法与现实相悖。北约成员国不需要付费加入,而是只需要缴纳一小笔行政基金来支付其雇员的工资和其他一些杂费。

部分成员国——例如美国、英国、波兰、芬兰、希腊以及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将其超过2%的国内生产总值用于军费开支。与此同时,包括德国、法国、挪威、西班牙和土耳其在内的其他成员国则支出较少。

特朗普并不是第一位向北约制造问题的美国总统。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和小布什都曾向北约盟国施加压力,要求其增加国防开支,但是从未有哪位美国总统威胁要结束该国与这个跨大西洋军事联盟之间的关系。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