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与合作条约组织是一个无法比肩北约的国际集团

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领导人于2023年11月在白俄罗斯明斯克举行最近一次会议 (盖帝图像)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成立75周年是回顾世界其他军事联盟档案的契机,这些联盟的成立是为了建立军事平衡,以填补1991年苏联和华约解体后形成的真空。

1992年5月15日,俄罗斯、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独立的后苏联国家签署了《集体安全条约》,随后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白俄罗斯也分别跟进并于1993年签署了该协议。

该协定于1994年4月20日生效,设计期限为5年,可延期。1999年4月2日,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和塔吉克斯坦总统将条约再延长5年,但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乌兹别克斯坦拒绝延长该条约。

尽管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主要目标在于确保国家和集体安全、深化军事政治互动、协调在国际和地区安全问题等方面的外交政策立场,但一些事实表明,在苏联军事和安全体系废墟上建立的联盟并不构成北约的制衡或对手。

该组织仅被迫使用武力一次,是在2022年哈萨克斯坦目睹的血腥抗议期间,当时总统卡西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请求支持,事实上,第一批部队已于1月7日抵达哈萨克斯坦,并且该组织维和部队的主要既定目标是保护重要的政府和军​​事设施,并协助政府部队实现局势稳定,最终实现了这一目标。

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维和部队在哈萨克斯坦执行任务后返回吉尔吉斯斯坦 (路透)

信任危机

战略事务专家尼古拉·布赞认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是一个更加复杂和多元化的组织,组织内的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问题,所以俄罗斯对美国及其盟国旨在破坏国际安全架构的行动感到担忧,而白俄罗斯则对北约扩张和其西部边境紧张局势升级感到担忧。

至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则对中亚南部边境阿富汗局势的影响存在强烈担忧;而亚美尼亚则与阿塞拜疆直接对抗。

布赞告诉半岛电视台,“当个人利益开始压倒共同目标时,麻烦就来了。”他解释道,“纵观其历史,该组织曾面临内部信任危机,例如,吉尔吉斯斯坦曾3次向合作伙伴寻求帮助,但每次都遭到拒绝,第一次是1999年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的伊斯兰武装分子入侵该国,第二次是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发生了血腥的民族冲突,后者在2021年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边境发生了暴力武装冲突。”

因此,布赞认为,该组织无法与北约相提并论,北约国家有共同的政治倾向,其主要敌人很明确,那就是俄罗斯和中国。由于预期可能发生对抗,核武器已经出现在欧洲,包括与俄罗斯接壤的国家和邻国中国。

另一方面,他还认为,安全条约国家则不然,它们不断担心成员国中出现失去信任的因素,以及纯粹的防御性质,以及对手和敌人缺乏明确的定义,与北约的“进攻”战略形成鲜明对比。

他解释道,二战以来,153个国家发生了250多起军事冲突,其中80%是美国及其盟国制造的,这意味着自联盟成立以来,没有一年发生过军事冲突。它没有参与这个星球上的武装冲突。

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讨论应对阿富汗战略 (半岛电视台)

乌克兰试金石

军事专家维克多·利托夫金指出,另一个问题与联盟内部缺乏“领导国家”有关,这与苏联是其“头和大脑”的华沙条约组织不同。在他看来,安全条约组织在这一标准上与北约有所不同,北约具有凝聚力,并且有一个领导人(美国),“联盟的其他成员都在听从他的调子跳舞”。但另一方面,得益于此,成员国正在增强军事实力。

在回答是什么阻碍了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朝这个方向发展的问题时,专家解释了他的观点,即组织中的国家利益往往凌驾于联盟的利益之上,这使得该组织的发展被拖延和拖延了很多年。

他认为,该组织内部对与乌克兰的战争的立场的不一致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此外,该组织的势力对此前因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事件而发生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血腥冲突缺乏干预。

相比之下,这位专家指出,北约能够解决近年来日益恶化的问题,该问题与真正敌人的存在有关,而不是现在以俄罗斯为代表的虚拟敌人。

他在讲话中几乎可以肯定,乌克兰战争和诱使俄罗斯采取紧急措施解决冲突是一项复兴北约军事政治力量的计划,这意味着该组织成员国必须采取切实、认真的步骤来发展其军事工业能力并重振军事工业综合体。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