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俄罗斯观察家并不认为ISIS参与了克罗库斯音乐厅袭击案?

克罗库斯音乐厅袭击已造成至少130人死亡,其中大多数人死于火灾引发的窒息 (阿纳多卢通讯社)

关于枪手对莫斯科最大商贸综合体“克罗库斯城”发动的袭击事件的安全调查仍在进行中,这场袭击已导致至少130人死亡,另有上百人受伤,其中还包括危重病例,而且这项死亡人数并非最终结果,还可能会进一步上升。

初步调查显示,大部分遇难者并非死于枪击,而是因火灾所导致的一氧化碳中毒,其中许多人基本上是因烟雾而窒息死亡的。

俄罗斯安全部门宣布,已经逮捕了多名首批嫌疑人,并对他们开展调查,其中4名嫌疑人在布良斯克地区试图越过俄乌边境——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认为他们直接参与了此次袭击。

俄罗斯官方尚未就此次袭击的负责方发表任何正式声明,而路透社是第一个报道ISIS声称对此次袭击负责的媒体,但是俄罗斯官员的声明以及政治分析家和专家的声明均暗示了乌克兰在此次袭击中的作用,并且在某些情况下抨击了西方媒体大肆宣扬ISIS应当对此次行动负责的做法,并认为这是在试图免除乌克兰可能参与实施这起行动的责任。

安全事务研究员瓦西里·朱拉夫洛夫表示,此次袭击可能是某种针对俄罗斯的挑衅的前奏,他补充称,“不可能注意不到西方媒体试图向其公民灌输这样一个简单的想法:克罗库斯音乐厅袭击案是ISIS所为,这就意味着邪恶的根源、策划主谋和真正的肇事者都隐藏在中东地区的某个地方,以分散人们对乌克兰和西方国家可能参与此次行动的假设的注意力,而他们“才是俄罗斯局势不稳定的真正受益者”。

俄罗斯克罗库斯音乐厅遇袭案

迈向战争的一步

朱拉夫洛夫认为,此次袭击向一场重大战争迈出了一步,他还认为,“关于ISIS参与这场袭击的说法是荒谬的,是说给那些不了解情况的人听的”,他还补充称,这场袭击所选择的时间和地点以及这起犯罪的全部特征都证实了这一点,而且如果没有西方情报机构的积极参与,乌克兰当局根本无法开展像这样的行动。他继续指出,重要的不是谁执行了此次行动,而是谁下达了命令并为之提供了后勤支持。

这位安全事务研究员指出,此次行动与此前的所有行动都不相同,“提出要求的逻辑特征在其中完全消失了,但在对克罗库斯音乐厅的袭击中,除了杀死尽可能多的人之外,似乎并不存在其他目标”。

在这样的背景下,他还指出,那些被捕的人员几乎不懂俄语,“毫无疑问,这是一次经过专业准备和策划的行动。他们对这个地方非常了解,这也就是说,他们进行了初步的侦察,这一点看起来非常清楚,因为他们走向该综合体大厅的方式就说明他们了解这个地方,因为如果某个人是第一次来到这个综合体,那么由于这里有很多的走廊和楼梯,他要直接进入音乐厅必将会遇到一些问题。”

朱拉夫洛夫补充道,纵火焚烧建筑物的目的是为了方便武装分子撤退,同时还使向伤员提供援助或将受害者撤离该地点的过程复杂化。此外,对嫌疑枪手的逮捕发生在距基辅约500公里的布良斯克市,而当时他们正试图跨越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边境。

枪手在袭击后纵火烧毁克罗库斯综合体

心理战

地缘政治研究员安德烈·扎伊采夫认为,此次行动的目的之一是对俄罗斯公民产生心理影响,并在其脑中植入深深的危险感,造成一种不信任状态,尤其是在安全措施严格的首都莫斯科。

扎伊采夫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让ISIS或者其他“跨国”团体为此承担责任,是为了在乌克兰“未能实施反击并阻止俄罗斯军队推进之后”,实现其袭击平民的目标。

扎伊采夫提到西方驻莫斯科大使馆在不久前向其公民发出的避免前往公共场所的指示,并认为这些警告事实上并没有得到首都莫斯科以及整个国家的支持,而这在总统选举之前和期间都表现得非常清楚,他还强调,当局坚持其“情报准确”的做法是正确的,只有这样才能防止歪曲事实,才能让莫斯科经历的这起血腥事件背后的真正肇事者为此付出代价。

他继续指出,如果说有什么比恐怖主义还要糟糕的话,那就应该是对恐怖主义的合法化,在这个问题上,他指出了西方国家做出的一些反应,以及乌克兰高级官员对克罗库斯袭击案所表现出来的“欢欣鼓舞”,从而让人回想起类似的案件——在杜布罗夫卡剧院等地点发生悲剧事件之后,乌克兰议会内的许多人甚至无法掩饰他们的喜悦并表达其“幸灾乐祸”的心情。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