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点”:美国关于巴基斯坦的听证会揭示了两国之间的复杂关系

巴基斯坦前总理伊姆兰·汗指责美国在2022年4月策划推翻其政府 (法国媒体)

美国国会将于下周就巴基斯坦“民主的未来”和两国关系状况举行听证会,几周之前,巴基斯坦举行了一场颇具争议的选举,该国最大反对党声称该选举受到了操纵。

但是外交政策分析人士表示,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小组委员会将在3月20日举行的听证会不太可能影响两国关系走向——两国关系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尽管在过去两年内有所改善。

巴基斯坦官方对举行此次听证会表示欢迎,并表示希望审议“有助于促进两国关系的积极发展”。

巴基斯坦外交部发言人在周四表示,“巴基斯坦重视与美国的密切关系,并相信双方能在所有问题上进行建设性接触。我们尊重立法机构讨论和辩论国际问题的特权。”

此次听证会是在一封得到31名国会议员支持的签名信发出后举行的——他们于2月29日致信美国总统乔·拜登和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敦促他们不要承认巴基斯坦新政府,并推动对该国涉嫌操纵选举的调查。

巴基斯坦在上个月举行了大选,但是由于广泛的欺诈指控、异常延迟的结果和许多其他违规行为而受到损害。

此次选举中最大的赢家是由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支持的候选人,尽管他们在投票前几天被拒绝使用板球棒作为其选举标志,但他们仍赢得了93个席位。该党领导人、巴基斯坦前总理伊姆兰·汗自2023年8月起一直处于被监禁状态,并在选举前因多项指控而被定罪。由于当局的镇压,其他许多政党支持的候选人也无法进行选举拉票。

尽管赢得了最多的席位,但是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仍拒绝与分别赢得了75个和54个席位的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纳(谢里夫派)或巴基斯坦人民党结成联盟。

随后,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纳(谢里夫派)与巴基斯坦人民党联手,与一些小型党派结成了联盟以组建政府,这几乎是他们在2022年4月组建执政联盟事件的重演——当时,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及其时任总理的伊姆兰·汗因为议会的不信任投票而下台。

自2018年8月以来一直掌权的伊姆兰·汗,一再指责他的下台是由美国领导的阴谋策划的,并且是在与巴基斯坦强大的军事机构相勾结的情况下进行的。美国和巴基斯坦军方一再否认这些指控,并称这些指控纯属虚构。

巴基斯坦在今年二月举行了大选,但是这场选举受到广泛的舞弊指控 (法国媒体)

从前板球运动员转型为政治家的伊姆兰·汗,特别指控了美国国务院官员唐纳德·卢(Donald Lu),声称后者向时任巴基斯坦驻美国大使阿萨德·马吉德传递了一条信息,据称美国在这条信息中暗示应该让伊姆兰·汗下台,因为他无视乌克兰战争而继续与俄罗斯接触。

现任美国负责南亚和中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的唐纳德·卢,将作为证人而出席3月20日举行的国会听证会。

在今年早些时候,伊姆兰·汗与他的前同僚沙阿·马哈茂德·库雷希因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而被判处10年监禁,而该案与唐纳德·卢的信息相关——这一信息是通过秘密电报传递给马吉德大使的。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马修·米勒在本周四表示,美国政府期待这场国会会议,并重申了过去一再否认的、针对唐纳德·卢的指控的声明。

米勒在回答问题时表示,“关于针对助理国务卿唐纳德·卢的基本指控,它们是错误的。他们一直都是虚假的。你们听我说过不止一次,不止两次,甚至可能不止十次。当然,我们会严肃对待任何针对美国官员的威胁,并谴责任何威胁我们外交官安全的行为。”

巴基斯坦前驻美国、联合国和英国大使马雷哈·洛迪警告不要对这场小组委员会听证会进行过多解读。

她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美国的侨民普遍支持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而且他们已经成功推动小组委员会举行听证会。但是这些听证会一直都在举行,而且几乎不会产生行动影响。”

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新线战略与政策研究所高级主任卡姆兰·博卡里表示,部分侨民反对巴基斯坦新政府的运动错误地将美国国内政治与外交政策变化的前景混为一谈。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当地议员愿意发表声明来安抚你们,这是为了赢得选民的信任并赢得他们的选票。这场小组委员会听证会是美国国内政治的结果,而与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无关。”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研究员阿卜杜勒·巴西特对此表示赞同。

他补充道,“这会产生后果吗?也许不会。他们(指参加听证会的人员)大多是为了政治和选举。我认为这不会产生任何重大的政治或政策层面的影响。”

巴西特进一步指出,巴基斯坦并不是美国优先考虑的对象,两国关系主要是围绕巴基斯坦的地区邻国——印度、中国和阿富汗——而展开的。

他还表示,“美国人希望巴基斯坦能在东部战线与印度保持和平,同时能在美国2021年从阿富汗撤军后影响控制该国的塔利班政权。”他还补充称,巴基斯坦与美国之间的关系“与国家本身无关”。

巴基斯坦前大使洛迪也表示同意该观点,并认为巴美两国关系目前正处于一个“转折点”。

她补充道,“自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以来,美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关系一直处于相互试探的状态。事实上,美国的撤军完全改变了两国关系的背景,因为在过去的20年内,阿富汗一直是两国之间唯一的共同问题。”

博卡里还补充称,从美国国务院的角度来看,在美国外交和拜登政府面临多项挑战之际,美国希望避免在巴基斯坦的多重危机中选边站队。

他还表示,“巴基斯坦目前不在优先名单上。美国人忙于中东危机、乌克兰战争、与中国的竞争,然后就是选举季。他们不乏各类问题。”

洛迪认为,在定于今年11月举行的美国大选之前,巴基斯坦和美国之间不太可能发生任何重大事件。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