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口之下:被占地区的乌克兰人在俄罗斯选举中支持普京

俄罗斯总统选举的投票正在俄罗斯境外的马里乌波尔等乌克兰被占领地区进行,背景是俄乌战争已进入第三个年头 (路透社)

自2月25日以来,在乌克兰四个被俄罗斯占领的地区,带着名牌和大堆文件的妇女不断敲门,或者尝试接近公寓楼或房屋外的居民。

这些文件都是选民名单,而这些妇女(很少有男性)则是选举官员,她们通常在附近的学校内任教,收水电费或担任政府文员。

被占领地区的前居民及现居民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她们要求居民们出示身份证件,并敦促他们填写一份早期选票表格,其中包含俄罗斯总统选举中4位候选人的名字。

其中一位候选人是弗拉基米尔·普京,他几乎肯定会赢得第五次选举,其余3位总统候选人都是亲克里姆林宫政党的傀儡领导人。观察人士普遍认为,他们的参与是为了营造一种拥有选择的幻觉。

半岛电视台获悉,乌克兰人很少会以非常具有说服力的理由拒绝填写选票——一名蒙面、持枪的俄罗斯军人就站在选举官员旁边,而附近一辆汽车内坐着更多的武装人员。

“投票”通常会在公寓入口附近进行,选举官员和武装士兵都可以看到选票上勾选了谁的名字。

“投票没有任何保密性”,马里乌波尔的一位前居民在谈到她的朋友和亲戚在本周三进行的投票时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

“热爱乌克兰的人们必须屈服于该政权,并假装他们支持正在发生的一切,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不过她补充称,一些主要由年轻人组成的抵抗组织已向乌克兰情报部门泄露了有关俄罗斯士兵和武器存在的数量与位置的信息。

一些当地人希望,参与投票能让他们真正获得离开被占领地区的自由通行证。

居住在乌克兰南部别尔江斯克港的塔季扬娜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的公公因心脏病发作去世了。因为我们所经历的事情,我婆婆的头发都变白了。我们只想离开,再也不要回头。”需要指出的是,别尔江斯克港已于2022年2月下旬被占领。

她和她的丈夫在本周一提前投票给普京,这并不奇怪,因为他们并不想被俄罗斯任命的当局列入黑名单。

他们计划越境进入俄罗斯南部,然后乘飞机前往哈萨克斯坦,他们的亲戚同意在那里庇护他们。

据东方人权组织称,少数拒绝投票或者在选举中唱衰的乌克兰人已被围捕并被带往“地下室”——在被俄罗斯占领的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地区有着许多的非正式监狱。

该人权组织以及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的3名乌克兰人(出于安全原因不会使用他们的全名),报道了在被占领地区投票站受到枪支威胁的情况。

因此,安全地说“不”的唯一方法,就是对选举官员关上大门,并避开自本周五开放的投票站——这是俄罗斯为期三天的选举的第一天。

被俄罗斯占领的南部城镇埃涅尔戈达尔的一位前居民表示,“没有人接触”那些呆在家里的人。她逃到了基辅,但仍与家人和朋友保持着联系。

原因很简单——操纵选票,这种现象在俄罗斯之前的选举中已有记录,人们普遍预计这种现象将在乌克兰被占领地区发生得更加明显。

这位前居民打趣道,“我认为投票率将会达到120%到150%。”

观察人士对此表示同意,并称由克里姆林宫任命的官员将在投票操纵方面相互竞争,以报告普京的高投票率和高比例选票。

基辅分析师阿列克谢·库什奇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在虚假选举中,将会出现最大程度的舞弊行为,因为当地的‘总督们’将试图超越‘车臣’。”他所指的是在车臣举行的投票中,普京得到了近100%的投票率和支持率。

由莫斯科任命的“总督们”公开敦促被占领地区的居民投票支持普京。

由俄罗斯任命的扎波罗热州长叶夫根尼·巴利茨基在Telegram上表示,“我相信我们公民的活动将会非常活跃,该地区的每位居民都会投票给我们的总统。”

在本周五上午,俄罗斯官员报告了提前投票率——扎波罗热被占领地区的投票率为45%,顿涅茨克和赫尔松地区的投票率为58%。

俄新社于当天上午8点05分提交了这份报告,即占领地区公立学校和政府大楼的投票站开放5分钟之后。

此次选举为克里姆林宫提供了一个机会,为国家控制的媒体及其俄罗斯观众制造一种幻觉。

“当局组织了许多人群,他们很乐意摆出姿势拍摄视频,以提供一张张漂亮的照片。他们不需要强迫任何人去投票。没有人会制造骚乱”,这位前埃涅尔戈达尔居民这样说道。

俄罗斯甚至允许那些尚未获得红色俄罗斯护照的人参与投票,而这公然违反了俄罗斯自己的选举法。

想要投票的人可以出示任何有效身份证件,包括乌克兰护照或者驾驶执照。

俄罗斯在其所谓的乌克兰“信息转移”中公布了严格的安全措施。

俄罗斯报告称,乌克兰情报部门搜集选民信息并向选举官员发出威胁。

这些威胁“看起来是复制粘贴的,只有一些词语发生了变化”,被俄罗斯占领的顿涅茨克地区首席选举官员弗拉基米尔·维索茨基对塔斯社这样说道。

俄罗斯首席选举官员埃拉·帕姆菲洛娃在本周四表示,“我们第一次在如此复杂、极端的情况下举行选举,国际局势如此恶劣,威胁不断,还存在大量其他的负面因素。”

与此同时,乌克兰观察家大声质疑俄罗斯选举的必要性,背景是普京已成为自苏联统治者斯大林以来在任时间最长的俄罗斯领导人。

基辅的政治心理学家协会副会长斯维特兰娜·丘尼基纳表示,“普京狂热地坚持通过‘选举’来延长其无休止的节奏,同时完全消除竞争和开放式结局的本质,而这体现了极权主义现实中存在的深刻分裂。”

“在俄罗斯,他们认为选举是权力合法化最具声望的方式”,她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但是极权主义现实不会产生任何威望。它只会产生恐惧和顺从。”

乌克兰不出所料地严厉谴责了在被占领地区举行的投票。

乌克兰外交部在本周四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模仿总统选举的活动表明俄罗斯进一步无视国际法的标准和原则。”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