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非洲实验室”:普京如何在法国离开后赢得布基纳法索的支持?

2022年10月6日,布基纳法索军政府领导人易卜拉欣·特拉奥雷的支持者在瓦加杜古举行示威期间,高举布基纳法索和俄罗斯的国旗。一天前,在这个西非国家发生第二次政变后,特拉奥雷被任命为布基纳法索总统 (法国媒体)

在布基纳法索首都瓦加杜古中心地带一个被当地人称为“联合国环岛”的路口上,一张宣传免费俄语课程的海报被张贴在一个标志性的巨型地球模型上。

在20世纪80年代,前苏联通过其外交代表机构和文化中心而在非洲地区拥有了强大的影响力,其中便包括布基纳法索。然而,自

但自苏联解体、俄罗斯离开非洲大部分地区的30年后,俄罗斯回归的迹象已在布基纳法索随处可见——该国首都的墙壁上装饰着亲俄罗斯的涂鸦,街道上还飘扬着俄罗斯国旗。

“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而且引人注目。走在首都的街道和环岛就能够立刻产生这种感受”,一位因担心受到影响而要求匿名的当地居民这样说道。自2022年1月政变以来,该国政府一直处于军方的控制之下。在推翻当选总统罗克·马克·克里斯蒂安·卡博雷的政变之后,俄罗斯国旗开始出现在当地的反法抗议活动中。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本周末寻求第五次连任该国领导人职位——在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后,他在世界上许多地方不再受到欢迎,但在瓦加杜古,莫斯科仍被视为布基纳法索的朋友。

2020年11月5日,瓦加杜古市中心的联合国环岛 (法国媒体)

瓦加杜古日常举办的活动包括足球锦标赛、涂鸦节、摄影展、电影放映、公开会议,以及一档名为“俄罗斯时间”的每日广播节目——节目主持人会用法语和俄语混合播报。俄罗斯利用当地人对前殖民者法国的不满,来确保自身在该国的影响力。

“非洲倡议”等组织以及俄罗斯文化中心、俄罗斯之家,正在努力提升俄罗斯在该国的形象。需要指出的是,“非洲倡议”自称是“布基纳法索和俄罗斯共有的协会,其目的是加强布基纳法索与俄罗斯人民之间的友谊、相互理解、和平与和谐”。

这场魅力攻势始于2022年初。而自2023年7月底在圣彼得堡举行盛大的俄罗斯-非洲国家峰会以来,这场魅力攻势已经取得了显著的进展。在那次峰会上,俄罗斯总统普京承诺向布基纳法索提供援助并及时跟进——俄罗斯官方在今年1月26日向该国捐赠了25000吨小麦,作为这一承诺的内容之一。

无视法国

该国对法国影响力的不满在两个方面日益增长。其中一个方面是文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研究人员解释称,布基纳法索的许多人并不认同西欧国家所谓的进步政策,例如同性婚姻,而是认为俄罗斯不那么宽容的态度更加符合他们本身的价值观。

一位同样要求匿名的布基纳法索大学教授、研究人员解释道,“俄罗斯如今在布基纳法索很受欢迎,因为人们已经厌倦了法国政治”,“俄罗斯人意识到,法国在与非洲的谈判中表现不佳。它已经来到了一个正与法国分道扬镳的国家。”

目前流亡法国的布基纳法索记者牛顿·艾哈迈德·巴里表示,“就布基纳法索而言,俄罗斯通过在传统上被西方占据的地区重新定位自身,而取得了重大的外交成果。而且最棒的是,它可以以更低的代价来实现这一目标。”

2024年1月26日,在瓦加杜古举行的官方捐赠仪式上,展示了俄罗斯捐赠给布基纳法索的袋装小麦

然而,与马里和尼日尔这两个由军政府领导的邻国一样,布基纳法索对前殖民者的主要抱怨在于,自2013年以来,它未能遏制来自萨赫勒地区武装团体的威胁。

法国一直在这场战斗中向萨赫勒国家提供军事支持,并自2013年起在马里部署部队,自2014年起在尼日尔部署部队,自2009年起在瓦加杜古部署特种部队。尽管如此,该地区的武装团体仍然非常强大。2023年1月,瓦加杜古举行充满俄罗斯国旗和普京肖像的抗议活动,要求法国军队及其大使离开布基纳法索。

俄罗斯试图填补这个空白。在2022年9月第二次政变中掌权的易卜拉欣·特拉奥雷的领导下,布基纳法索加强了与俄罗斯的军事合作,并在打击武装团体方面寻求莫斯科的支持。巴里表示,“让俄罗斯成为合作伙伴以取代其他所有的合作伙伴,即以法国为主的西方国家,这是该国一个官方的假定选择。”

他补充称,此举并不是要实现“伙伴关系多元化”,而是明确选择依赖俄罗斯装备该国的军队并保护其政权——类似于俄罗斯介入叙利亚、中非共和国和马里的情况。

2023年11月,第一批俄罗斯士兵登陆布基纳法索首都,短短几个月后,另一批约100名俄罗斯军事顾问也抵达该国。

俄罗斯扩张的“实验室”

自那时起,影响力所有者从法国转向俄罗斯的迹象变得越来越明显。在瓦加杜古,电信巨头Orange或啤酒制造商Brakina等大型法国公司仍然存在。但是,除了这些业务之外,政治、外交方面也在发生重大变化,而在最近,文化方面也发生了越来越多的变化。

这些“影响力举措”让人想起发生在中非共和国的情况——俄罗斯通过其瓦格纳雇佣军集团于2018年在该国扩大了影响力,并将之从当地扩大到该地区的其他国家内,例如马里。

观察人士将中非共和国称为俄罗斯通过瓦格纳集团扩大其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影响力的“实验室”。虽然瓦格纳集团目前并未在布基纳法索正式存在,但他们认为,这一进程也将在布基纳法索重复进行。

法国研究员、俄罗斯信息影响力专家马克西姆·奥迪内特表示,“布基纳法索正在成为后普里戈任时期俄罗斯存在的实验室,而其中的主导者正是俄罗斯本身。”他所指的是瓦格纳集团领导人叶夫根尼·普里戈任,后者已于2023年8月在莫斯科北部发生的一次空难中丧生,而就在两个月前,他曾公开批评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政策并对克里姆林宫发动兵变。

2023年1月20日,在瓦加杜古举行的支持布基纳法索总统易卜拉欣·特拉奥雷并要求法国大使和军队撤离的抗议活动中,可以在现场看到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横幅

在今年2月24日,正在举行武术比赛的“8月4日体育场”的看台前面悬挂着包括俄罗斯国旗在内的4面大型国旗,而这里将举行一场武术锦标赛。来自俄罗斯、布基纳法索、马里和尼日尔的选手参加了一项几乎不为公众所知的格斗运动——Sambo,而这是一项起源于苏联的格斗运动。

这项旨在致敬普京的比赛由Sambo体育协会与“非洲倡议”组织举办。

奥迪内特表示,“这项比赛并非小事”,“这种武术运动是在苏联时期发展起来的,曾在苏联军队和情报人员当中非常流行。这是一项超级苏联的运动,看到它在瓦加杜古得到推广真是令人兴奋的事情。”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