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反对派在竞选前是否输掉了选举?

俄罗斯总统选举星期五开始,将持续三天(路透)

俄罗斯总统选举的投票程序将于星期五开始,为期三天,但反对派代表明显缺席此次竞选。

这是因为反对党称选举结果已预先确定,而他们的反对者和当局则认为,这些言论为俄罗斯街头反对派力量的支持微弱提供了理由。

苏联解体以来的第八次此类总统选举之前约一个月,俄罗斯最著名的反对派人物阿列克谢·纳瓦尔尼在北极圈监狱去世,他当时因“极端主义”罪名而在北极圈监狱服刑 19 年,而他的支持者则认为当局应对他的死亡负责。

俄罗斯著名反对派人物阿列克谢·纳瓦尔尼因“极端主义”罪名在狱中去世后缺席选举(欧洲通讯社)

显着缺席

12月7日,纳瓦尔尼和他的团队成员提出了他们针对俄罗斯总统选举的策略,该策略的核心是呼吁利用投票过程之前的时期发起针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大规模运动,他们认为竞选活动比投票更重要。

纳瓦尔尼当时的帖子指出,“如果没有人知道该投票给谁,投票就没有意义。”

纳瓦尔尼还在去年年底举行的讨论中提议投票给除普京之外的任何候选人,以围绕一个简单且可以理解的目标统一努力,包括整合反对派媒体资源作为针对俄罗斯总统联合行动的一部分,但未能与其他反对党达成协议。

选举开始前夕,俄罗斯反政权反对派面临内部危机和分歧,无法确定总体战略,也无法提名单一候选人,反而旧矛盾升级,新冲突不断出现。

反对派还经历了结构性变化,由于反政权活动人士于 2020 年底开始大规模外流,其工作受到了极大影响。

普京最强大的反对派对手去世

双刃剑

与乌克兰的冲突以及随之而来的与西方的媒体战争对反对派来说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宣战和随后的军事动员是反对派攻击克里姆林宫政策的机会,并以各种形式受益于反克里姆林宫和支持其对手的西方媒体支持。

但另一方面,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由于当局在与西方的媒体冲突中发现了一个机会,可以禁止大量网站,包括反权威和反对与乌克兰战争的俄罗斯内部网站,因为并颁布立法,阻止外国组织及其合作者以“外国代理人”的名义开展活动。

因此,反对派在对抗当局时失去了最重要的武器之一,那就是其网站,而网站一直是媒体与国家机构和政策的冲突的头目。

此外,“已故的反对派”不再能够在俄罗斯组织大规模抗议活动或发起直接运动,并且,通过总部的匿名网络进行“地下”民众鼓动的尝试并没有导致政治行动明显扩展到虚拟空间之外。

反对派作家瓦西里·季莫费耶夫表示,这次选举不过是中央选举委员会的一次投票,以达到当局想要的结果。

据他告诉半岛电视台的消息,人们的投票方式与公布的结果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当局拥有必要的工具来宣布由于排除候选人和缺乏观察员而导致的任何结果。

鸿沟

季莫费耶夫指出,政治冲突各方国内的宣传、煽动和影响公众情绪的能力存在很大差距,以至于当局拥有压倒性的多数,掌控着一切,而反对者的这些能力几乎是“零”。

他补充说,官方措施对反对派成员造成的巨大压力导致他们处于孤立状态,不仅影响了与舆论和社会各界的沟通,甚至影响了他们之间的沟通。

值得注意的是,在被当局禁止之前,著名的反对派人士严重依赖社交媒体和其他平台进行针对当局的宣传活动。

已故持不同政见者阿列克谢·纳瓦尔尼在 X 平台上拥有约 300 万粉丝,排在第二位的是俄罗斯犹太商人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他目前居住在伦敦,他的页面关注人数约为86万,而第三位是博主安德烈·瓦尔拉莫夫,其粉丝人数约为60万人。

另一方面,政治事务分析师迪米特里·金(Dmitry Kim)认为,包括“离任者”在内的反对派将外交政策挑战升级——尤其是2022年和2023年——作为对当局发起宣传反击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继续说,在信息洪流计划失败并利用乌克兰战争后头几个月的恐慌情绪后,反政权活动人士试图重组他们的议程、联盟和新政治体系的工作计划,以建立一个新的政治联盟。但这与官方宣传的力量发生了冲突,据他说,官方宣传成功地动员了俄罗斯公众舆论来反对西方以及那些从内部处理西方问题的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