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与以色列的关系 数千份文件描绘了从紧张到发展的路径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右)与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 在后者2018 年访问印度期间会见(美联社)

以色列报纸《国土报》发表了一篇关于印度和以色列关系历史的长篇文章,该文章基于最近向公众公开的数千份以色列文件所披露的内容。

这些文件揭示了从 20 世纪 60 年代中期开始,以色列如何与印度的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党建立关系,因为以色列外交官知道他们正在与出于对穆斯林仇恨的极端分子打交道。

伊泰·麦克在该报上撰写的文章中表示,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2017年7月对以色列的访问已成为两国关系转变的象征,两国关系在20世纪90年代之前一直冷淡而紧张,今天,两国关系包括大规模贸易、巨额军火交易、军事和警察培训、反恐、旅游和外交合作,莫迪还在国际论坛上支持以色列。

据该报报道,莫迪自2014年5月上任以来的良好关系,主要是由于两国之间的共同利益以及两位领导人都是具有独裁倾向的右翼民族主义者这一事实。

莫迪是执政的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党印度人民党的领导人,此前还活跃于该党的准军事组织印度人民党,在被认为对 2002 年古吉拉特邦的反穆斯林大屠杀负有责任后,他被禁止进入美国近十年。

观察人士称,在他的领导下,印度的民主空间急剧缩小,记者和反对派活动人士被定罪、逮捕,有时甚至被杀害,穆斯林少数民族则受到迫害、歧视和非人化。

该报深入研究了印度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历史,过去两年以色列问题中向公众公布的国务院文件显示,以色列与印度极右翼的关系,特别是印度人民党(BJP)的关系,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是始于 20 世纪 60 年代中期。

尽管以色列外交官深知这些分子是极端分子,其意识形态是基于对穆斯林的仇恨,但这些关系受到损害的主要原因是以色列难以与印度国大党建立正常关系,该党从 1952 年印度第一次选举到 1989 年几乎一直掌权。

印度为何支持以色列?

恐惧和仇恨

外交部在 1985 年 12 月编写的一份审查中明确指出,自 20 世纪 50 年代印度承认以色列以来,印度政府一直拒绝与以色列建立全面的外交关系,除了驻孟买(1995年更名为孟买)的领事馆外,以色列在印度没有代表,自1969年起,领事馆的管辖范围仅限于马哈拉施特拉邦(包括孟买),而印度则继续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表达对阿拉伯决议提案的支持,并对以色列发出强硬的声音,有时甚至比阿拉伯国家更加严厉。

从1982年6月开始,情况严重恶化,当时,以色列驻孟买领事优素福·侯赛因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这是对他接受当地报纸采访的回应,优素福·侯赛因在接受采访时攻击印度政府支持阿拉伯人的活动,当时他被迫离开该国,而印度拒绝同意新领事的到来。

此外,印度政府还为以色列游客制造诸多困难,甚至拒绝向以色列人发放入境签证参加在该国举行的国际会议。

在经济和商业领域,印度公司与以色列进行贸易受到许多限制。

印度国大党立场背景

根据以色列外交官准备的数十份电报,据信,执政的国大党对以色列采取的消极政策主要是由于其“将犹太复国主义视为帝国主义和占领,而不一定是民族复兴”,其他因素包括对阿拉伯国家石油和资金的依赖,担心巴基斯坦会利用与以色列加强关系来进行针对印度的宣传,以及国大党需要赢得印度主要邦的选举,而穆斯林选票是这些邦的决定性因素。

近 20 年前,在 1965 年 6 月 21 日的一封电报中,时任以色列驻孟买领事佩雷茨·戈登 (Peretz Gordon) 向外交部亚洲司司长丹尼尔·莱文 (Daniel Levin) 解释说,“直到今天和未来,印度教徒都会以同样的方式害怕和憎恨穆斯林。”在反对派的印度人民同盟(印度人民党前身),甚至在国会的右翼圈子里,“这也以各种形式甚至公开地表达出来”。

在 1966 年 6 月 23 日给莱文的另一封电报中,戈登写道,印度的右翼势力正在日益强大,世界上每个印度人都可以轻易地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以色列国的存在本身就构成了极端分子之间的隔阂。

1966 年 4 月 26 日,亚洲司副司长迈克尔·埃利祖尔 (Michael Elitzur) 致国务卿办公室主任的一封电报中,详细介绍了该部门关于加强与印度关系的建议,其中包括“为了组织反政府示威而与反对派分子进行秘密接触”。

1966 年 8 月 15 日外交部举行的讨论摘要中指出,政治和经济规划部部长伊兰·阿里耶建议“与印度人民同盟谨慎接触(可能通过摩萨德)”。

亚洲部主任莱文声称,时任驻孟买领事鲁文·达芙妮(Ruvin Daphne)已经与该党接触,“与一个没有机会上台的极端民族主义政党是否有建立更密切关系的空间值得怀疑。”

1967年3月14日,达芙妮致电亚洲部,称扬·桑格已在其竞选政纲中列入要求与以色列建立全面外交关系的条款。

在 1967 年 5 月 22 日的电报中,以色列驻尼泊尔大使摩西·阿里尔通知亚洲部,他在加德满都会见了议员扬·桑格和议员马诺哈尔·拉尔·桑迪,后者于 1964 年参观了前总理戴维·本·古里安的官邸。

桑迪建议以色列更换在印度的调解人,因为他也是台湾的调解人。此外,桑迪解释说,德里地区的地方政府已经交到了扬·桑格的手中,他“准备与我们合作”,“现在可以让印度政府在以色列的背景下接受不同的考验。”以色列的金钱和印度教极端分子

鉴于与印度教大公党建立的关系,一个月后,即 1973 年 12 月 31 日,一位意外的客人来到了以色列领事馆门口:戈帕尔·戈德斯(刺杀甘地的兄弟)本人也因参与暗杀阴谋而被定罪并被判处终身监禁,1965年他被释放。

领事馆代表吉迪恩·本-阿米在当天发给亚洲部的电报中表示,他事先并不知道戈德斯的访问,但“既然取消已经来不及了,我就礼貌地听了他的话……他热情地讲述了他对穆斯林的仇恨,并有兴趣知道领事馆是否愿意提供帮助,印制一封为他妻子辩护的信。”

本-阿米写道,他强烈拒绝了这一提议,并避免与戈德斯展开意识形态辩论, 他之所以尴尬,是因为杀害甘地的凶手的兄弟拜访了领事馆,而不是因为领事馆与极右翼有联系。

本-阿米在12月19日发给新闻部主任的电报中写道,印度对以色列的主要支持来自印度教极端分子等传统圈子,他还指出,人民联盟在新德里、旁遮普邦和北方邦举行了约 15 至 20 次会议,党魁和其他党派领导人在会上“强烈批评政府的亲阿拉伯立场及其对我们的谴责”。

为了组织会议和与极右翼政党协调,领事馆聘请了一名当地调解员,正如领事馆 1985 年 10 月发给外交部的电报中所述,这名调解员“从我们那里收受了大笔金钱” 。

访问以色列的首位印度总理

“不那么激进的路线”

20 世纪 70 年代,以色列外交官与议会成员和印度人民同盟(印度人民党的前身)领导层举行了一系列会议。

例如,特雷戈尔在 1974 年 10 月 10 日发给希莫尼的电报中写道,政党领导人向他和其他以色列代表保证,“他们的政党并不完全同意政府的路线,但他们对我们表示完全的同情。1973 年我们在德里举行的会议上,我从党主席 L K Advani 那里亲自听到了这一点。”

特里戈尔写道,他还会见了该党的马哈拉施特拉邦主席瓦桑特·库马尔·潘迪特,后者告诉他“与以色列的合作是印度的国家利益,必须为未来民族政党出现时做好准备”。

此外,领事馆还通过同一中间人协调对扬·桑格立法者的询问,目的是批评新德里政府与以色列的不正常关系问题,使之难堪。

1975年至1977年期间,即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期间,由于以色列遭受迫害并许多领导人被捕,以色列很难与极右翼反对党保持联系,但在 1977 年 3 月的选举中,扬·桑格所属政党是人民党联盟的一部分,该联盟在统治国家数十年后成功推翻了国民会议。

共同的敌人

1980年5月,记者乌里·丹在以色列《Maariv》杂志上透露,当时的外交部长摩西·达扬曾秘密访问新德里,并于1977年夏天会见了当时的总理德赛,随后印度爆发了一场政治风暴。

这一消息的曝光引发了印度各党派之间的政治角力,新成立的印度人民党发表声明称“以色列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它是一个小而发达的国家,一直是印度的朋友,1965年巴基斯坦危机期间,以色列向印度提供武器,并在联合国与印度一起投票,这已不是什么秘密,印度是最早承认以色列的国家之一,两国建立全面外交关系符合印度的利益。我祝贺他与达扬的会面。”

1981 年 7 月 9 日,侯赛因领事告诉亚洲主任纳沃内,印度人民党副主席拉姆·杰斯马拉尼是“我们在德里为数不多的忠实朋友之一,他时不时地在德里、议会内外为以色列发出声音。”

1981年10月29日,侯赛因在给纳沃内的另一封电报中写道,印度人民党是一个“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党,其政治立场的特点是极端反穆斯林立场”。以色列在印度的大多数支持者和朋友都来自他的追随者。

他补充说,该党就 1981 年 10 月摩西·达扬去世向他发出了一封哀悼信,此外,还附上了该党上次会议有关以色列的一些决定的文本,其中包括:“印度需要提高军事实力,学会区分潜在的朋友和敌人。就目前情况而言,以色列和印度是伊斯兰世界的共同目标。伊斯兰炸弹只针对这两个国家。 因此,印度加强与以色列的关系至关重要。”

亚洲主任纳沃内监督的 1982 年 6 月报告中也描述了 20 世纪 50 年代以来以色列与印度关系的动荡历史,他补充说,“对我们有利的因素之一是印度教与穆斯林之间存在深刻而严重的裂痕,以及右翼反穆斯林印度人民党的形成。”

同月,侯赛因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不得不离开印度。

1984年10月31日,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被锡克教保镖暗杀,两个月后举行的选举中,印度人民党仅赢得两个席位,而国大党赢得了514个席位中的404个。 八年后,即1992年,以色列和印度建立了全面外交关系。

在2014年选举的动荡中,莫迪领导的右翼和极右翼联盟赢得了336个席位,而全国会议则只剩下44个席位。当年9月,莫迪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纽约联合国首次会面。内塔尼亚胡在会议上表示:“我相信,如果我们共同努力,我们就能造福两国人民。”

2017年7月莫迪访问以色列期间,内塔尼亚胡告诉他“印度和以色列是兄弟民主国家”, 一些人声称,莫迪和内塔尼亚胡成功地恶化了各自国家的民主经验,并将其转变为两个由极右翼控制的兄弟政权,尽管并不完全相同。

来源 : 以色列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