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国家的政变是否已被强加于西共体?

尼日利亚总统宣布,针对一些国家实施的制裁被证明无效,并因此需要取消 (路透社)

经过持续近7个月的经济封锁、冻结银行账户、关闭边境和军事干预的威胁之后,西共体(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决定与尼日尔政变领导人平息事态。

上周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举行的特别峰会上,西共体领导人决定立即解除针对尼日尔的大部分制裁,并决定解除因政变而对几内亚实施的制裁——几内亚军方领导人敦布亚在2021年对该国当选总统孔戴发动了政变。

此外,它还取消了禁止马里公民在该组织附属机构内工作的决定。尼日利亚总统博拉·提努布表示,对一些国家实施制裁的目的是让其领导人重返谈判,但事实证明这些措施无效,未能发挥任何作用,必须立即放弃。

观察人士认为,这一举措承认该组织无法将其关于政治稳定与和平权力交接必要性的愿景强加于人。

西共体上周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召开特别峰会

二十年的反政变斗争

在过去的二十年内,该组织一直热衷于打击政变和高举民主生活火炬,并且动员了多种手段来实现这一目标。

自2000年以来,西共体不断扩大其干预领域,并从经济一体化工具转变成为打击政变和武装军事冲突的机构,此外,它还签署了建立冲突预防机制的议定书,并组建了一支可在危机时期实施干预的非洲部队。

在2004年,该部队转型为联合威慑部队,其任务是维护该组织内任何发生安全骚乱或武装冲突的国家的安全与稳定。

西共体关于军事干预的愿景主要基于以下事实:安全和政治稳定是让促使该组织成立的发展与经济道路取得成功的主要因素。

除了干预冲突与战争之外,西共体还应对了数次非洲政变,并在2012年至2020年期间出动部队对几内亚比绍的政变策划者实施干预,以阻止军方干涉政治并保护该国的文职领导人。此外,它还在2022年派出一支包含631人的部队,以帮助该国在当年的失败政变后稳定国家。

2005年,多哥前总统纳辛贝·埃亚德马去世,他的儿子违宪夺取了权力,随后,隶属该组织的一支军队介入了该国局势并迫使他的儿子下台,并根据该国宪法督促在60天内组织选举。

2017年,西共体向冈比亚派遣了7000名军事人员,迫使即将卸任的总统叶海亚·贾梅放弃权力,并将总统职位移交给当选总统阿达马·巴罗。

非洲军事领导人

经济制裁

除军事干预之外,西共体还采取了其他的类似措施,并对政变夺取政权的国家采取经济制裁原则,以限制政变策划者实施其国家建设所需的经济项目,旨在使之对外受到孤立,对内引起人民的不满。

在2020年8月和2021年5月的政变之后,西共体对马里实施了严厉制裁——制裁包括关闭其陆地和空中边界、冻结该国在该组织的商业银行内的资产,此外还召回了驻巴马科的所有大使,以期从外交上孤立该国。

在2021年几内亚发生政变后,该组织迅速对政变策划者实施经济封锁,从而使该国受到影响,并且陷入了粮食供应、燃料和电力短缺等严重的经济危机之下。

在2023年7月的尼日尔政变之后,西共体围困尼亚美并且切断了对该国的经济供应,尤其是尼日利亚——尼日尔70%的电力需求都依赖尼日利亚的供应。

当时,巴祖姆政府中被推翻的总理艾哈迈杜·穆罕默杜表示,该国将无法在西共体的制裁下支撑超过两周的时间,并补充称,尼日尔没有外援就无法生存。

非洲军事领导人

解体的挑战与风险

当西共体宣布对尼日尔实施制裁并打算实施军事干预以恢复其文职统治时,马里和布基纳法索两国宣布了反对该组织的立场,并且强调,针对尼亚美的任何袭击都将构成针对两国的袭击。

分析人士称,2023年9月16日,尼日尔、马里和布基纳法索在巴马科根据《利普塔科-古尔马协定》宣布成立三方联盟,即所谓的“萨赫勒国家联盟”,而此举是对法国和西共体的一记沉痛打击。

为了对抗西共体及其部队,新联盟宪章第六条规定,“任何针对这三个国家之一的安全和主权的行动,都将被视为对三国整体发动的攻击。”在此之后,西共体所面对的不再只是尼日尔,而是均由政变领导人统治的三个国家——它们对西共体和法国都怀有敌意,并且倾向于俄罗斯。

在力量平衡发生变化的背景下,一批新的参与者进入了西非地区的政治舞台——几十年来,法国一直控制着该地区,并且利用着当地的经济能力。

美国与多个国家签订了军事合同,在尼日尔建立了阿加德兹军事基地,并成为了尼日利亚打击武装组织的伙伴。

此外,俄罗斯也在马里、尼日尔和布基纳法索的军事政变后与三国成为了伙伴,而这些政变导致法国在西非地区的势力被剪除——在该地区活动的法国军队被驱逐出境、萨赫勒三国联盟与法国之间的外交关系也被切断。

当西共体宣布对尼日尔进行军事干预时,俄罗斯表示将予以应对——俄罗斯外交部在2023年8月11日的声明中宣布,对尼日尔的军事干预可能会导致长期对抗,此外还表示,这类干预将会导致整个萨赫勒地区的不稳定。

在今年年初,俄罗斯宣布将组建一支名为“非洲军团”的军事力量,人数在4至5万人之间,其任务是支持俄罗斯在地区的存在并推动非洲政府走向独立。

在反对西共体对尼日尔和马里进行军事干预和经济制裁的背景下,阿尔及利亚表示反对这些决定,并且不接受任何可能破坏该地区安全稳定的措施。

鉴于力量平衡出现了这些重要的转变——其中最重要的是该组织先前干预几内亚比绍和冈比亚时所依赖的法国军事存在,以及在政变领导人之间达成的联合防御条约,西共体国家不能再冒险采取任何结果不明的军事行动。

非洲国家领导人

重新审视立场

在今年1月底,马里、尼日尔、布基纳法索决定立即退出该经济集团。

尼日尔执政军政府发言人阿马杜·阿卜杜-勒拉赫在媒体声明中指出,西共体已经背离了其创始者所设定的理想,即需要统一、博爱和团结的非洲精神,他认为,该组织并未帮助这三个国家进行“事关存亡的反恐战争”。

在今年2月13日,尼日尔将军阿卜杜-拉赫曼·蒂亚尼表示,萨赫勒国家联盟的成员国决心恢复其国家主权,并打算弃用西非地区的统一货币(法郎),改而在新联盟内部建立共同货币。

这些决定对于西共体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尼日尔、马里和布基纳法索的人口占到了该组织成员国总人口的17.4%,此外,它们还拥有该地区10%的国内生产总值,它们的退出将是导致该组织市场贸易量下降以及成员国之间贸易中断的一大原因,特别是在牲畜和农产品贸易内。

在该组织内的重要国家塞内加尔正在经历宪法危机的背景下,这些国家退出该组织的决定显得尤为重要。

在这些变化发生后,似乎必须有所让步才能恢复西共体内部的平静,基于这种观点,阿布贾峰会宣布取消制裁,并呼吁有必要和解并恢复对话与谈判。

萨赫勒国家元首(右起):阿卜杜-拉赫曼·蒂亚尼、易卜拉欣·特拉奥雷、阿西米·戈伊塔 (通讯社)

非洲政治事务研究员哈姆迪·贾瓦拉认为,萨赫勒联盟三国退出西共体的决定,正是该组织无条件解除制裁和封锁的原因。

贾瓦拉认为,停止制裁的目标是拯救该组织,并使三个退出国家回归该组织。

在此次峰会的开幕式上,尼日利亚总统博拉·提努布表示,“我们必须审查我们在4个成员国内恢复宪法秩序的方式”,他所指的是马里、布基纳法索、尼日尔和几内亚。

鉴于上述事态发展,西共体发现自身面临着许多严峻的挑战——这些挑战早已超出了民主生活的范围,并使之面临解体的风险,从而促使它与区域组织、民间社会团体、宗教人士和传统领导人成立了协调委员会,旨在向马里、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施压,以确保它们重返该组织。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