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的回归:意大利非洲之角战略的各个方面

罗马参议院开幕会议开始前参加意大利-非洲峰会的与会者 (阿纳多卢通讯社)

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满面笑容地从意大利国防部长圭多·克罗塞托手中接过这架飞机,这是埃塞俄比亚于1935年制造的第一架飞机,并在著名的阿比西尼亚入侵中被意大利政府扣押。

这一场景总结了罗马试图重塑与其前势力范围非洲之角的关系,并建立一种新的伙伴关系,摆脱其人民记忆中的殖民者形象。这项新的努力属于意大利近年来为加强罗马在该地区影响力而开展的一项引人注目的活动。

罗马在该地区考虑到许多问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打击非正常移民。在此背景下,意大利对这个位于非洲大陆东部地区的高度重视,从2020年发布的对非战略伙伴关系文件中将其列为优先领域就可见一斑。

意大利持续头疼

由于其位于南欧的地理位置,近年来,意大利已成为非正规移民涌入旧大陆的主要入境点,2021年和2022年意大利移民人数增至17.2万人,随后又有所上升,促使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在这种背景下,非洲之角是移民流动的主要来源地之一。专门研究移民事务和非正规移民的意大利“ISUM”基金会发布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厄立特里亚是2014年至2022年间抵达意大利海岸最多的10个民族之一,而厄立特里亚人占这一类别的25%。

这种持续的流动使得非正常移民问题成为争议和竞争的话题,并成为意大利政治股票交易所中利润丰厚的股票,将非洲之角推向罗马的首要优先事项。官员们相继访问了该地区的国家,并向选民承诺找到解决这一困境的办法。

现任总理焦尔吉娅·梅洛尼也不例外,她承诺阻止来自非洲的人潮,这意味着它在这一文件中取得重大突破的成功将转化为其政治和民众资本的巨大增加,也将减轻为满足这些移民的需求而分配的经济负担。2022年,住宿中心和接待服务支出将超过20亿欧元,低于2018年的27.7亿欧元。

除此之外,罗马还关心消除针对其打击非正常移民政策的批评,正如人权观察发布的2023年报告中所显示的那样,该报告称意大利政府的一些计划是 “有缺陷的”。

埃塞俄比亚总理会见意大利总理梅洛尼 (阿纳多卢通讯社)

能源之桥

投资能源是意大利与非洲之角相关的优先事项之一,这是梅洛尼今年早些时候宣布的雄心壮志的一部分,即利用其地中海沿岸的地理位置作为进入旧大陆的入口,将她的国家转变为欧洲的能源中心。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阿图罗·瓦尔维利在文章中认为,乌克兰战争及其影响助长了意大利的野心。无论乌克兰战争的结果如何,紧张局势都将长期损害欧俄关系,这实际上意味着德国成为俄罗斯天然气主要中转站的梦想破灭,为包括罗马在内的其他国家的项目让路。

在这种背景下,非洲之角因其蕴藏着大量未开采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而变得非常重要。埃塞俄比亚宣布在索马里地区发现了7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而一些地质调查估计索马里海域蕴藏着高达300亿桶的大量石油储量。

意大利埃尼公司是东非能源领域最大的投资者之一,在索马里海上油井开展活动。

经济动机

过去十年,意大利对非洲的态度是由于罗马寻求摆脱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及其影响造成的长期经济困难的出路,以及许多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良好的经济表现,这敦促罗马鼓励其企业投资非洲大陆。

在此背景下,罗马与亚的斯亚贝巴的贸易往来实现跨越式发展,意大利成为埃塞俄比亚第一大出口国和欧洲第三大进口国。

意大利在非洲之角的投资包括各个领域,意大利能源巨头(埃尼)在肯尼亚拉穆盆地非常活跃。除了在本国生物燃料领域投资提供2.5万个就业机会的项目外,意大利商人的活动也出现在基础设施领域,例如大型公司Webuild在埃塞俄比亚建造了吉贝三坝工程(Gibe III)和复兴大坝。

罗马正试图重塑与非洲之角的关系,建立摆脱殖民者形象的新型伙伴关系 (阿纳多卢通讯社)

地区稳定

意大利2020年发布的非洲国家战略呼吁罗马在确保非洲之角的稳定与和平方面发挥领导作用,该地区发生的各种形式的安全威胁和骚乱导致该地区成为经意大利非法移民到欧洲的热点地区之一。

该地区靠近曼德海峡,增加了该地区对罗马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重要性,这条水道是国际贸易的重要过境点,意大利是世界七大经济体之一。

在此背景下,罗马积极参与打击索马里海岸海盗的亚特兰大行动,除了为培训索马里警察和军队做出贡献外,还在吉布提建立了军事基地。最近,它成为在红海组建欧洲海军部队以应对胡塞武装活动最近带来的挑战的最突出倡导者。

马泰计划

意大利-非洲峰会为梅洛尼总理提供了一个宣布其愿景的机会,即“意大利-非洲战略计划:马泰计划(Mattei plan)”,该计划将代表意大利对非政策的支柱,其影响将反映在罗马在非洲之角的活动中。

该计划代表了罗马在非洲大陆的战略利益相互交织的点,并且通过发展合作,支持创业,促进可持续和共享发展,以能源部门广泛的投资和伙伴关系计划为基础,同时加速非洲国家的发展,有助于遏制非正常移民流动。

通过这一计划,梅洛尼试图提出一种基于伙伴关系和平等的不同方法,摆脱法国等其他国家政策的剥削和非洲人的不满。这是一种具有地缘政治维度的方法,旨在为罗马在非洲大陆保留一席之地,该大陆已成为国际和地区大国之间激烈冲突的舞台,被称为“新的非洲争夺”。

发展合作的外交

意大利在该地区存在的一个方面是其发展合作外交,通过双边和多边伙伴关系,这被认为是“意大利外交政策的一个组成部分”。

在此背景下,意大利研究员尼诺·塞尔吉表示,非洲之角国家是意大利合作计划优先考虑的国家之一,2021年至2023年期间重点关注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索马里和苏丹。

意大利发展合作署的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3年间,仅在埃塞俄比亚就花费了约1.1亿欧元,在索马里花费了约4300万欧元,用于采矿、教育、培训、卫生、制造和应急响应等活动。

阿费沃基参加意大利-非洲峰会表明厄立特里亚对欧洲的开放态度 (阿纳多卢通讯社)

厄立特里亚给峰会带来惊喜

本世纪各国对与意大利关系的兴趣从其领导人参加各种双边和集体峰会中可见一斑,而厄立特里亚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参加意大利-非洲峰会也是一件引人注目的事件,这是他近十年来首次访问欧洲大陆。

阿费沃基在罗马的多次会议表明,厄立特里亚希望获得投资和援助,但不以实施与阿斯马拉人权记录相关的内部改革为条件,联合国报告指责其有系统地实施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的行为。

厄立特里亚的参与也表明了对通过罗马之门发展与欧洲关系的开放态度,与西方体系的其他国家不同,厄立特里亚之间的关系保持了一定程度的温暖。

索马里陷入战斗

除了援助和投资之外,安全和军事问题也是摩加迪沙的优先事项,摩加迪沙有兴趣获得支持,以发展其打击青年党圣战者运动的能力,这包括帮助解除联合国武器进口禁令,该禁令于2023年12月被取消,距其批准已有30 多年。

另一方面,摩加迪沙正在其外交斗争中动员国际支持,以破坏埃塞俄比亚为换取承认索马里兰分离地区独立而获得港口和海军基地的步骤。索马里总统哈桑·谢赫·马哈茂德在峰会讲话中表示,“如果一个非洲国家侵犯另一个国家的边界​​,非洲和意大利之间的合作就不可能有效,埃塞俄比亚干涉我国独立的失败尝试就是一个例子。”

埃塞俄比亚和经济复苏

至于渴望投资和经济支持的埃塞俄比亚,与罗马的伙伴关系似乎是其经济的杠杆之一,该国经济因提格雷战争及其后果而受到影响。

亚的斯亚贝巴还寻求恢复西方对其作为非洲之角主要盟友角色的支持,由于阿比·艾哈迈德政府与美国和西方体系的关系严重紧张,在许多问题的背景下,特别是在提格雷战争的立场上,这一支持有所下降。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