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之年:2024年是民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考验吗?

世界上人口最多的10个国家中的7个将在2024年举行选举 (美联社)

今年可谓投票之年。许多国家和地区(拥有近一半的世界人口)将在2024年的选举中选出新的政府——而在过去,这是从未在同一年内发生的事情。

从今年1月7日起,这些选择将自孟加拉国拉开帷幕,并相继涵盖世界上人口最多的10个国家中的7个:孟加拉国、印度、美国、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俄罗斯和墨西哥。

其中有些是成熟的民主国家,有些则是刚刚起步的民主国家,还有一些实际上是独裁国家——它们制定了选票,但是选民面前 的真正选项很少。

然而,人们越来越担心整个民主世界正在倒退——瑞典V-Dem研究所和美国的自由之家等非营利组织也表达了这种担忧。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文化和政治社会学家安德鲁·佩林的说法,在这些情况各不相同的国家举行的选举,这一年将是民主概念本身的分水岭。

专家们表示,从增加的种族暴力到旨在削弱司法和其他对行政权力检查的措施,针对民主的威胁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佩林指出,还存在相反的压力。从民意调查来看,民主的受欢迎程度仍然很高。

开放社会基金会于2023年对来自30个国家或地区的超过36000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其中超过8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生活在民主国家内。

这一呼吁现在将在这一年内面临最为严峻的考验。以下是2024年可能影响世界和民主未来的10场关键选举。

孟加拉国

在对反对党及活动人士进行严厉镇压后,孟加拉国现任总理谢赫·哈西娜正在寻求其第5个任期。

隶属人民联盟的哈西娜自2009年以来一直掌权。该国主要反对派孟加拉国民族主义党以政府干预为由抵制选举。该党要求允许看守政府主导选举,但是人民联盟政府拒绝了这一要求。该党派的最高领导层要么已经入狱,要么处于流亡状态。

包括民族主义党领导人在内的几名政治活动人士面临着警察和执政党支持者的逮捕与暴力。2023年12月,人权观察组织报告称,在民族主义党计划于当年10月28日举行的集会的一个月内,至少有10000名反对派活动人士被捕。人权组织和美国等国家对抗议活动中潜在的暴力和缺乏选举公平的问题表示担忧。

此外,人们还担心腐败丑闻和经济衰退。虽然孟加拉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历来是该国政治的稳定力量,但是劳工骚乱、要求提高工资的抗议活动以及购买力的下降,正在不断加剧其压力。

伊利诺伊州立大学政治与政府系主任阿里·里亚兹表示,“孟加拉国2024年的选举可能成为该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场选举”,“这个国家正站在成为事实上的一党制国家并扭转其民主路线的十字路口。”

里亚兹解释称,缺乏可行的反对派可能会导致独裁统治。但是如果西方通过对孟加拉国实施制裁来回应许多人所谓的虚假选举,那么该国的工人阶级可能会受到最大的伤害。

他还表示,“如果西方国家采取任何惩罚措施,那么这种情况将会对已经遭受苦难的穷人和中产阶级的生活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孟加拉国共有1.7亿人口。有超过1800名候选人将会角逐孟加拉国国民议会内的300个席位。共有27个政党已登记参加选举。

台湾地区

台湾地区将于1月13日举行选举。当选领导人将取代现任的蔡英文,并引领台湾地区历史的关键阶段。

具有“台独”倾向的民进党领导人蔡英文于2016年当选。此后,大陆与台湾地区之间的局势加剧,相关的军事活动有所增强,并鼓励该地区仅存的几个正式外交盟友转而与大陆建交。

3位候选人分别是比蔡英文更具“台独”倾向的民进党候选人赖清德、温和的国民党领导人侯友宜和前台北市长、人民党候选人柯文哲。

大陆方面警告称,如果民进党继续掌权,那么就有发生战争的风险,因此,此次选举的重要性很高。虽然赖清德是领先者之一,但其反对派认为,执政党的姿态有可能以爆发战争的形式给该地区带来安全风险。

另一方面,美国是在幕后支持该地区的势力之一,并为其提供自卫手段。因此,这场选举将成为超级大国角逐利益的舞台。

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将于2月8日投票选出国家立法机构。自2018年7月当选的前总理伊姆兰·汗在2022年4月的不信任投票中被罢免以来,该国一直面临着动荡的政治格局。

针对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和政治活动人士的严厉镇压,引发了人们对这届选举的可信度以及该国全能军事机构在选举中所发挥作用的担忧。

该国目前由临时总理安瓦尔·哈克·卡卡尔领导的看守政府管理。根据该国选举委员会在2023年9月发布的数据,该国人口超过2.41亿,登记选民达1.27亿。

在2023年5月9日,该国政治紧张局势升级——当时,准军事安全官员在一起反腐败案件中逮捕了伊姆兰·汗,但后者对逮捕理由予以否认,并称其是出于政治动机。在被免职之后,伊姆兰·汗一直公开反对巴基斯坦的军事机构,而该机构自成立以来一直深深融入该国的政治和经济进程。

据巴基斯坦内政部长拉纳·萨纳乌拉称,在去年5月9日之后的一个月内,近5000名正义运动党支持者和助手被捕。在这样的气氛下,其多名党员也纷纷退出。在上周,伊姆兰·汗的竞选提名也遭到拒绝。

拉合尔管理科学大学政治学教授拉苏尔·巴赫什·莱斯表示,“在巴基斯坦的历史上,我们从未看到过如此不公平的现象,而且选举进程在事实选举的一两个月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莱斯表示,巴基斯坦建制派的镇压阻碍了政治参与,并且加深了人们的印象,即选举将会受到操纵,从而有利于该国的主要政党——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或巴基斯坦人民党。

莱斯指出,“我们可能看不到人民的积极参与。”他补充称,预计这场即将举行的选举的选民投票率将是巴基斯坦历史上最低的。

该国前总理夏巴兹·谢里夫因一系列腐败指控案件和定罪而流亡数年,现已返回巴基斯坦。法院推翻了过去对他的定罪,许多分析人士认为,他是军方青睐的下一位领导该国的候选人。

印度尼西亚

同样是在今年2月,印度尼西亚人将在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单日选举中进行投票,以选出总统、副总统以及近20000名地区、省级和国家议会的代表。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萨娜·贾弗里写道,尽管自1998年民主转型以来,印度尼西亚广泛庆祝其自由公正的选举,但是民主进程仍然由政治、商业和军事人物主导——他们在苏哈托独裁统治期间便确立了自己的地位。

萨娜补充称,权力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转移到苏哈托时代的精英阶层之间。尽管现任总统、局外人佐科·维多多曾通过普选赢得竞争激烈的2014年选举而颠覆这一传统,但他也很清楚,自己需要遵守精英阶层的规则。

现在,佐科·维多多已经完成了他的最多可延续两届的任期,而另外3名候选人正在激烈竞争以接替他的职位,即普拉博沃·苏比安托、甘贾尔·普拉诺沃和阿尼斯·巴斯韦丹。

今年72岁的国防部长普拉博沃代表民族主义右翼政党大印尼行动党,其竞选搭档是佐科·维多多的儿子、36岁的吉布兰·拉卡布明·拉卡,而后者因缺乏经验而备受争议。除此之外,普拉博沃据称还曾于1998年参与绑架学生活动人士的行动,并被指控犯有其他侵犯人权的行为。尽管存在争议,普拉博沃似乎仍是这场比赛中的领跑者。

尽管吉布兰未满40岁(竞选候选人的最低年龄),但仍被允许参加选举,因为他是梭罗市的现任市长。印度尼西亚宪法法院于去年10月发出了这一警告。

佐科·维多多领导的执政党民主党斗争党已选择甘贾尔作为其候选人。与此同时,阿尼斯则受到保守的穆斯林和伊斯兰团体的青睐。他已选择民族觉醒党主席穆海明·伊斯坎达尔作为其竞选搭档。

在去年12月的首场总统辩论结束后,国际特赦组织印度尼西亚负责人乌斯曼·哈米德指出,甘贾尔和阿尼斯在辩论中更多地谈论了言论自由、安全部队暴力问责以及对过去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的解决方案,而一直掌权的普拉博沃则没有谈论这些问题。

印度

在2014年春天,印度人民党领导人纳伦德拉·莫迪宣誓就任印度第14任总理。在10年后,他似乎准备在这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民主活动中连续第3次当选:9亿选民将在这场选举中选出他们的下一届政府。

与莫迪领导的印度教多数党印度人民党竞争的,是一个由28个政党组成的联盟,后者被称为印度国家发展包容性联盟(INDIA)。该联盟由主要反对派印度国大党领导——该党党魁是拉胡尔·甘地,其父亲(拉吉夫·甘地)、祖母(英迪拉·甘地)、曾祖父(贾瓦哈拉尔·尼赫鲁)都曾担任印度总理。

在印度人民党政府统治该国的10年内,该国出现了执政党批评者所谓的民主受到侵蚀的情况。学者兼作家阿普尔瓦南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包括选举委员会在内的自治机构都已经失去了自治权。

在去年12月,一项调查显示,印度政府可能正在使用飞马(Pegasus)间谍软件监视知名记者。在同月早些时候,有141名反对派议员被停职。

反对派空间的压缩和胁迫媒体的企图,已成为这些选举中的突出问题,此外还伴随着经济困境、失业率上升以及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对该国宗教少数群体的攻击。自去年5月份爆发种族冲突以来,这类冲突已经在该国部分地区(例如东北部的曼尼普尔邦)持续了数月的时间。与此同时,极右翼的印度教民族主义团体“民族志愿服务联盟”(RSS)——印度人民党的意识形态之父,越来越有能力影响该国的教科书,从而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下一代印度人可能学到的是神话和对世俗的偏见,而非科学、历史与价值观。

阿普尔瓦南德表示,“这些选举非常重要,因为这是重振印度民主的唯一变革。”

然而,莫迪在该国主要地区仍然广受欢迎。印度人民党在去年12月的一系列邦选举中击败了反对党,从而标志着其政治实力将会迈入2024年。尽管面临种种挑战,印度的经济规模仍已经超过了法国和英国。印度还已成为第4个成功登月的国家,并且主办了二十国集团(G20)峰会。

印度总理莫迪

南非

在今年5月至8月期间,南非预计将会举行自1994年种族隔离结束以来的第七次全国大选。南非共有6000万人口,现有近2700万登记选民。

自1994年以来,非洲人国民大会的权力持续不断,但是支持者们担心该党的得票率在今年将无法达到获胜所需的50%。根据社会研究基金会在2023年10月进行的民意调查,在总统拉马福萨的领导下,非国大的支持率已下降至45%。

与政府官员相关的腐败丑闻频发,与此同时,拉马福萨还赦免了他的前任雅各布·祖马——后者拒绝就其任期内的腐败和国家掠夺问题作证。

非国大的主要竞争对手是由议员约翰·斯汀霍森领导的南非民主联盟。他与较小的政党结成联盟,旨在推翻非国大的统治。然而,南非民主联盟在民意调查中的排名仍低于非国大,而且近年来许多黑种人政客的纷纷离开,也损害了其被视为具有包容性的机构的潜力。

墨西哥

墨西哥正在为今年6月2日举行的、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选举作准备,这可能将会是该国首次选举女性担任总统之职。墨西哥人口约为1.29 亿,其登记选民达9600万。

墨西哥全部的32个州将首次同时举行选举,其中包括总统职位、国会席位、州长职位和地方办公室在内的2万个职位,都将由竞选候选人填补。

来自莫雷纳党的现任总统洛佩斯(全名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目前领导着这个国家,但是该国存在一个任期限制。

科学家、前墨西哥城市长克劳迪娅·谢因鲍姆是莫雷纳党中的新面孔,也是在民意调查中大幅领先的领跑者。她承诺将解决帮派暴力等挑战,并尝试使用近岸外包措施以提振该国经济,而这也是美国将企业运营搬迁至墨西哥以削减成本的一种上行趋势。

代表国家行动党的原住民参议员霍奇特尔·加尔维斯已着手挑战莫雷纳党的统治地位,并且也在竞选中承诺打击暴力。

洛佩斯的任期是墨西哥历史上最为血腥的任期——在此期间的谋杀案数量创下历史新高。在其3届总统任期之前发起的所谓的“禁毒战争”未能减少该国的暴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下一届政府将会面临考验,看看是继续实行军事化战略,还是探索替代性的、惩罚性较小的政策。此外,该国在获得优质医疗保健和教育方面仍然存在严重的不平等现象。

欧盟

欧盟公民每5年就会参加一次选举,以选出他们在欧洲议会中的代表,而欧洲议会是全球唯一一个直接经选举产生的跨国议会。这些选举将在欧盟27个成员国内举行。

欧洲议会代表负责制定并决定管理欧盟生活各个层面(从医疗保健到就业)的新法律。欧洲议会代表还将选举欧盟委员会主席——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也是该委员会的首位女性领导人。

这些选举将于今年6月6日至9日期间举行。具体的选举日将因国家而异。例如,荷兰将在当周四举行选举,而法国则将在将周日举行选举。

这些选举总共将会选出720名欧洲议会代表,同时,国家政党的成员也可以参加这些选举。

在此期间内的一些关键问题包括气候政策、移民法、安全和国防等,特别是在困扰世界的多重冲突之下——从中东地区到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

美国

在今年的11月5日,美国将会投票选举总统、众议院全部席位和参议院三分之一的席位。

今年的总统竞选似乎让人回想起2020年的选举——现任总统、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在4年前击败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的那场对决。

特朗普在此次选举中,较共和党党内竞争对手罗恩·德桑蒂斯和妮基·黑利拥有巨大的领先优势——尽管他受到多项指控,而且迄今为止缺席了所有的共和党辩论。

特朗普在共和党人之间的受欢迎程度依然未被动摇,因为他已经重塑了共和党。佩林表示,“人们犯下的错误之一,是认为出现在美国公开场合的共和党人群体保持不变。”事实上,许多传统自由主义者或相对宗教性的保守派已在特朗普2016年的获胜之后离开了该党。

佩林解释称,与此同时,一部分所谓的白人工人阶级则离开了民主党,转而加入共和党。“现在加入共和党的人员都是被唐纳德·特朗普的受欢迎程度吸引进来的。”

佩林认为,除非出现法律问题或健康问题,否则除了拜登和特朗普之外的候选人可能没有机会,“他们在选民中都拥有真正的领先优势”。

佩林认为,此次选举结果可能会成为世界其他地区的风向标——共和党的胜利可能意味着美国的孤立主义会进一步影响世界上的其他地区。“因为当特朗普说,我们会照顾美国人,我们只会为了美国人在全球的利益而行事时,这也是向世界其他国家发出的一个信号,表明他们应当以一种自利的方式行事。”

美国大选的结果显然会影响世界其他地区,但是,世界上其他地区的选举结果是否会影响美国则又是另一回事。佩林表示,“从社会科学的角度来看,我认为美国人并不是特别擅长观察世界上的其他地方。”

加纳

加纳将于今年12月7日举行投票,以选举该国议会议员以及新爱国党总统阿库福-阿多的继任者。

来自中右翼和自由保守党新爱国党的阿库福-阿多在赢得2016年的选举之后,于2017年宣誓就任加纳总统。他于2020年再次获胜,并于2021年宣誓就职,开始其第二个任期。在这两次选举中,他都以微弱优势击败了社会民主党全派国民主大会党的候选人约翰·马哈马。

在2020年选举结束后,马哈马对选举结果提出异议,并向最高法院提交了申诉,但却在2021年3月被驳回,从而只能不情愿地接受这种失败。

马哈马曾于2012年至2017年期间担任加纳总统,今年他将再次参选,但其竞争对手不再是阿库福-阿多,因为宪法禁止后者竞选第三个总统任期。相反,将是赢得初选后的当选副总统、新爱国党候选人马哈茂杜·巴武米亚。

巴武米亚将成为第一个在新爱国党下参加总统选举的北方人和穆斯林——该党由阿坎族主导,而分析人士认为,这将给同样来自北方的马哈马制造另一项挑战。

这个西非黄金和可可出口国目前正在应对多年来最为严重的经济动荡。通货膨胀率徘徊在创纪录的50.3%,这也是21年来的最高水平。截至去年9月,该国在疫情期间的政府支出导致其公共债务升至489亿美元。而这占到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76%。无论谁能最终当选,都将面临使加纳摆脱经济动荡的巨大挑战。

加纳面临经济动荡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