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真正决定拜登对以色列和加沙的政策?

有关加沙战争的美国右翼决策圈:麦格克、格林菲尔德、伯恩斯、布林肯、拜登 (通讯社)

美国高级官员的参与最初旨在提供专业知识和直接经验,以及在美国总统乔·拜登推行的“熊抱”战略的背景下,利用公众支持以“提出难题”,但是,随着战争的持续以及美国的意见受到忽视,这些官员被委任在紧张局势加剧的情况下管理关系。

作者本·萨缪尔斯在以色列《国土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以此为开端,阐述了管理拜登对以色列和加沙政策现实的一个小型团队——无论是与解救加沙的以色列被拘留者的谈判相关的问题,还是与防止加沙战争蔓延至黎巴嫩甚至整个中东的问题,或者是确保加沙的人道主义危机不再恶化的问题,或是维持以色列在地区和全球的外交地位的问题,或努力重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以使之在战后走向两国方案的问题,亦或是越来越多的担忧清单。

柯比对以色列的捍卫受到了美国各大犹太组织的赞扬

小型团队

这个团队包括5名官员,首先是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他实际上是拜登政府反应的晴雨表。在袭击发生后的几个月内,他在多次飞机旅程中发表的讲话中都提供了美国对实地事实的看法,这些反映出对加沙人道主义危机日益恶化的担忧,以及以色列在限制平民伤亡方面的失败。

布林肯于 2023 年 11 月 8 日在东京发表讲话时提出的“五不”原则,概括了美国关于加沙战争和巴以冲突未来的原则,即“现在或战后不得强迫巴勒斯坦人离开加沙、不得以加沙为平台、不得重新占领加沙、在加沙战争结束后不和是围困或关闭加沙、不得减少加沙地区的面积,但是也必须确保以色列不受来自西岸的恐怖分子的威胁。”

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特别是通过他的高级副手约翰·维纳和高级中东顾问布雷特·麦格克——被认为是在所有外交政策问题上最接近于拜登的声音。

他们是去年10月7日之前重新优先考虑以色列区域一体化的最强烈倡导者之一,直至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的袭击彻底颠覆了这一愿景。

自那时起,他们便从公开和私下两方面加大了力度,以促进以色列与沙特之间的关系正常化,并以此作为实现两国方案的途径。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约翰·柯比,是就这场战争发表讲话的最重要的官员之一,他因坚定捍卫以色列的自卫权和拒绝有关种族灭绝的指控,而赢得了亲以色列的美国犹太组织的赞扬。

哈里斯认为她被用来在以色列问题上发挥比其他官员更大胆的作用

高级官员

文章指出,美国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在外交政策上遭到蓄意利用,而她在第28届气候峰会上敦促以色列加大保护平民力度的讲话,则让许多观察家认为她被要求发挥“肮脏”的作用,但是她的犹太丈夫道格·埃姆霍夫则是打击因战争引起的国内反犹太主义的政府标志人物。

至于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则在国际舞台上处于越来越孤立的状态,因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要求以色列改变其在加沙的方针,以更好地保护平民并大幅增加对加沙的人道主义援助,而与此同时,美国却在独自使用否决权以反对呼吁停火的联合国决议。

在去年10月7日后的几周内紧急任命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杰克·卢,一直担任着美国与以色列政府之间关键的实地对话者,特别是在加沙人道主义援助的分配问题上,以及旨在停火的努力,还有使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西岸定居者的暴力事件和以色列政府继续扣留巴勒斯坦税收的情况下保持偿付能力方面。

麦格克参与了其中的每一起事件

有关被拘留者的谈判

尽管麦格克参与了冲突的各个方面,但他的兴趣越来越集中在就被拘留者问题进行谈判的努力上,这是结束战争和实现正常化过渡,以及实现两国方案的关键,但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比尔·伯恩斯才是负责有关被拘留者谈判的人物。

伯恩斯的努力得到了罗杰·卡斯滕斯及其副手斯蒂芬·吉伦的支持。卡斯滕斯在美国国务院担任美国总统的被拘留者事务特使,而后者在去年10月7日后立即与布林肯一道前往以色列,并留在当地以便与被拘留者的家属一起开展工作。

布林肯提出了关于当前加沙战争的“五不”原则

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与以色列国防部长约阿夫·加兰特、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长赫兹·哈勒维持续保持联系,并从二者那里收到了有关以色列军事行动的最新战术信息,提供了他在城市战方面的经验与教训,并致力于加强美国作为对伊朗及其地区代理人的潜在威慑的军事地位。

随着加沙战争的发展、黎巴嫩边境局势以及红海胡塞武装的紧张局势加剧,他还被委派了新的任务,以转达美国对以色列战术造成地区影响的不满。

拜登驻黎巴嫩高级特使阿莫斯·霍克斯坦的任务是就建立缓冲区的可能协议达成外交解决方案,并以既成事实走向最终的长期边界协议。

拜登任命萨特菲尔德跟进加沙地带的人道主义事务 (盖帝图像)

人道主义危机

尽管拜登没有任命特使监督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但他在战后几天便任命大卫·萨特菲尔德为加沙人道主义危机特使。

以色列《国土报》称,随着饥荒和疾病风险的增加,萨特菲尔德与以色列政府开展合作,以扩大进入加沙的人道主义援助,他捍卫了加沙巴勒斯坦人的行动自由,以及建立新机制来防止冲突的必要性。

而美国国际开发署署长萨曼莎·鲍尔,则在协调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努力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她前往埃及并监督了50万磅粮食援助和数千万美元的补充援助的交付,建立了野战医院并将援助范围扩大到商品货物。

尽管在通过阿什杜德港运输面粉、简化通过凯雷姆沙洛姆过境点提供援助的流程,以及允许联合国特派团访问加沙北部以评估流离失所的巴勒斯坦人返回家园的可能性等方面都取得了进展,但是美国的高级官员仍然意识到,他们的努力面临着巨大的障碍。

巴勒斯坦人

沙利文在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会面时直接讨论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进行内部改革的必要性,包括采取重振其领导层的措施,以及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安全部队帮助维持西岸秩序并在战后加沙发挥潜在作用的必要性。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的高级官员正在努力维持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当前和未来作为巴勒斯坦治理机构的作用,已经成为了美国和以色列之间的争论焦点。

事实上,美国巴勒斯坦事务特别代表哈迪·阿姆鲁已经访问了拉姆安拉,并会见了巴勒斯坦总理穆罕默德·阿什塔耶,后者强调了立即停火的必要性,以及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因以色列扣留其税收而面临的持续财政压力。

沙利文(左)与阿巴斯

至于美国国务院的其他高级官员,例如副助理国务卿亨利·伍斯特、高级中东外交官员芭芭拉·利芙、参赞德里克·乔莱、美国安全协调员迈克尔·芬泽尔,以及负责以色列-巴勒斯坦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安德鲁·米勒,则在与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约旦官员的沟通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们都谈到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进行内部改革的必要性,以及定居者暴力所带来的危险。

利芙寻求与阿拉伯盟友就重建计划、战后管理以及以色列和沙特之间的关系正常化进行沟通,并且得到了哈里斯的两名高级顾问的协助,即菲尔·戈登与伊兰·戈登伯格。

来源 : 以色列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