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车队遇袭事件将使缅甸得到东盟会议的重点关注

缅甸危机将成为东盟领导人在印度尼西亚举行的会议的首要议程 (路透社)

在东盟(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国在印度尼西亚开会之前,载有地区外交官员的援助车队在这个陷入困境的国家的东部掸邦遭到了炮火袭击,从而使缅甸这场不断加深的危机成为了东盟会议上一个更为重要的优先事项。

这些官员们成功逃脱,没有受伤,但也没有任何团体声称对掸邦发生的这起史无前例的袭击事件负责。

东盟现任主席、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立即谴责这一事件,并要求“停止使用武力。停止暴力,因为受害者将是人民。”

这起暴力事件反映了在2021年2月军事政变后席卷缅甸的人权灾难,而东盟被指责未能解决这一问题。

缅甸民族团结政府(NUG)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东盟需要立即中止与缅甸军方领导人的会谈,并转而与作为该国合法代表的民族团结政府联络,其中包括经民主选举产生的议员——他们在军事政变中被罢免。

“东盟应该承认缅甸民族团结政府才是缅甸的真正代表”,该政府的外交部长欣玛昂(Zin Mar Aung)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东盟应该而且必须与不同的利益相关者接触,而不仅仅是与军政府接触。”

在印度尼西亚纳闽巴焦举行的东盟外长会议上,缅甸的代表坐席上空无一人。缅甸民族团结政府声称应当由它来派出代表参会 (路透)

缅甸在前任军政府的领导下被接纳为东盟成员国,但是由军方任命的高级部长在政变后不久便被排除在东盟会议之外。欣玛昂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缅甸在本周的纳闽巴霍峰会上的席位可能会空缺,既没有军方代表也没有缅甸民族团结政府的代表出席。

该集团将于5月9日至11日期间举行会议。

分析人士认为,所谓的“五点共识”是缅甸政变领导人敏昂莱在2021年的上一场峰会上达成的一项和平计划,但该和平计划在此后遭到完全忽视,而这正是东盟外交举措失败的象征。

这些共识包括立即停止暴力、各方对话、任命特使、东盟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以及东盟特使访问缅甸并与各方会面等内容。

然而,缅甸军方并没有结束暴力,反而升级了针对平民和抵抗运动的攻击,包括处死4名政治犯,还在上个月对实皆地区的一个村庄集会发动空袭,并造成数十人死亡。

欣玛昂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东盟峰会是一个修改计划、让缅甸民族团结政府参与并确保问责制的机会。

她强调,“仅有五点共识是不够的”,“现在还缺乏约束力或者问责机制,并且没有得到落实。五点共识已经得到了政变领导人敏昂莱本人的同意,但他没有承担责任,也没有信守诺言。”

她还指出,“没有缅甸民族团结政府,就不会实现五点共识。”

缅甸军方承认空袭造成数十人死亡 (半岛电视台)

来自区域倡导组织亚洲论坛的艾琳·巴卡索对此表示认同。

她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五点共识没有明确的实施计划”,“如果他们继续依赖五点共识,东盟将永远无法对解决缅甸冲突危机进行任何有意义的干预。”

东盟的分裂

巴卡索表示,东盟成员国之间在如何对待缅甸政变领导人方面存在明显的分歧,这也破坏了该组织解决问题和恢复和平的努力。

她还指出,泰国政府继续派遣主要官员会见缅甸军方领导人并巩固他们的合法性。泰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敦·巴穆威奈在上个月前往内比都,并在那里会见了敏昂莱。

“这表明东盟不再秉持共同的立场。”

巴卡索还指出,“尽管泰国的理由是,让缅甸军政府参加会议有助于了解这场冲突的发展,但它也应该与缅甸民族团结政府接触,因为五点共识也规定要与冲突各方进行接触。”

柬埔寨也一直支持与缅甸军方领导人接触。该国首相洪森于2022年1月访问了缅甸,这是自军事政变后第一位访问该国的外国领导人。

其他成员国——例如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则倾向于采取更为强硬的方式,但是人权组织认为,它们需要走得更远。

在致东盟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中,亚洲论坛强调了它所认为的、和平解决这场危机所必需的关键步骤,并呼吁地区大国通过切断双边关系来停止“使军政府合法化”,并采取“切实行动以制止军政府的暴力行为及罪行”。”

该组织还呼吁东盟“在所有利益攸关方之间组织”包容性的对话,其中包括缅甸民族团结政府、反对军政府的少数民族代表以及民间社会组织。

然而,阻碍进一步行动的是东盟的不干涉原则,而该原则载于《东盟宪章》。

这条原则意味着国家不得直接参与另一个国家的内政,也不得采取维和行动等直接行动,谈判以及达成和平计划将成为主要的可行选择。

然而,人权组织“Fortify Rights”的高级倡导专家帕特里克·冯萨通(Patrick Phongsathorn)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此类谈判必须与军方以外的利益相关者开展。

他还强调,“现在是东盟认识到缅甸军政府并不是其寻求和平的真正对象的时候了。”

“东盟现在也应该支持真正希望缅甸和平的民主力量”,他还指出,“他们可以通过邀请缅甸民族团结政府在东盟的谈判桌上占据一个代表席位,来开始实现这一点。”

“敲响警钟”

与亚洲论坛的观点一样,冯萨通也认为,如果和平解决方案要想获得成功,就必须有一系列重要的利益相关者参与。

除了控制缅甸不同省份的军方和民族团结政府之外,克伦民族联盟和克钦独立军等民族武装组织,也拥有很大的地区影响力。

这些武装团体早在政变之前就一直在与缅甸军方作战——例如克伦民族联盟自二战结束以来便一直在与军方作战。

冯萨通还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民间社会团体和年轻人也必须参与任何对话。

他还强调,“寻求解决危机的团体和政府必须让广泛的利益相关者参与进来,包括民族团结政府、民族抵抗组织,最重要的是,年轻人和边缘化的个人都与缅甸的未来存在最大程度的利害关系。”

他还指出,“地区大国以及国际盟友现在应当采取行动,在外交上孤立缅甸军政府,耗尽它的资源,并追究其罪行的责任”,“缅甸军队必须远离公共生活,只有这样,这个国家才能回归政变之前的民主进程和发展道路。”

东盟秘书处并没有回复半岛电视台记者要求其置评的电子邮件。

自签署五点共识以来,缅甸进一步陷入暴力。该国军方被控在上个月对实皆地区某村庄发动的一次空袭中杀害了数十位平民 (美联社)

专家们表示,针对援助车队的袭击应当为对该地区集团敲响警钟,而维多多称这场袭击为“交火”。

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区副主任菲尔·罗伯逊在一份声明中指出,“针对外交官车队的袭击应该为东盟敲响的警钟,即在政治两极分化的暴力冲突中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并不是取得进展的良方。”

缅甸官方媒体将这场袭击归咎于“恐怖分子”,并发布了该车队受损车辆的照片。

缅甸民族团结政府否认了有关这场袭击是其人民国防军所为的指控。

缅甸军方使用“恐怖分子”一词来指称所有的对手。

罗伯逊表示,现在是东盟采用“真正的压力策略”来迫使缅甸军政府参与谈判的时候了,包括实施制裁、切断其武器供应以及向缅甸民族团结政府公开讲话等措施。

他指出,“这些行动将使缅甸军政府领导人敏昂莱意识到,忽视东盟可能会招致越来越严重的后果。”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