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人民能否成功利用更公正宪法取代前政权宪法?

经过长期的民众变革运动后,智利人民去年以压倒性多数投票反对新宪法(路透)

预计智利人民下个月将选举一个新的制宪委员会,其任务是在经过长期努力后为该国起草另一部新宪法,其特点始于2019年要求社会正义的民众起义。

起义最突出的要求之一是废除1980年宪法,该宪法由前智利军事统治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1915-2006年)制定,在抗议压力下,制宪委员会被选出,其任务是起草新宪法,并于2022年9月提交给人民投票,但以62%反对比例被否决。

在遭到拒绝后,新任左翼总统加夫列尔·博里奇于去年 12 月同意议会在称为“智利协议”的机制内起草一部新宪法。

该协议规定组建一个由 24 名专家组成的小组来起草宪法,其中一半专家由参议院选出,另一半由众议院选出,该小组自三月初开始工作。

此外,协议规定5月7日由人民直接选举50名成员,其任务是在宪法草案制定完成后对其进行表决,此外,第三组成员由参议院选出的14名法律专家组成,以确定新宪法的合法性,新宪法的最终形式定于11月提交全民公投。

加夫列尔·博里奇与议会就起草新宪法的新机制达成共识,该机制被称为“智利协议”(路透)

为什么智利人民在过去几年没有成功改变皮诺切特制定的宪法?

宪法委员会成员玛丽亚·里维拉 (Maria Rivera)曾参与制定2022年遭到普遍反对的宪法,她表示,宪法并未改变,因为领导向民主过渡的政治力量——所谓的执政联盟——接受了军队强加的条件,即:保留1980年宪法,将国有企业私有化,使独裁统治期间发生的所有挫折永久化。

里维拉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基督教民主党、社会党和后来的共产党之间达成的共识,即保留皮诺切特的遗产据为己有,他们对1980年宪法进行了表面修改,同时保留了智利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质。

智利大学阿拉伯研究中心政治哲学教授罗德里戈·卡尔米表示,未能修改宪法是“由于皮诺切特遗产的政治神学结构”。

卡尔米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皮诺切特在他的肉体中死去,但接替他的寡头政治(掌握权力的少数派)以各种形式被纳入宪法以征服智利人民。”

另一方面,圣地亚哥大学宪法学研究员路易斯·阿塞维多·埃斯皮诺拉表示,“从政治学角度来看,人们通常认为,独裁政权以和平方式垮台后,应商定逐步向民主过渡,”他并补充说,就智利而言,激进的宪法变革将导致民主崩溃,并为旧政权本身的恢复铺平道路。

路易斯·阿塞维多·埃斯皮诺拉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补充说,“1980年起草的皮诺切特宪法不适合像智利这样民主回归后的国家,因为人们看到,旧宪法的经济模式是影响社会、经济和文化权利的主要问题。”

皮诺切特宪法与新宪法有何区别?

罗德里戈·卡尔米解释说,考虑到新宪法与其他宪法没有太大区别,皮诺切特宪法最突出的特点是致力于专制政治统治和自由经济。

卡尔米补充说,“这将是一个消除寡头利益并促进人民潜在利益的框架,然而,权力原则和对新自由主义的服从形式将继续存在,只是在社会方面存在一些差异。”

另一方面,玛丽亚·里维拉表示,“有必要改变整个宪法和皮诺切特留下的经济模式,结束公司和十个最富有智利家庭对整个国家的统治,并结束铜的国有化,以便将这一巨大财富产生的资源用于为劳动人民服务。”

玛丽亚·里维拉呼吁有必要对当今存在的制度进行深刻变革,允许建立一个有利于工人阶级的更民主的国家,并有可能在不受经济力量影响的情况下,对责任职位进行永久变更和修改。

宪法专家路易斯·阿塞维多·埃斯皮诺拉表示,“与去年被否决的宪法草案存在重要差异,反映出智利宪法取得了重大进展,从现在开始很难判断制定新宪法的既定机制,因为将在五月进行成员的选举,政治力量与该机制的联系和纪律程度将受到监督。”

尽管如此,埃斯皮诺拉补充说,“在上次公投发生的事情之后,很可能会推进一项新的、更温和的宪法草案,但程度很小,这不算是挫折。”

玛丽亚·里维拉:通过新机制进行变革的努力不会带来解决方案,但会保留以前制度的特征(社交网站)

对拟议新宪法起草机制的评价如何?

罗德里戈·卡尔米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民主的弱机制,“因为将由在2019年人民革命之前就深有疑虑的政党和专家起草新宪法,因此,他们不会有完全的合法性,这在智利历史上是常有的事,在无法推翻仍然存在并获得批准的各种帝国主义机制的国家。”

路易斯·阿塞维多·埃斯皮诺拉也批评该机制,称“例如,在没有大学参与的情况下任命专家,尽管接受公民参与宪法制定观察员的选举,但我认为,在任命和专家对人民想要的政治制度的看法中,公民的利益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

另一方面,玛丽亚·里维拉认为,被称为“智利协议”的机制不会导致任何解决方案,前政权的特征将被保留,“如果发生任何变化,那将是表面上的装饰方式”,但最坏的情况可能仍然存在,例如对马普切人(土著人民)的压迫,以及该国铜矿和锂矿财富的私有化。

为什么智利人投票反对2022年宪法?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罗德里戈·卡尔米表示,但他认为,宪法被否决是因为它没有真正解决智利人的社会问题。

专家路易斯·阿塞维多·埃斯皮诺拉表示,去年年底投票反对宪法是有原因的,其中最重要的是:这部宪法是如何起草的,赋予它的权力,以及来自党派、独立人士和受欢迎政党的干预激起了政治右翼的防御性反应,导致了投票的弱点,所有这一切都伴随着对变化的“强烈的虚假信息和恐吓活动”。

(半岛电视台)

如果下一部宪法也被否决怎么办?

玛丽亚·里维拉表示,无论否决或批准,智利都将掌握在本国和外国资产阶级手中,人们不再信任新的变革机制,而且很难改变任何与大多数人有关的事情。

里维拉认为,解决人民问题的唯一途径是“社会组织和斗争”,她并表示,“人们必须回到街头要求他们的所有权利,但这一次他们将需要特别计划和建立民众和工人政党,以结束剥削和压迫制度,还有,在没有领导情况下重返街头不会有解决办法,情况只会陷入僵局。”

罗德里戈·卡尔米也证实了这一点,他表示,“宪法改革不会解决智利的问题,因为新宪法的起草和通过选择政治阶层来实施宪法的机制实际上才是真正的问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