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之后加速了结束孤立阿萨德的努力

2 月 20 日,阿曼苏丹海赛姆·本·塔里克在阿曼首都马斯喀特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握手(路透)

2 月 6 日土耳其和叙利亚遭遇地震袭击,造成 5万多人死亡,这要求阿拉伯国家解决有关与大马士革政府相处方式以及向叙利亚反对派控制西北部地区提供紧急人道主义需求等有争议的问题。

迄今为止,这场灾难并未导致任何阿拉伯政府改变其对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的基本立场,自 2011 年以来,巴沙尔·阿萨德政府基本上与阿拉伯世界其他地区隔绝,当时,一场反对阿萨德统治的大规模非武装起义升级为全面战争。

同年,阿拉伯联盟中止了叙利亚的成员国资格,其许多成员国从大马士革撤回了他们的特使,美国和欧盟停止与阿萨德接触,对其政府实施制裁,以回应镇压反政府抗议活动期间对平民的暴力镇压。

但在地震之后,阿拉伯国家为加速叙利亚重新融入该地区外交体系而做出的努力——主要由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推动——获得了动力。 阿拉伯各国议会联盟代表团本周抵达大马士革,与阿萨德和叙利亚议员会面,其中包括来自埃及、伊拉克、约旦、黎巴嫩、利比亚、阿曼和阿联酋的代表,突显了这一现实。

丹佛大学约瑟夫科贝尔国际研究学院中东研究中心主任纳德·哈希米告诉半岛电视台说,“由于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各国政府有机会与阿萨德政权建立关系,从而迫使就重建关系和恢复阿萨德政权展开政治对话。”

2 月 26 日,阿萨德在大马士革欢迎来自阿拉伯各国议会联盟的代表团(路透)

许多阿拉伯国家,例如阿尔及利亚、巴林、埃及、阿曼、突尼斯和阿联酋,在结束叙利亚的地区孤立方面都拥有各自的地缘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从在冲突后的叙利亚获得更大的影响力以挑战阿萨德支持者伊朗的作用,到积极参与重建进程以获得经济回报。

专家表示,许多阿拉伯政府——科威特、卡塔尔和至少目前沙特阿拉伯是例外——将地震视为加深与阿萨德接触的理由,这些国家认为,美国对叙利亚的政策产生了消极后果,国际社会应搁置政治,取消制裁,帮助急需人道主义援助的叙利亚地震灾民。

查塔姆研究所中东和北非项目副研究员尼尔·奎利亚姆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这场灾难“使地区领导人无法在不通过大马士革情况下影响当地事件的情况下得到明显缓解。”

奎利亚姆表示,“因此,关系很可能会向前发展,但大多数地区领导人只会将其视为援助地震受害者以及阻止芬乃他林流入海湾的必需之举,”他指的是一种药物,最初于 1960 年代在德国开发,但如今主要在叙利亚制造。

灾难发生两周后,阿萨德访问了阿曼——自 12 年前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这是阿萨德访问过的第二个海湾合作委员会 (海合会) 成员国。

根据哈希米的说法,阿萨德在马斯喀特受到欢迎,这表明“海湾合作委员会最高层有兴趣为他平反”,他认为,如果没有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批准,叙利亚总统不可能前往阿曼。

阿曼是阿萨德地震后访问的第一个外国国家,这并不奇怪。在整个叙利亚冲突期间,阿曼苏丹国是海湾合作委员会六国中唯一与大马士革保持外交关系的国家,马斯喀特支持叙利亚重返阿拉伯联盟。

专家评估认为,阿萨德马斯喀特之行——建立在阿萨德2022 年 3 月访问阿联酋的基础上——最重要的方面是它向中东及其他地区的政府发出的信息。

伦敦国王学院国防研究系副教授安德烈亚斯·克里格表示,这次访问“主要具有象征意义”,因为它向“阿拉伯世界和世界其他地区表明,阿拉伯联盟正准备接受叙利亚重返该联盟。”

奎利亚姆表示,“这次访问的视觉效果——乘坐叙利亚航空公司飞机,不再秘密旅行——旨在强调巴沙尔·阿萨德访问阿曼的重要性,”他并补充说,“这是为了说服世界各国领导人,他的恢复之路正在进行中,他们应该重新考虑对他(阿萨德)的反对。”

在叙利亚冲突的前几个关头,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将支持反对政府变革的反叛组织视为对抗伊朗影响的一种方式,伊朗在叙利亚战争初期部署部队支持阿萨德。事实上,虽然他的父亲哈菲兹·阿萨德统治了叙利亚 30 年,平衡了他与海湾阿拉伯君主制国家和伊朗的关系,但继任者阿萨德在 2000 年代使大马士革更接近利雅得的地区敌人德黑兰,而叙利亚与沙特阿拉伯的关系则更加紧张。

分析人士表示,但现在,随着阿萨德在很大程度上度过了叙利亚危机,一些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似乎认为,与大马士革政府接触并将其带回阿拉伯圈子,是削弱德黑兰在黎凡特手中的最现实途径,然而,对大马士革的任何支持都会附带条件。

哈希米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认为阿萨德“足够脆弱和虚弱,可以被引诱离开伊朗,但这个提议是否具有任何可能性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他并补充说,“这是关于阿拉伯内部与阿萨德政权的关系以及这场灾难可能出现空缺的悬而未决的问题。”

尽管缺乏俄罗斯和伊朗对阿萨德的影响力,但阿联酋有能力说服他向国际社会做出善意姿态,允许跨境援助进入叛军控制的叙利亚西北部,这表明阿联酋在大马士革拥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力。在与阿萨德政府建立和解多年之后,阿联酋正试图在冲突后的叙利亚发挥高度积极的作用,而地震似乎促进了阿联酋在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的影响力的进一步增长。

安德烈亚斯·克里格表示,“对于阿布扎比来说,叙利亚是一种网络建设资产,”他并补充说,“它试图利用与大马士革的关系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以提升自己作为地区中等强国的地位。”

前美国高级外交官赛义德(Ferial Saeed)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存在有关与阿萨德的关系能否影响与伊朗和阿拉伯世界的关系,以满足双方的关系,以及德黑兰对大马士革施压等一系列问题。”

“这个故事有很多重要的作品,但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空间。今年情况可能会变得非常有趣。”

尽管如此,地震可能不会导致卡塔尔和科威特重新接受阿萨德。

克里格认为,卡塔尔将在阿拉伯联盟中使用其否决权来防止叙利亚返回该联盟,但他认为,沙特阿拉伯——自叙利亚危机初期以来,一直支持西方孤立阿萨德的努力——变得更加灵活。”

克里格表示,“对于他们(沙特阿拉伯)而言,让叙利亚人重返阿拉伯世界怀抱与伊朗有关,这可能是利用这一场合扭转他们如何参与决定的一种方式。”

事实上,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本·法汉·沙特上个月坚持认为,当涉及叙利亚“现状不可行”时,世界必须“在某个时候”与大马士革解决有关难民和人道主义援助等问题。在实践中,利雅得对待阿萨德的方法态度还有待观察。

赛义德表示,“如果沙特阿拉伯要恢复外交关系,那将是重要的事态发展。”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