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运动:世俗与科学时代不断发展的灵性理念

新纪元运动混合了各种灵性的思想、信仰和仪式 (盖帝图像)

内在灵性这一理念在西方国家越来越受欢迎。在基督教衰落和世俗主义扩张之际,这类文化力求填补唯物主义中的空缺,同时,它似乎也是政治和经济上最适合的信仰之一。

“新纪元运动”正是绝大多数新灵性倾向的更广泛的保护伞,它也是古代一种与巫术混合并被称为“萨满教”的原始宗教的教义的延伸。同样,它还源于许多的古代哲学,例如印度教、佛教、道教和新柏拉图主义,以及犹太卡巴拉教、基督教诺斯替教以及伊斯兰教的哲学神秘主义。

西方在其整个历史上都离不开神秘的实践。自史前开始,然后经过接连不断的各类宗教文明,直到中世纪基督教会的统治,再到文艺复兴时期以及世俗主义在此后的传播。在公元19世纪,这些做法从幕后进入了思想界,而一些思想家也将神秘主义思想作为其智慧的源泉。

在此期间,出现了一些主要的内向型宗教运动,其中第一个是“超验主义”运动,它在北美地区由拉尔夫·爱默生发起,并以印度教经典的早期翻译为基础,其中包含了泛神论等神学思想,鼓励通过直觉和神秘主义来认知世界。

至于第二项运动,则是菲尼亚斯·昆比创立的“新思想”。昆比相信具有治愈和幸福能力的生命能量的存在,并且试图将其与唯心主义的理性哲学相结合。与此同时,还有一些灵修运动也在哲学家之间蔓延,他们试图对圣经提出新的神秘主义的解释,并通过冥想等方式召唤灵魂或者获得“灵魂出窍”等等体验。

至于第四项运动——也是最深刻和最全面的运动,则是由俄罗斯贵族海伦娜·布拉瓦茨基夫人(1891年去世)创立的“神智学会”,她为之著述了魔鬼“路西法”的“神性”,并且以面向普通大众的方式重新表述了几个世纪以来积累的灵性神话,她认为,这类哲学是所有宗教的起源,也是全人类为了实现启蒙和到达历史终点而应该寻求的替代方案。

随着这些思想的传播并渗透至现代西方文化的深处,在20世纪70年代,社会学家便引用“神智学会”的信条而将之称为“新纪元运动”。

巫术仪式与对撒旦的膜拜曾在中世纪的欧洲秘密进行 (社交网站)

寻求平和与救赎

二战后,玄学思想大行其道——破坏性思想、怀疑论、失败主义精神则在年轻人之中不断蔓延,而摒弃物质文明、回归自然、寻求内心平和的呼声也不断高涨。

在20世纪60年代,“嬉皮士”现象达到顶峰——成群结队的年轻人去往乡下体验原始生活,但他们的生活方式以色情、吸毒和冥想仪式为基础,而这段时期为“新纪元运动”的思想传播提供了肥沃的环境。

在这样的氛围中,“宝瓶座时代”即将到来的想法传播开来——这是一个众人期盼的时代,人类将在这个时代看到富足和幸福,经历精神上的启蒙,并将按照宇宙法则来生活,摆脱过去一切宗教与信仰的束缚,并拒绝一切导致分裂、冲突和战争的原因。

与此同时,有很多人声称看到了不明飞行物(UFO),或者与非人类生物进行了直接的交流,尤其是在通过冥想或者服用致幻药物而进入“后意识”状态的情况下——这些现象被解释为,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发生两颗原子弹爆炸的事件后,更高级的外星生命开始与人类交流,以加速他们向“宝瓶座时代”的过渡,并拯救他们免于毁灭。

根据这样的信念,地球每进入一个新的进化周期,就会出现更多的灾难,例如地震、洪水、疫情和战争,而此时,追随“新纪元运动”的精英们便将热衷于心理和精神上的修炼,以达到一定的境界,从而得以在毁灭阶段受到保护、拯救并进入这个繁荣的时代。

这项运动的追随者不仅限于外星人信仰者,还包括其他等待“大事件”摧毁古老文明并进入新时代的群体,此外还有相信新时代事实上已经存在的乌托邦社会,而对它的发现需要独特的个人体验,就像1962年在苏格兰成立的芬德霍恩生态村那样,直到现在,这里仍然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追随者,以体验与这些想法相符的生活方式。

在上述团体中还要加入瑜伽、冥想和能量治疗的实践者,他们中的许多人可能并不相信“宝瓶座时代”和等待救赎等想法,但是他们又在他们的信仰和生活方式中加入了一些信念、仪式和实践,无论是因为他们相信这些做法有用,还是为了填补他们在生活当中的精神空虚。

联合国在几年前决定将每年的6月21日作为“国际瑜伽日” (欧洲通讯社)

无宗教的灵性

2018年底,皮尤研究中心发表了一篇题为“新纪元信仰在有无宗教的美国人之间普遍存在”的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尽管绝大多数美国成年人认为自己是基督徒,但是许多人仍然持有“新纪元”信仰,而无论其宗教属性。

根据这项研究,近61%的美国基督徒至少相信新纪元运动中的一个主要信仰,包括轮回、占星术、灵媒,以及存在于物质(例如山和树)之中的生命能量,而后一种想法最为常见。

在这项研究中值得注意的是,有22%的美国无神论者也至少相信其中的一种信念,但其中最奇怪的结果是,有56%的无宗教人士(包括不可知论者)承认他们至少信仰一种灵性信念,此外,其中还有40%的人接受在物质中存在生命能量的想法,而在基督徒中,这一比例为37%。

总体说来,有62%的美国成年人持有一种或者多种新纪元运动的信仰,其中42%的人相信存在生命力量的信念。

我们从这些统计数据中得出结论认为,这类思想成功地渗透了大多数美国基督徒的信仰,尽管二者之间存在着强烈的矛盾。此外,它还成功地为一半以上的无宗教人士提供了一种替代基督教的精神选择。事实上,它成功地说服了超过五分之一的无神论者相信唯物主义无法解释一切。

英国一个灵修团体的追随者于每年夏初聚集在史前巨石阵的纪念碑前举行他们的仪式 (路透社)

重塑信念

尽管大多数灵修式的思想在历史上都与反宗教运动相关,尤其是在巫术和秘密团体中,但主要的宗教也经历了这些思想以多种形式进行的渗透。

如果我们将搜索限制在现​​代的西方国家内,我们可以通过17世纪瑞典牧师伊曼纽尔·斯威登堡的尝试为例——他试图通过神秘的幻觉来解释《圣经》,并声称自己已经凭借神秘主义冥想而获得了特殊的体验,并航行至一个新的领域,以使用新的概念来重塑基督教的信仰。这些尝试鼓励其他的哲学家从宗教内部走出来,与那些没有宗教背景的世俗思想家一起进入这种神秘的世界,而不与其教会发生冲突。

与此同时,比较宗教学者正在翻译来自印度教和佛教的文本,并将西方社会介绍给这些新的文化,尤其是在殖民主义下进行直接接触。例如,一些人引入了“因果报应”的概念,并将其与基督教的教义融合,以便于理解和接受。

另一方面,部分灵性的思想也从几个方面被纳入了世俗体系,例如达尔文的进化论——它否定了创​​造论,而且通过介绍一些有关创造起源和进化的理论,而变得与“现代科学”更加兼容。

至于现代心理学,则是通往美国和欧洲神秘学的大门,尤其是在弗洛伊德和荣格的手中——他们提出了从灵性的角度解释灵魂的新概念,但是世界却接受了它们作为一些世俗化的科学理论。

资本主义中的灵性

可能存在一种先念认为,贸易和金钱的世界是远离灵性的,因为前者与贪婪、物质主义和消费主义相关,而后者则在这个世界举起禁欲主义的旗帜,并企望在来世的成功,但是深入研究这些思想的历史,则会揭示更多方面的内容。

在20世纪初,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出版了他的著作《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从而将对后世的追求与世俗的成功联系起来,以解释新教伦理如何促成了新资本主义的诞生。

同样,现在的资本主义制度也在灵性的思想中找到了巨大的消费市场,并通过它呈现一种追求成功的新文化,例如人类发展和激励计划,以从中获得了巨额利润,包括制造与这些文化相对应的节目、电影、音乐和生活方式产品。

此外,资本主义还成功地将基督教和其他宗教纳入了市场体系,就像通过教堂和其他礼拜场所出售其产品和服务一样,它也成功地营销了新纪元运动,并将其许多追随者转变为现代精神世界的消费者,以至于西方主要城市中心的大街小巷都充满了这种文化的爱好者,在这些地方的咖啡馆、餐馆和市场中,出现了嬉皮士等普遍特征,此外,这种性质还出现在针对这一细分市场的主要公司提供的服务和产品中。

史蒂夫·乔布斯年轻时受到佛教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一直持续到他生命的最后 (盖帝图像)

传播的扩散

在20世纪末,人们认为现代的灵性思想不过是遭受战争及其后果创伤的年轻一代所形成的一种转瞬即逝的时尚,认为那些走向乡村和森林或者参加音乐、毒品聚会的年轻嬉皮士无法吸引后代人的加入,因此他们会很快返回办公室和工厂,以回归资本主义制度,确保其生计与生活。

虽然嬉皮士的现象已经褪去,但是新纪元运动却开始重塑其基础,并且以一种比以往更强烈的方式回归社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不再需要从现实中退缩到乌托邦的世界,我们在大学、办公室、公司内都能找到既拥有职业成功,又持有“等待宝瓶座时代”的想法的人员,或者至少是坚持一些新纪元信念的做法的人。

苹果公司的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正是一个颇具争议的著名案例。他在年轻时曾受到佛教的影响,并在其成功的职业和科学生涯中一直忠于佛教的某些思想,当他拥有这家世界上最昂贵的公司时,他患上了癌症,尽管他的疾病可以治愈,但他却没有接受化疗,而是诉诸这种古老的东方宗教哲学,最终在56岁时去世。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我们就会发现,新纪元运动的思想正越来越多地通过奇幻和神话之门渗透到许多的电影中,此外,它们还渗透到与人类发展、动机和解决心理与社会问题相关的电视节目、书籍和培训计划中,并通过保护环境和传播和平的文化来影响政界以及主要的国际组织。

这些想法除了得到富有影响力的力量的支持以外,还得到了大量的媒体宣传,但是,它们成功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似乎在于它们能够适应对立层面,并将其重塑与结合。

在充满撒旦崇拜的神秘仪式的层面,与探究量子物理和进化论奥秘的世俗层面之间;在相信暴力的无政府主义群体,与梦想众生平等并享有和平的乌托邦世界的其他群体之间,新纪元运动总能找到一些相信它的某些信念并且有助于传播这些信念的人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