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美国忽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而中国却予以重视?

美国很少关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尽管它们在地理上很接近并且对美国人的生活存在影响 (路透)

美国历届政府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上花费了近 3 万亿美元,并在短短几个月内花费了约 550 亿美元支持乌克兰,另一方面,2022 年分配给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所有国家的预算不超过 22 亿美元,尽管它们在地理位置上距离最近,对美国人的日常生活影响最大。

尽管有6300万美国人(占总人口的19%)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裔,但这一点并没有体现在华盛顿处理对美国利益非常重要的该地区事务政策上。

美国对这一地区的忽视在美国媒体的报道、国会各委员会的讨论或著名研究中心的研究中都是显而易见的,这是以对远东和中东以及欧洲大陆问题的浓厚兴趣为代价的。

农业工人每晚返回他们在美国边境墨西哥一侧的家中 (半岛电视台)

历史鸿沟与“蔑视”

谈论华盛顿与美洲之间的差距根本不是最近才出现的现象,2006年,美洲对话组织主席彼得·哈基姆(Peter Hakim)在外交事务上撰文,警告华盛顿“失去美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他认为,华盛顿与这个重要地区的关系并没有偏离仅在阻止移民和控制毒品走私方面的利益。

由此看来,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奥夫拉多尔针对美国总统乔·拜登关于华盛顿无视美洲的尖锐言论,不过是对近期似乎难以改变的现实的反映。

周一,奥夫拉多尔在墨西哥城举行的双边峰会开始时喊话美国总统拜登,要求美国结束对拉丁美洲的“蔑视”,他补充说,“现在是结束这种对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遗忘、抛弃和蔑视的时候了。”

华盛顿在“美洲”的利益

多年前,包括多位参议员、学者和智库分析师在内的 23 位高级人士,确定了美国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的 5 项重要利益,具体如下:

  • 防止、阻止和减少对美国本土核武器、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袭击的风险。
  • 确保华盛顿盟友的稳定及其与美国的积极合作。
  • 防止在美国边境出现敌对大国或失败国家。
  • 确保主要全球系统(贸易和金融市场、能源供应和环境)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 与可能与中国和俄罗斯成为战略对手的国家,建立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富有成果的关系。

许多美洲国家的人民和政府将华盛顿的利益,视为美国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采用的“门罗主义”的更新,根据该主义,任何国家企图控制或压制西半球国家的任何行为,将被视为对美国的敌对行动。

拜登(左)在墨西哥城北美领导人峰会期间面临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右)的尖锐质疑 (路透)

忽视将持续多久?

美洲国家提出批评称,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华盛顿忽视了他们,而华盛顿则认为,美国的国际义务范围不允许它忽视世界问题而偏爱美洲问题。

在与拜登的会谈中,这位墨西哥总统放弃了外交手段,对华盛顿进行了严厉批评,他表示,“自约翰·肯尼迪总统在 1960 年代初提出争取进步联盟以来,美国并没有为支持拉丁美洲的发展做太多事情,” 他并补充说,“现在是我们决定摆脱对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这种漠视和蔑视的时候了。”

拜登做出强硬回应,称他的国家“提供的外援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不仅是对半个地球,对全世界也是如此,”他并补充说,“不幸的是,我们的作用不仅限于西半球,也包括欧洲中部、亚洲、中东和非洲。”

美国在美墨边境修筑铁墙阻止非正规移民流动 (半岛电视台)

对中国的担忧

华盛顿对中国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日益增长的存在感到担忧,一些国会议员认为,自苏联解体以来,中国是美国在该地区利益的最严重挑战。

根据美国关系论坛主席丽贝卡·贝尔·查韦斯的说法,这些国会议员列举了中国承诺给拉丁美洲带来的巨额财政资源、它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军事关系,以及它在那里的明确政治抱负,都是对美国在西半球政策长期支柱——门罗主义的潜在威胁。

查韦斯表示,中国非常重视拉丁美洲,而且重视程度在不断增加,而该地区已成为中国原材料和食品的重要来源地,在过去六年里,中国从拉丁美洲的进口增长了 6 倍多。

中国进入美洲已成为华盛顿关注西半球事务的最重要议题,这一点在拜登政府去年10月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中得到了明确体现。

华盛顿美洲智库副总裁埃里克·法恩斯沃思认为,许多拉美专家将中国视为“新帝国主义强国”,并认为美国是“旧帝国主义”。

北京寻求通过在美洲地区的强大影响力来支持其全球抱负,同时,与委内瑞拉和古巴等华盛顿抵制的国家的密切关系,使中国能够扩大其经济影响力,此外,还可以通过先进技术和人工智能,推广基于内部安全规定和国家对社会控制的治理模式。

法恩斯沃思表示,“随着中国寻求与该地区的更多贸易并谈论建立桥梁,美国继续在其南部边境修建隔离墙,并严格限制与美洲国家之间的贸易自由和货物和资金流动的灵活性。”

战略建议

尽管拜登政府努力更新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相处战略,但没有人能预计将很快弥合裂痕。

去年 6 月在洛杉矶举行的美洲国家首脑会议,并没有消除对美国政策的不信任。

从这里出发,美国和平研究所多位专家的一项研究提出了三维战略,要求华盛顿改变看待西半球的方式,即:

  • 华盛顿必须意识到该地区的国家之间存在差异

华盛顿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 30 个国家相处,却没有意识到每个国家的差异化,而是将这些国家视为移民威胁、跨境犯罪、机构薄弱、腐败和中国日益增长影响力的来源。

美国和平研究所呼吁华盛顿不厌其烦地了解该地区国家之间的深刻差异,这将有助于为与该地区相处开辟更好的视野。

  • 该地区正在寻求对话,而不是指导

2019 年,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发表的“门罗主义依然存在”的声明,主导了美国精英阶层,这深刻反映了华盛顿精英阶层对其领导该地区权利的信念,而众所周知,这种观点已经过时。

在当今世界,华盛顿不应试图设定半球优先事项,特别是因为该地区人民认为,最近关于地区移民和美国援助的举措主要是为了解决华盛顿对其边界和商业利益的担忧。

  • 是时候超越意识形态差异了

根据美国和平研究所的研究,美洲所有国家都反对华盛顿对古巴和委内瑞拉的态度,华盛顿必须考虑并尊重不同的立场,而不是将其作为惩罚一个国家或减少与该国家关系的理由。

自 1950 年代以来,华盛顿就对古巴实施了制裁,当时,在 2014 年社会党成功夺取政权后,委内瑞拉就受到了美国制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