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冻的未来:失去俄罗斯天然气的欧洲将遭遇怎样的命运?

随着俄罗斯对欧洲天然气供应的减少——其中一些国家的供应甚至完全被中断,欧洲大陆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寒冷冬天做准备,同时还在与时间赛跑,以期从合作伙伴那里找到替代能源。在这样的背景下,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政策部高级研究员、欧洲能源项目主任苏西·丹尼森在美国杂志《外交事务》上发表的一篇分析文章中,讨论了欧洲在放弃使用俄罗斯能源的情况下将会面临的未来,此外,她还提出了一种代替方法,可以使欧盟国家更快地向清洁能源过渡,从而增强了对欧洲政治项目的信心。

随着欧洲夏季临近尾声,几乎所有欧盟国家都面临着某种形式的能源领域灾难。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之后,欧盟、美国及其他国家一起对俄罗斯的天然气行业实施了禁运和制裁,尽管许多欧盟国家严重依赖俄罗斯的进口能源。这些措施加上飞涨的能源价格,导致许多欧洲人的生活成本急剧上升。一些欧洲国家政府已经通过限制在公共设施中使用空调以及要求商店在夜间关灯等方式,以试图指导国内的能源消耗量。但是从此刻开始,这场灾难只会变得更加糟糕——各国政府都在争先恐后地为这个异常严酷的冬天做准备。

如今,整个欧盟的政策制定者都专注于调动供应以满足国家的能源需求。欧盟国家已经缔结了多项双边协议,以确保从阿尔及利亚、加拿大和卡塔尔等替代能源供应国那里获得能源。各国政府目前正在讨论如何建造将天然气输送至南欧和中欧各国的管道。欧洲官员都在认真考虑如何让他们的国家更加有效地使用能源。欧盟理事会在今年7月批准了一项节能计划,要求各成员国在今年冬季之前将天然气消耗量降低15%。包括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在内的一些国家政府,也已经界定了一些可以减少能源消耗的行业,与此同时,德国等其他欧盟成员国则抵制此类措施。

尽管如此,这些措施却无法全面解决欧洲所面临的这场危机,因为欧洲各国政府只是在处理这场危机的症状,而忽视了这场危机的根源。只有通过协调外交政策,而不是通过国家层面的个别、脱节的反应,欧洲才能实现能源安全。如果缺乏这样的联合行动,欧洲国家将会发现自己仍在维护自身价值观和满足公民基本需求之间不断挣扎,而这是一场将会损害欧洲项目本身的危险冲突。因此,欧洲各国政府必须迅速采取行动,以避免在这个即将到来的冬天内出现最为严重的后果。

敲响警钟

“北溪”天然气管道 (欧洲通讯社)

近几个月来,欧洲一直在努力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然而,即便是其最大胆的能源多样化努力,也无法克服其对俄罗斯过度的历史性依赖。 今年7月,德国官员敦促加拿大规避德国本身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以便修复“北溪1号”天然气管道,从而让俄罗斯天然气继续流向德国。而就在几天之前,俄罗斯轰炸了乌克兰一座城市内的一个商业中心,而当时里面有超过1千人存在。欧洲所谓的让俄罗斯对其在乌克兰的行动负责的承诺,似乎已经在其能源需求面前宣告失败。

今年夏天,意大利出现了另一个警告信号——包括“五星运动”、右翼政党“北方联盟”在内的多个政党,推翻了总理马里奥·德拉吉的政府,背景是该政府试图将意大利经济与俄罗斯能源分隔开来。反对党在当时辩称,这种代价是不必要的,并认为该国继续充当俄罗斯天然气的忠实客户,要划算得多。作为欧盟最重要的国家之一,意大利打破了欧洲对普京的战争保持强硬立场的共识,从而让其他欧洲国家感到震惊,而且这种趋势可能会因意大利兄弟党党首梅洛尼的崛起而进一步得到加强——后者在几天前的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后即将上台。

如果罗马能够在这个问题上偏离欧洲的集体努力,那么其他国家的政府也可能会效仿,因为几乎所有欧盟国家内都出现了民族主义的声音。在今年8月的第一周,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的领导人玛丽娜·勒庞呼吁结束针对俄罗斯的制裁,并称这些制裁“毫无用处”。而这种呼吁也证实了上述观点。在这些经济和政治的压力之下,欧洲有可能失去其在对俄罗斯与乌克兰战争的反应中的团结立场,而克里姆林宫本身也可能已经感觉到了欧洲的这种分裂。

普京在过去几个月内明显收紧了他的措辞,并将全球食品和燃料价格飙升归咎于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大国。莫斯科不太可能停止其边缘政策,而是将会继续考验欧洲抵御俄罗斯违反国际法和人道主义法的能力。普京的顽固给欧洲人带来了巨大的风险,如果当前关于频繁停电的预测完全属实,并将成为企业必须面对的现实,那么欧洲的工业竞争力将会受到更加严重的影响。与此同时,替代失去的俄罗斯天然气的预期反应,是使用其他来源的化石燃料,而不是迅速扩大可再生能源范围,而这就意味着对欧洲气候目标的威胁。因此,欧盟的绿色转型计划最近似乎陷入了困境,而欧盟各国政府关注的是短期内的能源需求。因此,欧洲声称它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领先世界的说法,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值得怀疑。

欧洲与能源领域主权

然而,欧洲仍然可以在这场混乱中找到前进的道路,并在未来开始保护自身的能源安全,进而从总体上保护国家安全。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并非没有意识到普京通过无视国际法规则而造成的混乱,因此,欧盟国家现在必须为一个充满混乱世界做好准备——当其他国家开始效仿莫斯科的时候。欧洲国家需要调动他们的资源来使自身能够跟上这些事件的步伐,这些国家必须意识到,只有通过相互之间的协调和集体行动,才能实现这种主权,而如果它们继续以碎片化和个人主义的方式处理这场危机,那么它们就将陷入一场风暴。

政策制定者需要就在整个欧洲范围内确保可持续能源的需求提供更强有力的说明。此外,欧洲领导人还必须意识到,只有这些国家共同开展行动,欧盟才能继续生存,而各个执政联盟需要承担向其人民传递这一信息的政治成本的能力——鉴于欧盟的受欢迎程度在不断下降。例如,德国联合政府中的各个党派在不同程度上都将削减能源消耗视为当务之急,但具体程度取决于各党派的议程,而这就是一种不可接受的不一致。鉴于德国的规模和影响力,其政府在向消费者和企业施加压力以勒紧裤带度日时犹豫不决的做法,产生的影响将远远超出柏林本身,并且会对欧洲联合起来节约能源的努力产生毁灭性的影响。

这也意味着欧洲需要在冬季进行集体能源规划——欧盟需要战略性地考虑欧洲国家可以在潜在赤字发生之前调动哪些资源来共同应对这个冬季,以避免走到成员国之间相互寻求援助的地步,因为这类要求可能会很容易地被政治化,从而导致在欧盟国家之间播下更多分裂的种子。欧盟现在正处于“不惜一切代价”以实现其崇高目标的考验时刻,而这些目标此前曾在2012年的欧元危机期间和2020年夏季新冠疫情期间实现。欧盟领导人必须考虑重复一些他们在新冠疫情期间做出的决定,包括从市场上大规模借款,以快速增加最可靠的清洁能源的来源,以更满足欧洲在今年冬天及今后的能源需求。

或许目前对于欧盟来说,最紧迫的是它需要一项外交政策战略,以建立一个广泛的国家间关系网络,以支持欧洲能源安全的可持续未来。例如,欧盟应当增加对联合创新项目的投资,并加强在能源效率方面的合作,支持东欧和非洲国家的清洁能源倡议,以增加可靠的绿色能源来源。此外,欧盟还应当支持其伙伴国家加速关键行业内的绿色转型,并阻止那些违反严格绿色标准的公司获得资金或进入欧洲的供应链。出于这个原因,欧洲绿色制造政策应该向外看,以帮助其邻近国家的公司成为更广泛的欧洲环境系统的一部分。如果不实施这种以可持续能源为基础的外交,那么欧洲就有可能重新陷入能源领域内危险的附庸处境,就像它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爆发之前所处的情况那样。

欧洲能够克服这场危机,甚至能够以比以往拥有更多的主权的形象来走出这场危机。但是它在未来几周内做出的选择,将决定它是否真的能保证其独立性,或者欧洲政治项目是否会成为普京战争的另一个牺牲品。


本文译自《外交事务》,并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