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将军转向强硬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生存”

为了试图在2021年2月政变的持续抵抗中巩固权力,缅甸政变领导人、高级将领敏昂莱解雇了高级军政人士 (路透)

由于未能成功打击缅甸各地发生的抵抗行动,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正采取孤注一掷的措施来保住权力,解雇了一些高级部长和军官,并清除其商业上的一些亲信。

海军司令部和空军司令部总司令是被解雇的官员之一。目前,仍有包括与边境沿线的民族武装团体在内的武装继续抵抗他的统治。同时,还要面对那些在缅甸核心区域的叛乱人口以及应对经济危机。在这种情况下,敏昂莱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2021年2月1日政变发生之后的一年内,缅甸经济暴跌近20%。在这之后,世界银行预测,2022年其经济将增长3%,并警告称“存在重大风险”。

驻仰光的一位西方外交官在半岛电视台的采访中表示:“当其开始解散自己的团队以及之前建立起来的商业亲信时,这确实表明该领导人的地位非常脆弱,所处的领导层也相当不安全”。他还称。“目前他的重中之重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生存下去。而由于其进行的灾难性经济干预,缅甸及其人民似乎要为此付出代价。”

7月25日,缅甸当局处决了四名民主活动人士,此举引发了全世界的愤怒。

前荷兰驻缅甸大使莱蒂蒂亚·范登阿苏姆表示,处决的行为表明了一件事情,即除非按照军政府自己的条件,否则其拒绝就缅甸的未来进行任何对话。

“该政权此前尝试发动的政变早就失败了。尽管如此,它还是错误地认为,处决四名政治犯将有助于其掌权。而相反的是,此举反而增强了普罗大众发起抵抗运动的决心。”

貌貌觉(Maung Maung Kyaw)将军(中)于1月被免去空军总司令职务。分析人士称,他的离职可能是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试图巩固其权力的一部分计划 (AFP)

政策分析师马修·阿诺德(Matthew Arnold)认为,敏昂莱此举发出了他准备诉诸更多暴力的信号。

他称,“敏昂莱不顾政权结构、协议以及宪法,他只是在巩固其在忠诚者之中的权力。在敏昂莱的脑中,只要确保了他作为总司令的地位,那么整个政权结构并不需要有任何连贯性。”

“敏昂莱处决活动人士,既是为了威慑公众,也是为了向其人民,尤其是更大范围内的安全机构中的强硬派表露他诉诸的决心和想法。”

集权

军方所引发的极端暴力事件、其政策的失败以及混乱不仅让抗议者,也让旁观者以及更保守的商人们感到震惊和沮丧。专家们还指出,除了还存在反政变的强烈抵抗之外,与此前军事统治时期相比,目前缅甸当局内部的结构破坏了合理决策的可能性。同时,还将过多的权力集中在少数将军身上。

缅甸的国家实体治理有三:国家管理委员会(SAC)、该政权的最高统治机构(国防军总司令部)、高级军事官员和内阁。据分析人士称,虽然不同实体之间存在一些重叠部分,但敏昂莱在其中越来越占主导地位。

自政变发生以来,国防军总司令和政变领导人敏昂莱任命了新的军官,只有四名国家管理委员会成员仍然在原本的19人委员会中担任军事职务。

分析师Htet Myet Min Tun在1月份的分析中指出:“目前在缅甸国防军中担任高级职务的年轻军官中没有一个是国家管理委员会的成员”,其中缅甸国防军是缅甸军队的名称。

自政变以来,海军总司令丁昂山上将、空军总司令貌貌觉上将、总检察长昂林德中将和参谋处陆军特别战役指挥官妙吞乌上将等人被剥夺了军事职务。

军方进行了残酷镇压,导致近2200人丧生,数千人被捕。尽管如此,但军方仍面临对其统治的持续抵抗。在该政权于7月份处决四名政治犯后,一些人走上仰光街头 (路透)

缅甸的赫泰特(Htet)写道,尽管解雇声明中提到的原因是退休或任务结束,但“实情可能更复杂”。他还表示,“这些举动可以看作是敏昂莱试图进一步巩固其权力基础的计划。”

更复杂的是,只有6名国家管理委员会成员同时也是内阁成员,而其中还包括敏昂莱和梭温(Soe Win)。而他们俩是仅有的在所有三个实体中都有职位的人。赫泰特认为,国家管理委员会“逐渐变成了一个空壳,权力越来越向敏昂莱集中。”

新加坡智库东南亚问题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研究员孟图扎(Moe Thuzar)称,“任命联盟部长以取代被罢免的全国民主联盟任命的部长,此事实际上早于国家管理委员会的成立。因此,这表明从一开始,军方似乎就打算将国家管理委员会与内阁分开。”

她还称,2021年8月组建的“看守政府”似乎也表明国家管理委员会打算将其“管理者”角色与内阁的“执行者”角色区分开来。这个“看守政府”的首脑、国家管理委员会主席和国防军总司令都由敏昂莱一个人担任。相应地,梭温是副总理、委员会副主席以及副总司令。

5月份,敏昂莱政权还解雇了电力和能源部长昂丹乌(Aung Than Oo),取而代之的是前军官当罕(Thaung Han)。该部门也被分为两部分,即一个负责电力,另一个负责能源。军方表示,这一决定将会改善该部门实施情况。

缅甸能源部前顾问纪尧姆·德朗格(Guillaume de Langre)称这次改组是“军政府最近‘掩体计划’的一部分”。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称,“实际上,他们是用军人取代了‘部长’。这也反映出军政府对官僚机构并没有什么信心。自缅甸公民抵抗运动以来,这种情况更加严重。因此,敏昂莱的忠实拥护者取代了登盛(2011年至2016年担任总统的前陆军参谋长)的技术官僚。”

他还表示,缅甸爆发能源危机的主要原因是由这些将军们自己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危机所带来的后果。

德朗格警告称,“更换部长对以下事实几乎没有影响,比如现在成为主要争夺目标的电力线路和发电厂,正在被杀的收账员和维修人员。此外,该部门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损失。他们主要的外国合作伙伴已经离开,而该部门只能努力满足今年上半年60%的需求。”

缅甸
处于恐惧之中 (半岛电视台)

昂丹乌只是最新一位被开除的高级官员。

此前被解雇的包括仰光地区首席部长拉索(Hla Soe)和经济部长昂丹乌(此人与被解雇的电力和能源部长同名但无关)。他们因腐败罪名而受到指控。此外,仰光市长博泰(Bo Htay)也被拘留和审问。这一系列事件增加了人们对前军事时代的老将领与现任执政将军之间的产生争执的猜测。

前仰光经济部长是因向退休的国防军总参谋长拉泰温上将的家人出让土地的罪名而被拘留。据仰光一位人脉颇多的商人称,缅甸经济公司(MEC)主席钮锯(Nyo Saw)中将的集团与退休后成为亲军事党派议员的前将军莱泰温(Hla Htay Win)的亲信之间存在竞争,他的被捕是双方竞争的结果。

针对商业大亨

解雇举措同时伴随着对商业巨头的镇压。

在今年早些时候,伊甸园集团(Eden Group)的奇金(Chit Khine)以及泽格巴公司(Zaykabar)的钦瑞(Khin Shwe)及其儿子瑟迪哈(Zay Thiha)被捕并被拘留。奇金因腐败罪被指控,同时还指控他在煤矿业务上存在逃税行为。

一位与缅甸一些大亨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由于害怕遭到报复而拒绝透露姓名,他表示,“他们(指那些将军们)对他们所认为是朋友的人反对他们而感到不高兴。如果这些朋友怀疑他们支持反对派是对是错,那么当有腐败案件发生时,他们将利用这个机会拉下他们,特别是如果这些腐败案件也可能牵连到全国民主联盟的人的时候。”

消息人士还表示,这位宝石和房地产大亨“奇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就是被可靠的裙带奈温通(Nay Win Tun)与另一个与他具有多年裙带关系的人拖下水。”

缅甸政治研究员金·乔利夫(Kim Jolliffe)表示,敏昂莱可能会先发制人地针对那些可能成为威胁的人,同时把任何一个有轻微违法行为的人作为警示。他称,“从第一天起,敏昂莱将军的一整个策略就是,显示出他愿意比其他任何人做得更绝,比如进行威胁和胁迫。这就是‘恐惧统治’。”

从历史上看,缅甸的军事统治者一直以来都因清除本阵营中的任何潜在对手或反对派而声名狼藉。

缅甸有着悠久的军事统治历史,但分析人士表示,丹瑞等前军事领导人在政治上比敏昂莱更精明 (路透)

军事铁腕丹瑞从1992年到2011年统治了缅甸近20年的时间。他在2004年清洗了军事情报局局长、总理钦纽以及几名情报官员。丹瑞是在2004年的“宫廷政变”后上台执政的。1992年,他罢免了其前任苏貌(Saw Maung)将军,而后者也是在1988年9月推翻奈温(Ne Win)将军后接任的。

仰光坦帕迪帕研究所所长钦佐温(Khin Zaw Win)表示,而这一次与此前政变的主要区别在于政治头脑。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称:“所有的缅族(缅甸的多数族裔)将军都具有一种投机取巧的心态。但相对来说,早期的政治队伍要更了解政治格局。”

敏昂莱毕业于曼德勒国防服务学院,这是一所成立于60多年前的军官培训学校。

钦佐温还表示,“目前的问题不仅源自于军队,还有国防服务学院的原因。敏昂莱是该学院培养出来的第一任参谋长,因此这个学院的毕业生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但实际上,这种‘孤傲’培养出来了一种与缅甸人民脱节的世界观。”

“2021年的政变及其血腥后果正是由上述的这种差异和分歧所导致的直接后果。”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