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就此展开讨论 美国犹太人抱怨对他们的敌意不断升级

华盛顿“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会议照片,这是代表美国政治中最强大的犹太游说团体组织 (路透)

尽管美国犹太人在政治、经济和媒体生活中担任过许多高级职务,犹太人组织比例远远超过其占美国总人口的百分比,但据报道,在过去两年中,美国犹太人遭受“仇恨事件”的风险显着增加。

许多专家认为,一方面,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共和党右翼中的影响力上升和延续,另一方面,民主党内进步思潮的兴起,以及社交媒体的开放,都是助长反犹言论传播的因素。

犹太组织反诽谤联盟表示,其监测到去年有2727 起针对犹太人的仇恨事件,比前一年增加了 34%。

美国总统拜登呼吁“不要与反犹太主义勾结” (法国媒体)

美国全国辩论

几天前,乔·拜登总统用果断的语言发布推文说,“我只是想澄清几件事:大屠杀确实发生了,希特勒是个邪恶的人物,我们的政治领导人必须大声疾呼并拒绝隐藏在任何地方的反犹太主义,而不是让反犹太主义传播,”他并补充说,“沉默意味着共谋。”

拜登发表上述言论之前,白宫周三主持了一次会议,目的是就针对犹太人的敌意升级展开全国辩论,道格·埃姆霍夫——他是美国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的丈夫——主持了讨论,其中包括美国犹太组织领导人和美国几个最大教会的领导人。

埃姆霍夫表示,“我们不能保持沉默,没有中间立场,每个人都应该反对这次演讲,”他指的是对犹太人的敌意。

另一方面,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犹太联合会负责人拉比诺亚·法卡斯表示,“针对犹太人的仇恨言论已经正常化,或许现在可以接受私下谈论一直以来都在谈论的事情。”

几天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犹太人J 街组织年会上发表讲话时表示,“我们正在与全世界都在抬头的反犹太主义作斗争,包括这里的美国.. 当反犹太主义发生时,我们不只是谴责它,当犹太人社区成为这些仇恨行为的受害者时,我们也与他们站在一起,我们致力于在政府和民间社会之间建立广泛的联盟,以团结起来战胜这一祸害。”

许多国会议员呼吁制定一项反对仇恨犹太人的国家战略,尤其是在他们认为仇恨表现不断升级以及“重复反犹太人阴谋论”情况下。

近年来,犹太复国主义游说团体、以色列外交部门及其在美国和国外的支持者大规模使用“反犹太主义”一词,这与它在 19 世纪末开始时的背景相去甚远,即“对犹太人的仇恨。”

以色列使用这一名称来抵消其在国际舆论中日益增长的负面形象,而且,这给采取政治立场反对或批评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占领做法的活动家和机构打上了烙印。

一些人认为特朗普对犹太人的敌意升级负有责任,尽管他偏袒以色列 (路透)

唐纳德·特朗普的作用

尽管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为以色列的利益提供了服务,特别是他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统一首都”,并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移至圣城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认为圣城是他们的首都,特朗普祝福并支持一些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并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实施制裁和限制,许多美国犹太人认为,针对美国犹太人仇恨事件增加应归咎于特朗普,而且,他的女儿伊万卡皈依了犹太教,他成为了 3 个犹太孙辈的祖父,但这并不足以为他“开脱罪行”。

华盛顿特区犹太人联合会的首席执行官吉尔·布鲁斯也使用“反犹太主义”一词来描述对犹太人的仇恨,他表示,“这一术语在美国历史上有着深厚的渊源,但自 2017 年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举行的“团结右翼”(Unite The Righ)集会以来,这种语言变得不那么隐晦,更加直白。”

但让布鲁斯感到震惊的是,“公众人物越来越愿意使用反犹太主义的比喻,但是直接的反犹太语言。”

在夏洛茨维尔集会期间,与会者高呼“犹太人无法取代我们的位置”, 特朗普当时对谴责抗议者犹豫不决,称他们中有很多好人。

几天前,特朗普在他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度假胜地与尼克·富恩特斯和歌手耶(坎耶·韦斯特)共进晚餐,他们都对大屠杀持怀疑态度,并对希特勒及其立场表示赞赏和钦佩。

另一方面,特朗普在上个月举行的中期选举中支持了许多被指控为反犹太人的候选人,例如,特朗普大力支持的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州长候选人道格·马斯特里亚诺,攻击他的民主党对手、犹太人乔什·夏皮罗将他的孩子送到一所宗教学校。

反诽谤联盟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格林布拉特表示,“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已经到了国家危机的地步,我们有名人重复反犹太主义的比喻,我们有一位前总统与偏执狂共进晚餐,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 我们有运动员使否认大屠杀正常化。”

媒体敌意

美国的一些人认为,反犹太人的声音找到了新的听众,“反犹太人阴谋”的指控在世界各地和社交媒体上愈演愈烈。

在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控制了推特平台后,有关对犹太人敌意升级的讨论越来越多,在被禁止访问该网站近十年后,新纳粹阴谋论者和新纳粹主义网站Daily Stormer 创始人安德鲁·安格林(Andrew Anglin)已在推特上恢复原状。

反诽谤联盟表示,“平台上的反犹太内容有所增加,敌对帖子的适度减少,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发展……”。

在以色列警察保护下,极端主义犹太人冲进了阿克萨清真寺的庭院 (路透)

忽视以色列政策对巴勒斯坦人的影响

著名作家沃尔特·拉塞尔·米德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达了对日益高涨的仇视犹太人浪潮的担忧,米德表示,“新的反犹太复国主义已经在许多美国进步人士中根深蒂固。”

米德批评了他所看到的“进步犹太人自己的反犹太主义”,他表示,他们在人权领域的活动“增加了美国犹太人面临的风险”。

米德认为,“在美国,近三分之二的报告宗教仇恨犯罪是针对占人口 2.4% 的群体,即犹太人。”

米德指出,在1948年以色列建国(巴勒斯坦人大灾难)之前,美国对犹太人的仇恨一直存在,而且美国民粹主义的反犹言论也由来已久。

一些美国政客将华盛顿对以色列的大力支持与一大批美国人的排斥联系起来,将历届以色列政府对巴勒斯坦人的立场和政策联系起来。

例如,著名共和党政治家、前总统候选人帕特·布坎南曾认为,美国与以色列的特殊关系是犹太人控制媒体和政治的结果,他并认为,他们“将美国拖入与我们无关的敌意和外国冲突中”。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