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蒂略下台后 新总统在秘鲁国会宣誓就任

2022年12月7日,秘鲁国会在首都利马投票通过了对总统卡斯蒂略的弹劾动议并解除其总统职务,随后,原副总统迪纳·博鲁阿特在国会全体会议上宣誓就任新总统 (路透社)

迪纳·博鲁阿特在秘鲁国会全体会议上宣誓就任新总统,就在几个小时前,原总统——左翼领导人卡斯蒂略——在其短暂而困顿的总统任期中遭遇了秘鲁国会的第三次弹劾投票。

当地时间12月7日下午,由反对派领导的秘鲁国会以压倒性多数的投票结果通过了解除卡斯蒂略总统职务的决定,而就在当天早些时候,卡斯蒂略宣布了“暂时”解散国会并成立紧急政府的计划。

卡斯蒂略曾表示,此举旨在“重建秘鲁的法治和民主”,但反对派领导人及其他人却普遍谴责此举是一场未遂“政变”,甚至副总统迪纳·博鲁阿特也谴责了这项决定。

秘鲁国会在弹劾投票后要求博鲁阿特接任总统职位,而她也已于7日下午正式宣誓就职,成为了第一位领导这个南美国家的女性。博鲁阿特宣誓就任总统直至2026年。

博鲁阿特呼吁政治休战以克服当前的危机,并表示将组建一个包括所有政治派别在内的新内阁。她在宣誓就职总统后表示,“这是一场未遂政变,但在机构和街头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她补充称,“我要求得到空间和时间来拯救这个国家。”

秘鲁前总统卡斯蒂略宣布解散国会 (半岛电视台)

第三次弹劾

在利马市中心,防暴警察封锁了通往总统和国会的道路,背景是数千名抗议者带着或兴奋或愤怒的情绪出现在该市街头,而他们之中有人支持卡斯蒂略下台,有些则持反对立场。

在全副武装的警察的包围下,数百名卡斯蒂略的支持者高呼口号,全力支持这位前总统解散国会的企图。

来自利马的56岁家庭主妇米拉格罗斯·里维拉表示,“我来这里是因为我厌倦了这个腐败的国会,它阻止了卡斯蒂略的所有倡议。我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卑微妇女。我连电和自来水都没有。一年半了,这个国会没有为人民做任何事情。”

而就在街对面,一群兴高采烈的反卡斯蒂略抗议者,则在喧闹的游行乐队伴奏下跳舞。

30岁的罗莎娜·帕洛米诺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卡斯蒂略非常腐败。他把钱财偷给了他的家人,而我们却在受苦。我出来在这儿卖巧克力来养活我的3个孩子,并照顾我生病的父亲。”

宵禁将于当地时间7日晚上10时生效。

秘鲁经历了多年的政治动荡,多名领导人被指控腐败,并且经常遭到弹劾,而总统任期也因此缩短。

最新的这场国会斗争始于今年10月,当时,检察官办公室对卡斯蒂略提起了宪法诉讼,指控他涉嫌领导“犯罪组织”以从国家合同中获利并且阻碍调查。

国会在上周传唤了卡斯蒂略,要求他对“道德无能”的指控做出回应。

这位左翼的前教师和工会领袖称这些指控是来自一些团体的“诽谤”,而这些团体试图“利用并夺回被人民通过选举拿走的权力”。

自2021年7月艰难地赢得选举胜利并上台以来,卡斯蒂略已经成功度过了两次弹劾。

在7日发表的电视声明中,卡斯蒂略宣布成立一个“例外政府”,以允许他使用紧急权力来举行新一届的国会选举。

秘鲁宪法法院院长谴责此举为“未遂政变”,右翼反对派成员则呼吁武装部队“恢复宪法秩序”。该国外交部长塞萨尔·兰达也在抗议中辞职,并指责卡斯蒂略“违宪”。

美国方面也回应了这一批评——美国驻秘鲁大使丽莎·肯纳敦促卡斯蒂略“撤销关闭国会的企图,并允许秘鲁的民主机构根据宪法运作”。

她在推特上写道,“我们鼓励秘鲁公众在这段不确定的时期内保持冷静。”

人们聚集在秘鲁首都利马的国会外面,警察在现场执勤。此前,卡斯蒂略宣布他将解散议会 (路透社)

“任意的自行政变”

秘鲁总统解散国会的权力是存在争议的,而且很少被行使。

在2019年,时任秘鲁总统的马丁·比斯卡拉宣布解散国会,导致自身被停职。他随后遭到弹劾。

在1992年,因侵犯人权而入狱的极端人士阿尔韦托·藤森同样利用其总统权力解散了立法机关,并暂停了国家宪法的实施。

卡斯蒂略来自秘鲁西北部的圣路易斯德普纳农村小镇,自其担任该国总统以来,他就面临着腐败和行为不当的指控。在他担任秘鲁总统近一年半的时间内,他共组阁5次并任命了近80位部长,他也因此面临着不称职的指责。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拉美政治分析师威尔·弗里曼7日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在卡斯蒂略短暂的总统任期内,缺乏规划是一个“一直存在的”问题。

弗里曼在一封电子邮件中指出,“几乎所有事情都是临时出现的,从他应对新冠疫情的拙劣表现,到他与国会反对派的口水战,因此,几乎从第一天起,驱逐卡斯蒂略就成为了我们的使命。”

弗里曼补充称,卡斯蒂略的总统任期同样也以一项临时的举措作为结束,“他任意的自行政变企图,在总统府之外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支持。”

“这最终看起来像是一种鲁莽的尝试,其目的是避免被国会赶下台,或者避免受到腐败指控,但它最终只是加速了这些结果的出现。”

范德堡大学政治学副教授、拉丁美洲公共舆论项目副主任诺姆·卢普强调,秘鲁人“已经受够了政治现状”。

卢普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在公众的认知中,秘鲁几乎是一个政客普遍腐败的地区”,他还补充称,卡斯蒂略的离开“无法平息”普遍存在的不满情绪。

“现在的问题是,谁将成为公众深刻不信任和不满的下一个目标。”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