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问题的“安全化”阴影是否会重现?专家解析联合国重启决议的情况及其对德黑兰的影响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右)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第77届联合国大会期间会见伊朗总统易卜拉欣·莱希 (法国媒体)

2018年,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且对德黑兰重新实施了制裁,缩减了其对该协议的承诺。自那以来,美国上届政府致力于启动针对伊朗的“触发机制”,但最终无济于事。

而后,随着民主党重返白宫,拜登总统政府决定重回伊核协议。但德黑兰提出了解除对其所有制裁的条件,美国方面表示拒绝,从而导致伊核谈判陷入了僵局。这为联合国机构讨论伊朗问题铺平了道路。

在联合国平台上反复探讨伊朗问题并发布针对德黑兰的决议,这引发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即这些决议的影响以及伊斯兰共和国“安全化”阴影重现的可能性。这意味着在国际讨论时要确保伊朗问题的安全,以及可能会将它们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并恢复对德黑兰的安全制裁。

半岛电视台将这些问题和其他问题抛给了前外交官和伊朗研究人员,他们都一直同意该国根据联合国决议正在经历的阶段的严重性。因此,他们鼓励本国政府挽救核协议,以此作为缓和与西方国家之间紧张关系的引子。

在上个月的一次安理会会议上,乌克兰指责伊朗向俄罗斯提供无人机以用于其对基辅的战争 (法国媒体)

最近在联合国平台上讨论的最重要的伊朗问题为何?并就此发布了哪些决定?

维也纳核谈判的延期以及旨在挽救核协议的调解的失败,导致伊朗与西方的关系再度陷入紧张。然而,伊朗外交部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安承认,其国家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战争前几个月向俄罗斯派遣了“少量”无人机。此事不仅加剧了事态发展,还使得过去几个月伊朗问题在联合国平台上反复多次被摆到桌面上。

11月17日,(由35个国家组成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批准了一项决议,即命令伊朗“紧急配合国际原子能机构对在三个未申报地点发现的铀痕迹进行的调查”。

这是关于国际原子能机构调查提出的第二个针对伊朗的此类决定。而由于德黑兰要求结束调查以作为恢复核协议执行的条件之一,这已经成为恢复核协议谈判的一个障碍。

继9月中旬在伊朗爆发了抗议年轻女子玛莎·阿米尼在德黑兰以着装不当为由被“道德警察”逮捕后死亡的抗议活动。此事之后,德国和冰岛提交了一份决议草案,要求惩罚德黑兰“对和平示威者使用暴力”。

上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批准成立了一个实况调查团,以调查所谓的“伊朗两个多月来在抗议活动中实施的违法行为”。

另一方面,伊朗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代表卡蒂嘉·卡里米(Khadija Karimi)表示,西方国家批评德黑兰缺乏道德诚意。她认为,这场辩论“非常可耻且令人震惊”。她驳斥了所有的指控,并特别攻击了德国,并称其与其他国家合作,通过对德黑兰实施制裁侵犯了伊朗人的人权。

7月,联合国安理会召开了闭门会议,讨论了伊朗无人机的问题。因为乌克兰人及其西方盟友称俄罗斯正在利用这些无人机在乌克兰发动袭击。

联合国主管政治事务的副秘书长罗斯玛丽·迪卡洛在闭门会议上确认,未经安理会事先批准从伊朗转运无人机将违反第(2231)号决议,该决议支持2015年伊朗核协议。

(半岛电视台)

伊朗当局如何回应最近的联合国决议?

伊朗外交部拒绝接受所有针对伊朗的联合国决议,指责西方国家一方面密谋反对并努力破坏其核计划,另一方面通过将人权问题政治化来干涉其内政。

作为对原子能机构理事会决定的回应,伊朗开始在位于首都德黑兰南部库姆市附近的福尔多核设施将铀浓缩至60%,达到了生产原子弹所需的水平。该机构表示,它已决定使用“先进的IR-6型离心机来生产丰度60%的浓缩铀”。它还威胁称,“如果其核计划被提交安理会,那么其将作出果断的回应”。

在同一背景下,伊朗外交部谴责“少数西方国家将反伊朗决议强加给人权理事会”,并强调不会与最近决议中所任命的实况调查委员会合作。

外交部发言人纳赛尔·卡纳尼证实,伊朗“已经在其国家责任框架内成立了一个由专家、律师以及官方和非官方代表组成的国家委员会,并正在对该问题进行全面调查。”

伊朗的举措和西方的警告 (半岛电视台)

为何德黑兰决定在福尔多核设施将铀浓缩至60%?

伊朗外交官、前驻乌兹别克斯坦、阿塞拜疆和泰国大使穆赫辛·帕克·艾因(Mohsen Pak Ain)表示:“伊朗的决定是对国际原子能机构的顽固态度的回应,该机构接受了伊朗核问题的政治化”。他认为,伊朗的回应属于“以承诺换承诺”政策的一部分。

帕克·艾因向半岛电视台解释称,他的国家认为与国际社会互惠互利的原则是可行的,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他还强调,德黑兰多次宣布,如果西方各方履行其在核协议中的义务,它将放弃执行为应对美国退出核协议而采取的措施。

他还表示,关于在未申报地点发现铀痕迹的指控的来源可追溯到2015年之前,而该计划在核协议签署前已关闭。他认为,重新开放就是政治参与技术问题的最佳证明。他称,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的决定是出于华盛顿和欧洲三驾马车的政治动机和压力而做出的。

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的决定是否破坏了挽救核协议的机会?

欧洲斡旋未能弥合伊美双方意见,维也纳核谈判陷入了死胡同。这为核问题重现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会议铺平了道路,并且使已经复杂了几十年的核问题更加复杂化。然而,伊朗观察员仍然看到了挽救该协议的机会。

与此同时,伊朗前驻挪威、斯里兰卡和匈牙利大使阿卜杜勒雷扎·法拉吉·拉德预计,在国际走廊上正在酝酿一项针对他的国家的所谓的“危险计划”。在分析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第二项决议的基调时,他表示,如果德黑兰不配合该机构的调查,那么它将把问题提交安理会。这实际上是一种含蓄的威胁。

这位前伊朗外交官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认为,在核调解失败后,核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但是,他还是看到了挽救2015年达成的协议的一线希望,理由是所有签署方都没有发布讣告。

法拉吉敦促德黑兰,一方面加强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合作,另一方面与美国进行直接谈判,以为重启核协议、解除对伊朗经济的制裁和外部压力做准备。此外,他还希望华盛顿欢迎旨在挽救该协议的任何积极举措。

(半岛电视台)

为何德黑兰拒绝联合国关于就最近的抗议活动成立实况调查委员会的决议?

德黑兰大学国际法教授优素福·莫莱伊(Youssef Mollaei)认为,德黑兰拒绝与实况调查委员会合作的原因要归咎于其本来就不承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布的决议。他强调,他的国家未能与联合国决议互动将加快对其施加外部压力的步伐。

莫莱伊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一些欧洲国家和美国对伊朗的个人和实体实施制裁,伊朗也会以牙还牙。他强调,由于伊朗和美国之间的隔阂,这些制裁对伊朗和美国并无实际影响,但美国的制裁可能会阻止其他各方与德黑兰往来。

伊朗观察家认为,与实况调查委员会的任何积极接触都将为西方干涉德黑兰内政敞开大门。与此同时,他们批评他们的当局迟迟没有成立一个类似的委员会,让那些指责镇压最近的抗议活动的国家露出马脚。

国际法教授里达·纳斯里(Reda Nasri)认为,联合国成立实况调查委员会的决定旨在将德黑兰问题交还给安理会。他在推特上的一条推文中表示,“从法律上、政治上和大众上消除这一决定的影响的解决方案在于,组建一个可靠的内部委员会来执行这项任务,这样就不会产生潜在影响。”

贝克德利:伊朗问题的国际化给德黑兰增加了外部压力 (社交网站)

近期联合国关于德黑兰的决议发布后,伊朗问题“安全化”的可能性有多大?

沙希德·贝赫什提大学国际关系教授阿里·贝克德利(Ali Bekedley)解读了国际社会对伊朗问题的讨论。这一讨论的背景是,将德黑兰问题国际化并将其作为一个不自然的国家呈现在世界舆论面前,以此作为增加外部对其施压的前奏。

在对半岛电视台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贝克德利预计,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会在3个月后发布关于伊朗核问题的第三份决议。他强调,这一决议可能预示着2015年签署核协议前一直困扰该国的“安全化”阴影会重新出现。

他认为,讨论这两个问题,即“伊朗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中的无人机及其侵犯人权的指控,其实就是在联合国机构的平台上动员起来反对德黑兰”。他解释称,“安全化”重新出现意味着恢复此前对伊朗实施的所有制裁,并迫使其他国家与德黑兰断绝关系。

贝克德利总结道,重启核协议将化解伊朗与西方日益恶化的危机,解除美国对伊朗的大部分制裁,并为因外部压力而窒息的经济打开出口。他还强调,缓和德黑兰与西方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将对伊朗内部以及该地区稳定产生积极的影响。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