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法语国家阿尔及利亚为何拒绝加入法语国家组织?

阿尔及利亚缺席的第18届突尼斯峰会开幕式上法语国家元首合影 (法国媒体)

突尼斯在本周初举办第18届法语国家组织首脑会议,共有90个国际代表团参会——包括该组织的31位高级领导人,而邻国阿尔及利亚的总统特本却没有参加这场会议,而是更愿意参加卡塔尔的世界杯开幕式,并以此强调阿尔及利亚自该组织于1970年成立以来,便抵制该组织的决定。

自2002年时任阿尔及利亚总统的布特弗利卡在贝鲁特参加这场会议以来,该国在法语国家组织首脑会议中的参与仅以特邀观察员的身份进行。

根据该组织在2022年发布的最新报告,阿尔及利亚被认为是仅次于法国和刚果(金)的世界第三大法语国家,因为该国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讲法语。

在最近举行的突尼斯峰会间隙,法国总统马克龙抱怨法语在马格里布地区的地位,他指出,“我们必须现实一点。法语国家组织正在一些国家内扩大,但也遭遇了一些真正的挫折。”

他还解释称,“如今在马格里布地区使用法语的比例低于20或30年前的情况”,他认为,造成这种现状的,“除了使用英语的便利性之外,还有半政治化的抵抗”。

这种“矛盾的现实”促使法国参议院自2017年2月22日起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广泛使用法语的国家,阿尔及利亚怎么会不是法语国家组织的成员呢?

表面是文化性质而背景却是殖民性质

为了回答法国在这篇报告中提出的问题,阿尔及利亚前文化和传播部长穆希丁·阿米穆尔回应称,法语国家疑似是英联邦理念的复制品,而后者是英国为了维持过去的大英帝国殖民地,而在“共同财富”的诱人经济主题下设计了这一理念。

阿米穆尔在给致半岛电视台的一份声明中指出,法国也做了类似英国的事情,只是把它的主题改成了语言,但其目标是一样的,并且“更为丑陋、更为愚蠢”。

基于此,阿尔及利亚人对法语国家组织的敏感性,不仅仅是一种臆想,正如该组织在其官方网站上所说的那样,“法语国家组织代表着全球最大的语言区域之一,这不仅仅是对一种语言的共享,因为它还基于分享法语所传达的人类价值观”,对此,阿米穆尔认为,这两大元素就是法语国家组织赖以生存的支柱。

阿米穆尔认为,“法语所传达的人类价值观”这项表述,不仅仅是一种修辞,一旦对这项表述进行深入思考,就能发现它与具有阿拉伯和伊斯兰属性的阿尔及利亚之间的矛盾,该组织的目标是将其成员国从政治、经济和思想上与法国联系起来,因此,阿尔及利亚拒绝加入这样一个组织——该组织的表面是文化性质的,但其背景却纯粹是殖民性质的。

他解释称,独立的阿尔及利亚在几年内赋予法语的存在,超过了法国在132年的殖民时期内的数十倍,并使之成为阿拉伯和法国文化之间的桥梁。

但是,据阿米穆尔透露,这种理念却成功地将“法语国家”转变为“对法国的热爱”,然后再转变为“对法国的忠诚”,现在甚至达到了“阿拉伯恐惧症”的地步,而法国人正是这一切的幕后推手。

另一方面,作者巴希尔·弗里克则从历史、文化、政治和思想方面的考虑,解释了阿尔及利亚对法语国家组织的官方立场——“阿尔及利亚人民遭受了定居殖民政权的折磨,而在入侵的头几十年内,法国就竭力阻止阿拉伯语的传播”。

弗里克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证实,阿尔及利亚的想象,以及国内大多数人的舆论,“总是在他们的国家和法国及其文化之间,隔出一道烈士铸就的血路,而政客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无论是出于信念,还是对历史遗产的屈服。”

阿尔及利亚的教育政策已转向采用英语作为第一外语 (半岛电视台)

官方说法与事实不符

另一方面,弗里克认为,“阿尔及利亚的现实毫无疑问地证实了法语国家组织对阿尔及利亚官方行政现实的统治地位,尽管自已故总统胡阿里·布迈丁时代以来,该国一直在努力尝试阿拉伯化。”

《法语国家组织对阿尔及利亚政府的霸权》一书作者,在解读官方话语与现实之间的矛盾状态时表示,殖民主义的法国在面对坚持争取独立的解放革命时,意识到了将其语言保留在该国行政部门内的重要性。

他还解释称,法国利用了该国的形势——该国发现不得不雇用法国人力资源来继续提供公共服务,在1962年3月18日达成的《埃维昂协议》便体现了这一点——该协议强力要求该国使用法语教学,从而“使阿尔及利亚学校为法语国家体系提供了巨大的贡献,甚至可能比殖民主义时代还要多”。

曾在多个大城市担任负责人的弗里克还提到了专业学校的作用,例如国家行政学院——它为所有中央和地方的公共行政、司法和外交提供了在语言和思想上往往都已法国化的框架。

然后再是农业、旅游、工程、公共工程、灌溉、邮政、交通、金融、税务、银行等其他领域内的学校——所有这些学校都以法语授课,而阿拉伯语所占比例很小,这就产生了法语国家组织的语言管理,根据弗里克的说法,有时还会产生思想和意识形态上的管理。

新的战略伙伴关系

关于阿尔及利亚与该国际组织之间关系的前景,鉴于所谓的“法语国家组织”的新理念,是实现和解和共同发展的因素,而不是统治和臣服的关系,来自巴黎的政治社会学专家费萨尔·埃兹达恩证实,阿尔及利亚的不情愿,将是一种政治和意识形态上的决定。

对此,他解释称,其中的原因是阿尔及利亚对从现实角度加入的可行性缺乏信心,并且担心其形象会受到某种程度的扭曲,因为“加入该组织可能会被理解为从文化上依赖和臣服于旧殖民者,尽管它能从文化和教育领域内的项目受益”。

埃兹达恩在对半岛电视台记者发表的讲话中指出,在被两次推迟后,法语国家组织最终在国际关系的关键阶段召开峰会,这一事实表明,各个大国在非洲大陆上的竞争与冲突的规模,“尤其是俄罗斯及其在萨赫勒地区的扩张,与影响力不断减弱的法国之间的冲突,而且法国在非洲年轻一代之中的形象已经崩溃了”。

埃兹达恩指出,至于阿尔及利亚,显然,在大众和精英层面都更倾向于转向采用以英语为主的其他外语,尽管在教授这些语言的政策中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埃兹达恩还认为,阿尔及利亚当前的政治制度还带有其他的优先事项,其中最重要的是重新考虑多年来打造的伙伴关系结构,他还指出,“目前出现了新的战略伙伴关系趋势,而这可能会从中长期的角度消除阿尔及利亚对法国的兴趣。”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