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土耳其紧张局势是否会演变成公开冲突?

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关系仍然紧张,并且双方可能会在选举前发生冲突 (AFP)

希腊官员表示,在2023年6月两国大选前,其与土耳其之间的关系如此紧张,以至于爱琴海或东地中海可能会突发军事事件,从而引发更大规模的冲突。

希腊怀疑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将寻求制造一场国家安全危机,以提高他在执政20年后逐渐衰落的名声。

8月,埃尔多安表示,他可能会下令登陆希腊的岛屿。他称,“我们可以在某个夜晚突然前来。如果你们希腊人走得太远,那么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退休的希腊海军上将亚历山德罗斯·迪亚科普洛斯告诉半岛电视台称,“直到2019年、2020年、2021年,我都支持不存在爆发战争的可能性这一说法。但是现在我不能再这么说了。”

希腊总理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的前国家安全顾问迪亚科普洛斯表示:“土耳其发表的言论正朝着攻击方向发展。”

土耳其驻雅典的高级外交官承认称,紧张局势确实存在。但他也表示正在处理中。

土耳其大使布拉克·奥祖格金告诉半岛电视台称,“作为大使馆,我们与希腊同事进行了合理的对话。不要相信在报纸上读到的东西!”

“我们都在努力避免事故的发生。目前的情况并不像2020年夏天那么糟糕。但是,我们仍需非常警惕。因为事情很快就会变得非常糟糕。”

“平行危机”

派迪昂政治经济大学(Panteion)国际法教授、教育与宗教事务部副部长阿盖洛斯·锡里戈斯(Angelos Syrigos)对此表示赞同。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我们现在处于最高戒备状态(Defcon One)”。这里指的是最严重的防御准备状态。

锡里戈斯表示,“我认为土耳其将试图引发多个平行危机”。据他猜测,先是一场难民危机,随后是一艘石油和天然气勘测船以及一艘钻井船在希腊自认属于自己的海上管辖范围内出现。

自两年前这两个北约盟国几乎要爆发冲突以来,两国关系一直处于紧张之中。此前,土耳其派出一艘勘测船在希腊根据国际法声称其拥有管辖权的海域探测海底石油和天然气。然后整个夏天,希腊和土耳其海军都在爱琴海和东地中海进行相互监视。

土耳其已表示,其不会阻止该地区的勘探活动。并且它致力于通过勘探钻探来跟踪其地震成像调查。

北约演习:土耳其、希腊 (半岛电视台)

迪亚科普洛斯称,“纵观土耳其在2019至2021年实行的战略,他们试图让我们先使用武力。但现在土耳其意识到,这不可能做到。所以,他们正在考虑土耳其先第一个诉诸于武力,然后通过宣称希腊占领爱琴海东部岛屿来证明其合理性。”

土耳其于1996年开始对无人居住的希腊岛屿提出争议。但2021年,它开始公开质疑希腊对其有人居住的东爱琴海岛屿的主权。

6月,埃尔多安要求希腊停止武装非军事地位的爱琴海岛屿,并遵守国际协议。8月,他提出,他可能会下令登陆这些岛屿。

2021年8月,埃尔多安在土耳其屈塔希亚市对群众发表讲话时表示:“你们占领的岛屿无法约束我们。并且我们会在时机成熟时做出必要的行动。”

埃尔多安的下级联盟伙伴、民族主义行动党领袖代夫莱特·巴赫切利(Devlet Bahceli)在一张地图旁边。这张地图显示了希腊所有东爱琴海岛屿,包括多德卡尼斯群岛和克里特岛。他摆出这些都是土耳其领土的姿势。

9月,巴赫切利表示,“这些被(希腊)非法和不公平占领的岛屿是我们的权利。(希腊人)不应该考验我们的耐心。如果他们想再次被赶到海里,就告诉我们。我们会把他们都扔进去,上帝保佑。”

1919至1922年战争

巴赫切利指的是1919至1922年的希腊-土耳其战争。当时,土耳其军队在这场战争中挫败了希腊占领安纳托利亚西部的企图。

1923年签署的《洛桑条约》授予了希腊东爱琴海诸岛,并对那里的军事基础设施进行了限制。

土耳其表示,但希腊的行为已经超出了这些限制。因此它必须割让这些岛屿。

美国和欧盟表示,希腊对这些岛屿拥有主权是不容置疑的事情。

2021年5月,米佐塔基斯在美国国会联席会议上表示,土耳其将使用其要求的升级版F-16战斗机侵犯希腊领空。之后,双边关系急转直下。2022年,希腊已监测到超过7000起违规行为。

米佐塔基斯称,“目前我们的重点是帮助乌克兰击败俄罗斯的侵略。在这个时候,北约最不需要的就是位于北约东南侧翼的另一个不稳定来源。因此,我要求你们在做出有关东地中海的国防采购决定时要充分考虑到这一点”。此声明导致埃尔多安表示他再也不会与米佐塔基斯进行会面。

领海

10月13日,希腊和土耳其国防部长在北约峰会间隙会晤了40分钟。据说双方工作关系良好。

但这些渠道旨在化解紧张局势,而不是解决分裂希腊和土耳其的深刻分歧。

目前存在两个主要问题。首先是领海。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每一个国家有权确定其领海的宽度,直至从按照本公约确定的基线量起不超过12海里(22公里)的界限为止。”

这意味着希腊可以宣称对爱琴海72%的海域都拥有直接主权。

土耳其不争论岛屿对领海的主权,但反对12海里(22公里)的距离。它还威胁希腊称,如果它行使《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的权利,那么土耳其将采取军事行动。

希腊和土耳其目前都声称在爱琴海拥有6海里(11公里)的领海。但距离它们其他海岸则为12海里(22公里)。

海底碳氢化合物

第二个问题则涉及在领海以外开采海底碳氢化合物的主权权利。这些地区被称为专属经济区(EEZ)。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授予希腊在爱琴海和东地中海50万平方公里(19.3万平方英里)的专属经济区。

土耳其并不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署国,因此不同意为岛屿提供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的规定。2019年,土耳其与利比亚签署了一项海上协议,切断了一条横跨利比亚的走廊。

欧盟谴责上述协议为“非法”协议。但10月早些时候,土耳其在走廊内与的黎波里的民族团结政府签署了一项“勘探和钻探”协议。该协议表明,土耳其将向那里派遣测量船。

希腊曾提出,要在海牙国际法院对专属经济区争端问题进行仲裁。但同时也表示,它拒绝在战争威胁下讨论其领海权。

厄祖格尔金(Ozugergin)告诉半岛电视台称,“如果希腊在爱琴海扩大了领海范围,那么我们真的没有多少公海可言了。这样的话上法庭几乎毫无意义。土耳其准备上法庭,但要涉及所有相关问题。”

他表示,“我认为,我们无法通过双边方式说服对方相信我们的立场。所以,我们应该上法庭。”

希腊面临的危险

希腊美国学院国际关系教授康斯坦丁诺斯·菲利斯认为,希腊存在被支持就其主权水域进行谈判的危险。它应该采取行动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菲利斯表示,“希腊需要一项将其领海延伸至12海里的战。并且这必须是一个交错的战略,要使希腊能够实施海洋法,而不仅仅是援引它。”

他提出建议称,先将领海从克里特岛延伸出去,然后再延伸到大陆之外。他表示,“作为外交工具箱中的最后一个领域,希腊要保下东爱琴海。”

2020年8月26日,在与土耳其的最后一次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希腊宣称自己拥有爱奥尼亚海岸外12海里的领海。

当时,外交部长尼科斯·登迪亚斯表示,克里特岛附近的领海将是下一个范围扩大的领海。

另一场危机可能是,希腊正在等待采取这一行动的时机。

菲利斯称,“危机越靠近,对话的开始也就越接近。因为这就是土耳其的行事方式。”

土耳其-希腊:爱琴海争端 (半岛电视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