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核协议:为什么2022年被认为是伊朗的决定性一年?

专家认为 2022 年对伊朗内外而言都是决定性的一年(欧洲通讯社)

伊朗与西方之间的持续紧张局势,双方相互威胁,伊朗核问题谈判陷入僵局,伊朗及其竞争对手分别宣布进行军事演习,鉴于这些事态发展,2021 年翻开了新的一页。

专家和分析人士认为,2022年将是伊朗当代历史上决定性的一年,因为这一年将决定德黑兰与西方大国就伊朗核计划进行18年谈判的结果,而该谈判目前正处于十字路口。

在这份报告中,半岛电视台采访了伊朗的政治学家和经济专家,他们谈到了伊朗在新的一年里面临的两种情况。

伊朗核计划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伊朗与西方的核谈判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伊朗核计划始于1950年代,在美国的帮助下,作为“原子促进和平与发展”计划的一部分,1958年,伊朗成为国际原子能机构成员国,并于1968年签署了《核不扩散条约》(NPT),1974年,伊朗原子能组织成立。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于2003年10月在德黑兰首次与欧洲三驾马车(英、法、德)进行谈判,随后与世界主要大国(所谓的“5+1”国家)进行了多次会谈,其中包括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和德国。

-伊朗与世界大国之间核谈判的大部分进展,发生在 2013 年 8 月哈桑·鲁哈尼政府就职和核谈判团队更迭之后,其中最重要的谈判促成了 2015 年的核协议。

-2018年5月美国退出核协议后,世界大国与伊朗继续就恢复伊核协议进行谈判,最近,各方在维也纳举行了第八轮会谈。

伊朗核计划的好处是什么?

除了发电,核技术还可以用于许多领域,据伊朗前原子能组织负责人阿里·阿克巴尔·萨利希介绍,伊朗核能在工业、卫生和农业领域已取得133项成就。

萨利希指出,核能通过使用核技术提高了伊朗在农业、畜牧业和水产养殖生产领域的能力,使其不受害虫和废物的影响,并在这些部门实现了高生产力。

与此同时,该行业还包括放射性药物等产品,此外,该技术还用于实验室、疫苗生产以及海水淡化。

伊朗核计划的成本和损失是多少?

-由于制裁对其的直接影响、间接影响和长期影响,几乎不可能准确计算制裁对伊朗经济的影响,而且,所有已发表的关于制裁对伊朗经济影响的估计,都是根据来源和计算方法表达不同数字的估计数。

-前伊朗原子能组织负责人阿里·阿克巴尔·萨利希去年4 月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宣布,根据 1991 年至 2019 年的准确计算,大约 75 亿美元用于核能和生产。

– 伊朗前总统哈桑·鲁哈尼也在 2019 年底表示,制裁使他的国家在 2018 年和 2019 年损失了约 2000 亿美元。

-前道路部长阿巴斯·阿洪迪在今年年初表示,规避制裁的代价高昂,他表示,在过去的 16 年里,伊朗经济损失了 3000亿至 4000 亿美元。

-然而,一些经济和政治专家认为,自 1979 年伊朗革命开始至今,美国的制裁已使伊朗损失近10000亿美元。

伊朗达成或未达成维也纳核协议对国内政策环境以及伊朗外交政策领域有何影响?

政治分析家和国际关系专家阿里·巴格达利博士认为,伊朗从革命开始到现在,并没有像最近那样受到巨大的经济压力。

巴格达利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我们现在的经济形势非常困难,因此,伊朗正在时时刻刻收回其在维也纳的决定,这表明它已经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必须以任何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

他补充说,如果伊朗没有达成协议,将面临强烈的内部反应,他并认为,伊朗“已准备好迎接社会起义的出现。此外,伊朗将在国际上受到谴责,它将不得不审视自己的边界内部,而不是关注边界外部。”

核谈判的结果会给伊朗的经济结构带来什么变化?

伊朗商会研究中心根据与大国达成协议与否的两种情景制定了路线图,并以伊朗退出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的黑名单为条件,使伊朗退出经济危机,因为这个问题非常关键,即使完全解除制裁,也可能对伊朗的对外贸易造成毁灭性的限制。

-第一种情况:

这种情景是最乐观状态,以各方达成全面协议为代表,即使没有达成,我们也会看到一个有限的临时协议,只允许出售石油并将其收入转移到该国,伊朗经济在国际舞台上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不会改变。

-第二种情况:

另一种情况是制裁的继续,这意味着流入伊朗的外汇持续减少,政府资源和进口能力减少,这将减少石油出口并扰乱外国金融交易、保险和运输,从而加剧经济问题。

谈判结果对伊朗社会有何作用?伊朗人如何受其影响?

伊朗社会学学会社会学家兼社会问题小组负责人艾哈迈德·布哈莱博士认为,协议是一个广义的术语,伊朗与美国和西方之间不会有真正的协议,因为存在一系列根深蒂固的宗教和意识形态的敌意和矛盾,伊朗不会放弃自己的意识形态,对方也不会愿意退缩。

布哈莱向半岛电视台补充说,“如果伊朗和西方达成协议,那只是一个呼吸和生存的窗口,不会有导致伊朗增长和发展的协议,”他并认为,这将导致民众抗议和移民愿望的延续,对国家未来失去希望,离婚和吸毒将更加普遍,这些都是相互联系的回路。

核谈判结果对地区国家,特别是伊朗存在影响力的国家——例如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也门等——有何影响?

阿里·巴格达利认为,伊朗可能是因为经济问题,正在逐渐失去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而最近的伊拉克选举表明,伊朗支持的团体正在迅速失去实力和影响力,我们在叙利亚也看到同样的情况,并且这个国家为重返阿拉伯世界提供了空间,这就要求叙利亚减少与伊朗的关系。

巴格达利在与半岛电视台的谈话中总结说,我们正在目睹黎巴嫩的不满情绪,伊朗不再能够向也门的胡塞武装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它应该知道,在不结束谈判和控制核问题情况下,不可能与沙特阿拉伯达成谅解。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