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维和部队离开并带走纳扎尔巴耶夫的阴影

CSTO Collective Peacekeeping Forces begin to withdraw troops from Kazakhstan
集安组织的维和部队已开始从哈萨克斯坦撤离(路透社)

集安组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维和部队在哈萨克斯坦的任务已接近尾声,在这场计划在启动后的10天内结束的行动中,上述维和部队已开始从上周四凌晨离开该国。

集安组织秘书长斯坦尼斯拉夫·扎斯表示,在局势得到控制之后,在从很大程度上弄清楚事件全貌,并揭露涉事人员之后,已经没有必要再留下来等待哈萨克斯坦爆发新一轮的动乱。

Security measures tighten in Kazakhstan's capital
哈萨克斯坦首都在抗议期间加强了安全措施(阿纳多卢通讯社)

撤出与影响

一些西方政客和观察家所说的这种“俄罗斯占领”似乎并未持续太久。然而,尽管维和部队的“闪电”军事行动持续时间短暂,但是它仍在哈萨克斯坦的现实中构造了不同的政治事件,并且可能会对哈萨克斯坦国内局势及其与周边地区的关系产生深远的影响。

在这样的背景下,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透露,向哈萨克斯坦派遣集安组织维和部队的决定与计划细节,仅仅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的一个小时内便得以制定,而且这场行动的成功“揭示了打击颜色革命的有效机制”。

此外,他还指出,该部队的迅速抵达“消除了摧毁哈萨克斯坦国家的风险,确保了该国局势的稳定”,他还解释称,“相关国家的共同努力向全世界展示了该组织的有效性,并且挫败了那些从境外接受支持与指示的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的行动热情。”

Summit of the 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 (CIS) heads of state in Saint Petersburg
俄罗斯总统普京(右)与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握手(路透社)

细节与疑云

直到现在,还有很多疑云未能揭开,包括发生的事件细节,以及试图推翻托卡耶夫总统的政权的团伙的命运。

虽然哈萨克斯坦街头仍在拆除印有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名字的横幅,但该国当局似乎并不急于拆除街头被毁坏的雕像残骸。

但是最突出的问题仍然是托卡耶夫能否证实他是一位果断的领导人,能否“消除”所有可能对其维持政权构成威胁的原因,以及他能否成功地将其前任纳扎尔巴耶夫的团队从政治舞台上彻底消失?

政治分析家安德烈·科列斯尼科夫认为,说存在有组织的、同时发生的阴谋,现在非常符合托卡耶夫的利益,尽管他意识到这很难令人相信,因为很明显,这些抗议活动是自发性质的,与世界范围内发生的其他抗议活动非常相似,就像发生在智利的那样——由于运输价格出现类似的上涨,智利陷入了一轮抗议浪潮。

隶属哈萨克斯坦当局的部队在应对抗议运动期间 (欧洲通讯社)

民众因素

科列斯尼科夫继续说道,在此类事件中,许多国家领导人和亲政府的专家们总是会故意忽视“民众”因素,精英们似乎无法相信人民能够自我觉醒,也无法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且可以蔓延至多个地区,并且是通过自发的形式。

哈萨克斯坦当局声称,小偷和破坏者是这场骚乱的幕后黑手,对此,这位专家解释称,任何打算转向极权和专制的当局都会说同样的话,以洗白其随后采取的、完全控制国家的措施。

他还解释称,当全国性的抗议活动开始时,出现小偷和其他可以从现状中受益的人员属于正常情况,因为这是任何革命期间都可能出现的状况。由于托卡耶夫设法“处理”了当前的局势,他成功将自己展现为一个有能力参与政治的人,而不仅仅是另一位事实领导人(纳扎尔巴耶夫)的傀儡。

科列斯尼科夫指出,俄罗斯部队的过度和永久军事存在,可能会对托卡耶夫总统本身以及哈萨克斯坦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因为哈萨克斯坦经济对外国投资——至少从官方层面而言——比俄罗斯经济更加开放,而后者无法成为该市场的唯一参与者。

A man takes a picture near the mayor's office building which was torched during protests in Almaty
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爆发抗议后的现场情况(路透社)

计划与风险

但是军事专家弗拉迪斯拉夫·舒里金似乎对哈萨克斯坦及其现任总统的未来持更加乐观的态度,他认为,很难举出另一个采取如此迅速的军事行动的例子,并且随着集安组织维和部队的第一架军用飞机的抵达,这场行动最终得以“消除处于萌芽中的潜在危险”。

舒里金认为,哈萨克斯坦当局将从今年1月份的事件中汲取教训,并重新考虑其确保安全和建设武装部队的方法。这场危机揭示了该国存在的巨大的安全漏洞,以致于无法在早期发现“外部”及“极端主义”势力干预事态,并以武力更迭政权或实施新型“颜色革命”的企图。

与此同时,这位专家还认为,发生在哈萨克斯坦的事件,在其中一个方面向西方国家传达了一个信息,即集安组织的结构可能会发生深刻的变化——尽管该组织目前仍不被视为军事政治集团,而是一个“军事俱乐部”,但它仍可以转化为能与北约(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实力相较的存在。

舒里金进一步解释称,集安组织的维和部队并没有实战任务,而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步骤,以记录一个简单的事实,即托卡耶夫是集安组织内将会谈论的人,而无论以北约为首的那些外部势力的立场如何。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