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共体宣布对马里实施制裁:有关该西非组织的更多信息

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召开的峰会之一 (阿纳多卢通讯社)

西共体(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领导人决定关闭其国家与马里之间的边界、冻结该国银行余额并禁止银行转账、从巴马科撤出所有外交官员,并取消与该国之间的一切形式的合作及金融援助,仅药品和食品除外。

自西共体成立近半个世纪以来,该组织就任何成员国面临的危机和战争作出了严格的决定,那么,该组织本身又有着什么样的经历呢?

金融危机

近期,西共体与西非经济货币联盟的领导人召开了两场特别峰会,两大集团内的大多数成员国都呼吁拒绝马里军方领导人将统治任期额外延长5年的计划,需要指出的是,马里军方领导人在2020年5月发动政变后上台。

2022年1月9日,西共体领导人在加纳首都阿克拉举行的两场峰会结束时表示,该组织将关闭与马里之间的边界,并对马里实施全面经济制裁,以应对该国在选举问题上“令人无法接受的延迟”,而该国临时当局曾在2020年的军事政变后承诺举行大选。

在加纳首都阿克拉召开紧急峰会后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西共体表示,它认为马里向宪政过渡的拟议时间表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并称该时间表“仅仅意味着任何非法的军事过渡政府都可以将马里人民当作人质”。

该集团表示,它同意立即实施额外制裁。而制裁措施包括关闭该集团成员国与马里之间的陆地和空中边界、暂停非必要的金融交易、冻结马里在西共体成员国商业银行内的国家金融资产,以及从马里首都巴马科召回西共体成员国的大使。

与此同时,西非经济和货币联盟指示其旗下所有金融机构立即暂停马里的成员国资格,这意味着该国将被禁止进入区域金融市场。

发生在2020年8月的第一次政变和发生在2021年5月的第二次政变,使马里陆军领导人戈伊塔成为了马里“过渡”当局的负责人,而西共体则一直在推动文职官员尽快重新掌权。

在周日召开的会议是西非国家领导人自2020年8月以来为讨论马里(以及2021年9月再次发生政变的几内亚)局势而举行的第8次会议,但这并不包括定期例会在内。

组织创建

– 创建西非国家经济合作集团的构想可以追溯至20世纪50年代,即由马里联邦(塞内加尔和马里)与西非四国(布基纳法索、贝宁、尼日尔、科特迪瓦)在1959年成立的关税同盟演绎而来。

– 在上世纪60年代初,该地区的大多数国家都获得了独立,因此,建立地区经济和政治合作框架的想法再度出现。

– 朝这个方向迈出的第一步,是1964年时任利比里亚总统的威廉·杜伯曼呼吁该地区的国家建立合作组织,这项呼吁产生的成果是,利比里亚与科特迪瓦、几内亚、塞拉利昂在次年签署了合作协议,但是该项目最后却以失败告终。

– 1972年,该项目在时任尼日利亚总统的雅各布·库恩与多哥总统纳辛贝·埃亚德马手中再次复活,这两位总统出访了12个非洲国家,以说服其领导人参与该项目。

新的框架

– 在上述访问结束后,又呼吁在洛美召开了专家会议,并在会上提交了一项条约议案,并在此后加快了建立新框架的步伐。

– 1974年1月,在阿克拉召开了一次法律专家会议,并起草了有关组织创建的法律文本。

– 1975年5月,相关国家的外长级会议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举行,并最终确定了这项共有15个国家签署的条约,从而宣布了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的诞生。

– 西共体包括15个成员国,根据2021年的统计数据,其总人口约为3.5亿,总面积达500万平方公里,占到非洲大陆总面积的17%。

– 西共体的成员国包括冈比亚、几内亚、几内亚比绍、利比里亚、马里、塞内加尔、塞拉利昂、贝宁、布基纳法索、加纳、科特迪瓦、尼日尔、尼日利亚、多哥、佛得角(于1976年加入)。

– 毛里塔尼亚曾是该组织中唯一的阿拉伯国家,但该国已于2000年12月退出了该组织。

– 2017年2月,摩洛哥正式提交加入西共体的申请,并在2017年6月召开的西共体成员国元首峰会上初步获得了批准,但是,该组织尚未正式接受摩洛哥的成员国资格。

– 这些国家的官方语言各有不同,其中共有8个法语国家、5个英语国家,其余两国的官方语言则为葡萄牙语。

目标与结构

– 该组织的目标是实现地区经济一体化,并加强区域各国之间的贸易往来,促进地区各国的工业、交通、通讯、能源、农业和自然资源领域,并促进各国金融和货币部门的一体化。

– 该组织主要由以下结构组成:

首脑会议:这是涉及重大决策的最高政治机构。

部长理事会:通常负责筹备召开首脑会议,并在首脑会议批准的范围内对组织的各种决定进行政治讨论。

西共体议会:它具有与批准行政机构发布的条款相关的立法权力,此外,它还将决定组织如何应对某个成员国面临的危机,有时还会在危机期间派出调解委员会。

经济与社会理事会:该理事会具有咨询作用,并有权提交有关集团成员国之间的联合发展项目的提案。

西共体法院:有权裁决在该地区冲突期间发生的战争罪行和危害人类罪行。

– 西共体包括西共体投资和开发银行、西非卫生组织以及西非政府间反洗钱与资助恐怖主义组织。

– 西共体还包括两大货币经济集团,西非经济货币联盟、西非货币区 (WAMZ)。

建立非洲第一支冲突分离部队的议定书

– 1978年,西共体成员国签署了一项互不侵犯和共同防御的议定书,该议定书规定了在两个成员国之间发生冲突的情况下,由该集团部署部队以分隔交战部队的可能性。

– 1999年12月10日,该组织的领导人批准了有关建立预防、管理和解决冲突机制的议定书,这是为了建立非洲第一支冲突分离部队,以便在危机期间实施干预,并且早在议定书签署之前,便于1997年干预了有关几内亚比绍的局势,又在1998年干预了塞拉利昂的局势,后来又在2002年干预了科特迪瓦的局势。

– 2003年,西共体在科特迪瓦第一次内战(2002-2004年)期间派出了维和部队。

– 2003 年,西共体在利比里亚第二次内战(1999-2003年)期间派出了维和部队。

– 2004年,西共体首脑会议决定在组建隶属非盟的干预和威慑部队的框架下,将这支部队发展为“西共体警备部队”,其任务是实施干预以维护非洲大陆上任何经历武装动乱的国家内的安全与稳定。

– 2006年,该组织委员会成立并取代了总秘书处,该委员会共由8名代表组成,并在行政团队的帮助下,领导开展组织的行政工作,并协调其与成员国之间的关系。

– 2007年,跨西共体项目成立,旨在实现该地区铁路的现代化。

– 2012年3月30日,西共体领导人给予马里政变领导人72小时的期限,以恢复该国的宪政秩序,此前,由该地区5名领导人组成的代表团所搭乘的飞机,因抗议者袭击巴马科机场而无法降落。

– 在科特迪瓦首都亚穆苏克罗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该集团领导人威胁称,如果马里政变当局未能在规定期限内恢复宪法秩序,就将对马里实施外交和金融封锁。

科特迪瓦战争

– 1999年,科特迪瓦总统洛朗·巴博驱逐了他在军队之中的多名对手,导致部分军官发动军事政变,并扶植罗伯特·盖伊为领导人,进而导致双方之间爆发冲突。

– 2002年9月,新部队内的武装人员控制了该国的北部地区,而巴博则保留了南部地区。这场冲突扩大了该国的贫困并加剧了该国国内的政治争端。联合国和法国部署了近1.1万人的部队以分离该国的反对派武装与政府军。

– 2001年9月29日,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组织了一场特别峰会,专门讨论科特迪瓦危机。

– 2002年10月4日,西共体对科特迪瓦局势实施干预,以拉近交战双方,并与科特迪瓦政府官员举行会谈,从而为与该国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停火铺平了道路。

– 西共体宣布洛朗·巴博政府与军队反动力量在该国首都亚穆苏克罗签署停火协议,但是双方之间的分歧却阻止了这项协议的签署。

– 2002年12月18日,西共体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举行会议,以讨论科特迪瓦危机。

– 2007年3月3日,在由布基纳法索主持的谈判结束时,冲突各方同意制定新的和平计划,旨在统一国家并为召开选举做准备。

– 2007年3月4日,在西共体的帮助下,反对派部队领导人纪尧姆·索罗与科特迪瓦总统洛朗·巴博签署和平协议,根据这项协议,由纪尧姆·索罗接替查尔斯·巴尼出任该国总理,而后者被联合国委派负责监督该国解除武装的进程与大选的筹备工作进展。

– 2010年11月28日,科特迪瓦在总统选举的第二轮投票后,经历了又一场政治危机。当时,高级选举委员会宣布瓦塔拉获胜,但是宪法委员会却宣布投票结果无效,并宣布巴博以新一轮任期担任该国总统。

– 联合国、欧盟、非盟以及西方国家、非洲国家均承认瓦塔拉为该国总统,并要求巴博下台,此外,欧洲国家还对巴博及部分与之关系密切的人员实施了制裁,与此同时,非盟也暂停了科特迪瓦在该联盟内的成员国资格。

– 2010年12月,西共体威胁称,如果洛朗·巴博拒绝将权力移交给瓦塔拉,那么该集团将使用武力以迫使其下台。

– 2011年1月3日,来自西共体成员国的3位国家元首抵达科特迪瓦进行第二轮会谈,旨在找到解决科特迪瓦危机的方法。

– 2011年3月24日,西共体呼吁安理会支持联合国科特迪瓦维和特派团的任务授权,使其能够动用“一切必要手段”以保护该国的生命与财产。

– 西共体表示,目标还包括促使权力立即移交给受到国际承认的、2010年11月科特迪瓦总统选举的获胜者瓦塔拉。

几内亚比绍与冈比亚

– 2012年4月27日:西共体宣布将向马里和几内亚比绍派遣军队,以监督两国向文官统治的过渡,而如果两国的军事领导人试图把控权力,那么该集团就将对其实施制裁。

– 马里军方在当年3月推翻了政府,而几内亚比绍军方在同年4月12日的政变中夺取了政权并扰乱了选举。

– 2013年7月,西共体成立了6个新的部门,分别涉及人力资源管理、教育、科学和文化、能源和矿产、通信和信息技术、工业与私营部门促进的领域。

– 2017年1月19日,西共体主导了针对冈比亚的军事干预,迫使冈比亚总统叶海亚·贾梅下台,并将权力移交给在2016年冈比亚总统选举后当选的阿达玛·巴罗。

– 西共体给贾梅提供了一个最后期限,而贾梅也在当年1月21日决定交出权力并离开该国。

– 2020年8月28日,西共体领导人在一场视频特别峰会的开幕式上表示,在10天前推翻马里总统凯塔的政变之后,该国的文职政府必须重新掌权。

– 2021年9月18日,在加纳举行的首脑会议上,西共体领导人表示,他们拒绝金融当局与俄罗斯瓦格纳集团签订合同,以承担训练和陪同马里军队的任务,或确保其高级官员的安全,正如该集团在中非共和国内所执行的任务那样。

– 2022年1月10日,在西共体宣布对马里实施制裁后,执政马里的军政府首脑戈伊塔强调其愿与西共体进行对话。

– 戈伊塔在经马里国家电视台播出的讲话中表示,“即使我们对某些决定的非法性质和非人道性质感到万分遗憾,但是马里仍愿意与西共体进行对话,以便在马里人民的最高利益和尊重该组织的基本原则之间达成共识。”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电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