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战争不会停止 并已转至西方内部

大卫·赫斯特:反恐战争最突出的特点是隐瞒真实的伤亡人数 (美联社)

英国网站“中东之眼”主编大卫·赫斯特表示,在一场导致百万人丧生的、“徒劳的”反恐战争持续20年之后,最可悲的是似乎没有人从中学到了任何东西。

大卫·赫斯特在该网站上发表的文章中指出,2001年9月11日那场笼罩灵魂的恐怖,很快变成了夺走许多无辜者性命的残酷的军事之手。

根据这篇文章,在那天的事件之后,持续多年的反恐战争最突出的特征之一,可能是参与冲突的国家政府在“协调”下试图隐瞒有关这场战争的受害者的真相,而这些受害者是上百万的无辜百姓,他们就如同那天被劫持并撞向纽约两座摩天大楼的4架飞机上的乘客一样无辜。

直到最后一天

这类企图一直持续至美国占领阿富汗的最后几天,当时,一名来自ISIS的“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在喀布尔机场门口引爆自己,并造成了170余人死亡。

赫斯特指出,除了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记者斯昆德尔·卡尔马尼之外,其他所有媒体都相信了一种叙事,即这些死者都死于一场自杀式袭击。而卡尔马尼则在推文中指出,“与我交谈过的许多人——包括目击者在内,都说在爆炸发生后的混乱时刻,有很多人死于美军的枪口之下。”

在这起事件发生后,有多少阿富汗人在排队进入机场期间死于双方交火?赫斯特这样问道,然后他评论称,“没有一名记者在报道中跟进相关情况。”

官方谎言

同样,五角大楼(美国国防部)声称其“防御性”的军事打击命中了正确目标,并摧毁了隶属ISIS“呼罗珊省”分支的一辆设有爆炸装置的、正要前往机场方向的汽车。

当报道称同一个家庭的10名成员——包括7名儿童在内——在爆炸中丧生时,五角大楼表示,他们是在第一次爆炸之后发生的爆炸中死亡的。

大卫·赫斯特在这篇文章中强调,死者并不是战争的牺牲者,而是在反恐战争中故意伪造数据的政策的牺牲者。

根据布朗大学进行的“战争成本项目”,约有一百万人在反恐战争中丧生,另外约有3700万人流离失所。

没有明确目标

赫斯特指出,反恐战争摧毁了整个西亚地区,但是其目标从不明确,并且影响到了没有自卫能力的贫穷的伊斯兰国家。

还有另外一篇出自美国官方消息人士的报告,得出了“令人震惊”的结论。这篇来自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的报告,几乎没有得到任何评论。每一项战略目标背后都是无效性,美国想要根除腐败,但它也致力于通过注入数十亿美元来振兴其经济。美国想要根除有罪不罚的文化,但它也寻求维护安全,哪怕这意味着向腐败者或抢劫者、盗窃者赋权。

美国还希望减少罂粟种植,但又不能剥夺农民的收入来源,还有很多诸如此类的问题。然而,这项战略却变成了“互相毁灭”。

美国缺乏对当地居民本性的认知与情报,从而导致即将卸任的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将西方无法解读伊斯兰世界称为一种“认知失调”。

异质世界

大卫·赫斯特认为,这种说法“相对文明”地指出,西方生活在一个异质的世界内。

作者接着说道,除了时间长度、骇人的损失与谎言之外,反恐战争还有另外一个特征,它体现在没有人会对煽动它的人员追究责任,或表示希望其为作出这样的决定而道歉。

尽管阿富汗本身对西方而言,也是一个“失败的问题”,但是对特定目标实施的空袭,却不会被追究责任,因此,有罪不罚将继续存在。

文章指出,20年前对阿富汗的入侵,并没有显着影响基地组织对西方目标发动攻击的作战能力。据悉,在欧洲,以ISIS的名义或旗帜下进行的“恐怖主义”已经从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本地区。

西方的反恐战争并没有输给某个技能高超的特定敌人,“而是一场事与愿违的失败”。赫斯特补充称,这场战争是世界领导力的“最高体现”,是一种自诩“民主价值观唯一守护者”的文明的技术和“道德”优势的“最高体现”,因此,它理应成为世界警察。

殖民心态

如果要从这场数百万人为此付出鲜血的“悲惨失败”中汲取教训,就应当去简要探讨19世纪有关影响地域的事件,或是探讨有关相信文明冲突和价值观冲突的殖民心态,而作者认为,这为时已晚。

但是,赫斯特指出,自前苏联解体到现在,美国继承了3个国家及他们的人民——要么以解体的方式,要么以入侵的方式。所指即俄罗斯、阿富汗和伊拉克。

他还表示,这些国家的人民绝大多数是亲西方的,但美国却“暗中或公开”地将他们变成了侵略性的民族,并补充称,伊拉克将是下一个驱逐美国士兵的国家。

文章得出结论称,美国在这3个国家内都只打败了自己——“尽管它曾在那里感到开心”,他还指出,塔利班运动、基地组织和ISIS都是其崩溃的动因。

来源 : 中东之眼

相关文章

哀悼不是为了死者。哀悼是为了还活着的人。这是为了活出高贵的高尚艺术,是为了纪念宝贵生命进入永恒的神圣仪式。这是当凡人感到灵魂不朽时作出的反应。那么,那些失去了哀悼的文明和文化又会怎样呢?

数十年来,美国的外交政策机构犯下了严重的错误,给中东地区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尽管每一届新政府的上台都会带来新的希望,但我们最终看到的却是同样的结果。

Published On 2021年3月12日
Defense Secretary Robert Gates Brings Operation Iraqi Freedom To An End

随着美国入侵伊拉克进入第18个年头,美国政府与国会都应该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通过军事手段打击恐怖主义已经宣告失败,并且应当以撤销2002年授权使用武力的法案作为修正这条路径的开端。

Published On 2021年3月26日

一位美国研究人员表示,激进的极端主义思想——今天被描述为由相信白人至上、反对政府自由主义运动和基督教极端主义团体所代表的极右翼——自诞生以来,就在美国历史上扮演了“英雄角色”。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3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