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安全联盟之下:中美竞争是否会发展为冷战?

美国与中国在许多问题上存在分歧,包括中国南海问题 (半岛电视台)

今年6月北约峰会结束时,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称,中国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和与北约安全相关的领域构成了“系统性挑战”。对此,中国方面立即作出回应并指责北约“采取冷战思维和操弄集团政治”。

另一方面,美国总统乔·拜登则将遏制中国放在了美国经济与战略议程的核心,并视之为当代最大的挑战。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之间签署的三方安全协议,以及此前建立的以美国为首的且包括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四方集团,这一系列问题都推动中国再次指责美国对其发动新的冷战。

不同的冷战

“冷战”被定义为前苏联与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至1991年前苏联解体期间,以间接形式进行的政治、意识形态和军事对抗。美国总统顾问伯纳德·巴鲁克1957年在马里兰州哥伦比亚发表演讲时首次使用了“冷战”这一术语。

在这一时期内,美苏双方关系紧张,除了1961年的古巴导弹危机和阿富汗战争外,还爆发了刚果战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战争以及代理人军事对抗等。

美国希望保持其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军事和经济强国的地位,而中国却在经济和军事上不断竞争美国的地位,从而促使部分人在美国与中国的关系上施加压力,要求美国采用零和方式来防止中国的进一步崛起。

由此,评论家们认为,新一轮冷战即将到来,对抗不可避免,尤其是在自然资源方面,甚至还波及到技术的未来。与此同时,其他人则认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相互关联的经济体之间,不可能发生这样的战争。

半岛电视台记者就这类指责和中美新关系等式,采访了部分军事专家和亚洲事务专家的意见。

中美之间的经济竞争 (盖帝图像)

我们不会陷入冷战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亚洲事务专家、多本关于中国崛起著作的作者乔什·库兰茨克表示,“澳大利亚保守政府的存在,促成了三方安全协议的达成,这项协议自我宣传为对中国在南部海域针对邻国行动的威慑。”

库兰茨克指出,“中国对美国主导的这一联盟只会产生愤怒,同时,它也无法与澳大利亚升级或是在经济上进行抵制,因为它还需要从这个国家进口的许多有价值的矿物。”

库兰茨克并不认为我们正处于中美新冷战的边缘,他指出,“与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情况不同,中美之间并不存在武装代理人战争。此外,两国之间还存在广泛的贸易和经济伙伴关系,每年的贸易总额超过了6500亿美元,而美苏冷战时,双方之间并不存在贸易关系。”

在“AUKUS”协议签订后,澳大利亚的柯林斯级潜艇将被一支核潜艇舰队取代 (盖帝图像)

担心失去控制权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亚洲事务专家理查德·罗素认为,作为华盛顿及其盟友,三方安全倡议建立的时机,与四方峰会的召开存在联系,美国及其盟友认为中国持续的行动会破坏整个亚洲地区的安全,“对在该地区失去控制权的共同担忧,正促使这些国家携手合作。”

他还指出,对许多国家而言,“新冠危机为对重新调整中国政策制造了机会。而中国方面仍积极奉行原有政策,并通过武力施以隐性威胁。”

罗素表示,美国想要遏制中国的崛起政策,他还声称,“中国积极建设人工岛屿作为靠近越南和菲律宾等其他亚洲国家的军事基地,无视国际法院和联合国对中菲海上争端的裁决,此外还对多国发起严重的网络攻击,加剧与印度边界线上的紧张局势”。

除此之外,他还声称,“中国以自有的方式使用渔船,并在联盟之前用尽了上述的所有政策和立场。”

他还认为,中方不会对这些事态进展作出任何强烈的回应。他声称,“我希望西方盟友表现出来的团结和力量,以及对地区和平与稳定的渴望,能够促使中方以更加积极的方式重新参与”,他还表示,很难想象这些措施将推动中国进一步扩张其影响力。

中国会轻易接受吗?

另一方面,史汀普森研究所东亚和太平洋问题专家达美由纪认为,“AUKUS”协议来得正是时候,能让盟友和合作伙伴放心,并相信拜登政府关于坚持重新充当印太地区领导者的承诺。

当然,达美由纪指出,“只有在已经建立良好关系的国家之间,才可能达成如此宏大规模的协议”,而英国、澳大利亚和美国之间存在情报合作,此外还有加拿大和新西兰。

达美由纪认为,近期的这些事态发展不具侵略性。在她看来,这些举动完全符合美国在必要时刻遏制中国的立场,而中国被视为印太地区的政治和军事舞台,而该地区又是展示美国支持并设计对抗中国愿景的舞台。

但是达美由纪认为,中国不会轻易接受当前发生的事情,“拜登政府已经表示,总统已准备好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举行会晤以重新调整双方关系,但是鉴于近期的事态,如果中国方面拒绝了美国的这项沟通,那么情况就将非常引人重视。”

美国前军事官员、国防大学安全研究教授戴维·德罗什 (社交网站)

原有的情报合作

另一方面,隶属五角大楼的国防大学教授戴维·德罗什认为,宣布“AUKUS”倡议的时机,与几天后召开的四方峰会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关联。

他认为,“这项倡议更多是由技术驱动的”,因为澳大利亚的潜艇项目长期处于混乱之下,澳大利亚也意识到法国人并不能按它所希望的那样完成这个项目。“不应该将这些新联盟与建立在这些讲英语的国家之间原有的情报合作分开看待。”

德罗什指出,“美国在其印太政策上并未过分敌对,自2010年奥巴马时代宣布重返亚洲的政策以来,美国事实上并未对遏制中国的军事能力进行太多的投资。”

他还认为,美国“长期忽视了中国在南海建立许多人工岛屿用作军事基地的事实”,然而“再要求获得国际水域内的特权,并将之作为专有水域,从而剥夺了其他国家在某些地区的权利”。

关于最近发生的事情,德罗什表示,“该地区的国家和美国采取的行动较晚,而中国已经采取了发展军事能力的举措。”

但是,这位美国专家仍然排除了美国与中国之间爆发新冷战的可能性,“我认为这主要是军事和经济对手之间的激烈竞争。在冷战期间,我们与苏联之间几乎不存在贸易关系,但中国却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

他还补充称,“我们希望谨慎地维持贸易关系,因为中国想要扩大其影响力,而我们必须面对这一点。因此,这与冷战的概念不同。”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中国经济增速在今年8月因严格的疫情控制措施和针对房地产领域的严格限制措施而放缓,从而加剧了人们对全球经济复苏的担忧,特别是在各国努力应对德尔塔变异毒株传播的情况下。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15日
更多专家专栏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