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长长的阴影

(半岛电视台)

2001年9月11日的袭击对世界政治产生了可怕的后果,但它们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激进的伊斯兰并不是其追随者梦寐以求、被西方恐惧的革命政治运动。相反相反,袭击最重要的影响来自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国的美国人的过度反应,行动以失败告终,国家形象在世界范围内恶化,喀布尔机场的混乱就是一个象征。

法国《解放报》翻译了一篇由美国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撰写、发表在American Purpose网站发表的文章。福山认为,美国人在911袭击事件发生20年后从阿富汗撤军强调了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弱点。

福山说,在袭击发生后的头几个月里,美国面临着一个国际政策专家认为是全新的问题,在他们看来,以奥萨马·本·拉登为首的基地组织本身就以杀害美国人为目的;同时,美国担心他获得放射性炸弹或核武器将大大增加威胁,因为它认为基地组织领导人奥萨马·本·拉登站在与西方核心价值观搏斗的全球伊斯兰极端主义运动的最前沿。

回顾过去,正如福山所说,这些恐惧似乎被夸大了。“恐怖分子”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很难获得,而且在过去20年里,他们继续使用枪支、刀具或各种车辆进行袭击,而他们的目标已经学会了更好地保护自己。

持有“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类”理论的美国政治思想家解释说,基地组织的真正问题在于激进的伊斯兰教没有成功地将自己确立为群众政治运动,即使它可以继续在索马里、肯尼亚、阿富汗和尼日利亚北部等贫困和薄弱地区执行破坏性任务,但它的事业没有赢得非穆斯林的同情,甚至几乎所有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都对它进行了制约。

(半岛电视台)

长期占领的教训

与在发达国家受教育者中具有强大影响力的共产主义以及根植于美国等成熟民主国家的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相比,“伊斯兰恐怖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冲击,威胁推翻世界秩序并不容易,正如福山所说,不稳定因素来自于美国对911袭击的反应,特别是以先发制人的战争形式入侵伊拉克,其动机是不合理地担心已故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制造的核武器可能落入恐怖分子之手。

事实证明这种威胁并不存在,乔治·W·布什总统的政府大大低估了同时占领两个伊斯兰国家相关的成本和困难,但从这些长期占领中吸取的教训表明,很难建立永久性的政治机构,作为抵御恐怖主义威胁出现时的必要堡垒。

福山设想了3个目标:首先是建立一个能够垄断合法权力的国家,然后建立一个能够提供基本服务同时保持公正的现代国家,此外还要确保这个国家在人民眼中是对民主负责任的,第一个目标是通过在两国组织选举来实现的,但后两个目标更加困难。

在福山看来,建设一个能力强、腐败程度低的现代国家似乎遥不可及,所以目标可以更加温和,通过将权力和资源放置在不同势力手中,创造一个权力世袭程度最低的国家。阿富汗和伊拉克有不同种族或宗教定义身份的群体,一些观察家称这种模式为“食利者联盟”,在伊拉克实现该目标比在阿富汗更容易。

阿富汗国家建设的失败

福山指出,阻碍阿富汗建立国家的障碍,总是回到地理和气候问题上,因为阿富汗在其悠久的历史中从未有过强大的中央国家,山区面临四面八方的入侵者,而伊拉克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国家之一。

尽管统治印度几个世纪的莫卧儿政权兴起于阿富汗,但它很快发现印度北部是一个更适合国家建设的地区。尽管科技、电信和直升机发达,苏联和美国人也没有成功克服阿富汗地形固有的巨大挑战。

福山认为,阿富汗国家建设的失败不仅与地理问题有关,还与美国人在喀布尔设立的政府没有获得它所需要的合法性有关,因为责任职位的分配并不代表整个国家,大部分资源最终落入少数政治家的腰包,他们将资金转移到国外账户,对国家建设项目投入很少。

福山认为,这些错误是出于傲慢,因为911袭击发生在柏林墙倒塌后美国处于世界霸权的巅峰期,因此布什政府宣布希望推翻德黑兰和大马士革的两个政权,并以其价值观为基础重塑整个地区。

也许美国人最严重的错误,正如福山所说,是乔治·W·布什政府中的大多数杰出共和党人物在冷战结束时,在他父亲的政府中就职,他们评估干预阿富汗和靠近南斯拉夫的中东地区(这些地区因矛盾的身份政治而陷入混乱)的潜在影响时,想象的是东欧会发生什么。

作者得出结论,从长远来看,美国对911袭击事件过度反应的后果是严重的,美国为了保护自己免受夸大的威胁而浪费了数千人的生命和数十亿美元,将入侵伊拉克作为捍卫民主的企图进行辩护扭曲了世界各地许多公民眼中的民主观念。

来源 : 解放报

相关文章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