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富汗撤军后 美国“反恐战争”战略何去何从?

撤离完成之前驻守在喀布尔机场周边的美军士兵 (路透社)
撤离完成之前驻守在喀布尔机场周边的美军士兵 (路透社)

当喀布尔在上个月中旬被塔利班运动攻陷后,美国总统乔·拜登向其公民保证,美国将继续消除来自基地组织和ISIS“呼罗珊”分支等“恐怖组织”的任何威胁。

观察人士认为,塔利班运动与基地组织之间的良好关系,令人怀疑美国与塔利班去年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签署的协议的可行性,这项协议承诺不会将阿富汗变成“恐怖分子的避风港”,而美国也基于这项条件而同意完全从阿富汗撤军。

然而,拜登在纪念2001年“911”袭击事件20周年之际发表的讲话,却让许多评论员对他的意图及其对美国“反恐”战略的影响而感到困惑。

这位美国总统说,“我们不能入侵基地组织所在的所有国家”,随后还补充称,“基地组织会卷土重来吗?是的,事实上他们已经在其他国家内死灰复燃”,他还问道:“我们的战略是什么?我们是否能够入侵基地组织所在的所有国家,并将我们的部队驻留在当地?”

“远程”追捕恐怖分子

拜登的话让许多所谓的“反恐专家”感到困惑,与此同时,部分人还认为,随着美国在混乱中完成从阿富汗撤军的行动,美国人的恐惧正在不断增加。

在美国媒体对“911”袭击事件20周年纪念日的关注之下,专家们对从阿富汗撤军后的“反恐斗争”命运产生了分歧,而阿富汗据称是在20年前策划了这起袭击的国家。

上述的所有问题都引发了这样一个问题,即在情报收集、与当地特工打交道以及通过人员或无人机执行部分任务和作战行动等方面,阿富汗的环境将与撤军之前存在怎样的不同。

拜登承诺将追捕“恐怖分子”,并制裁这些“恐怖分子”以及任何“企图伤害美国的人员”。他还表示,美国“已经发展出了远程打击恐怖主义的能力,这使我们能够密切关注该地区对美国构成的任何直接威胁,并在必要的时候迅速而果断地采取行动。”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表示,“自2001年9月11日以来,我们在没有地面部队的地点有效应对恐怖主义的能力已经有了显着的提高,现在,我们能够做到我们在20年前做不到的事情。如果这种威胁再次出现在阿富汗,我们将能够应对。”

而反对美国撤军行动的人员则认为,美国放弃对“恐怖主义”发动必要的战争,预示着阿富汗将成为全球“恐怖分子”的圣地。

与此同时,支持美国撤军的人员认为,“反恐战争”的继续进行,并不需要在阿富汗拥有任何实地存在。对此,他们以美国针对索马里、利比亚、也门和其他国家内的目标发动的袭击为例,因为美国在这些国家内并没有驻军。

美国在驻守阿富汗20年后终于决定从该国撤军(法国媒体)

专家们的保守看法

反恐专家劳拉·赖斯并不同意拜登和布林肯的观点,她还认为,“美国人感到他们所受到的恐怖主义风险正不断增加,这种感受是正当的,而这正是本届政府的政策和决定所造成的。”

赖斯对最近几周内入境美国的数千名阿富汗人员的身份提出质疑,并警告称,“美国人不应该相信在被本届政府带到美国的阿富汗人中没有恐怖分子的存在。”

另一方面,国家安全事务专家彼得·布鲁克斯认为,“我们入侵阿富汗的目的是防止类似于911袭击的事件进一步出现,但不幸的是,在塔利班的控制下,阿富汗可能会再次沦为恐怖组织的安全避风港。”

布鲁克斯强调,拜登政府的立场“对于维护国土安全或美国利益而言,并非是个好兆头,因为我们无法再免受从阿富汗境内升级的国际恐怖主义的影响。”

另一方面,大西洋理事会的情报专家詹妮弗·孔特表示,关于反恐战略有效性的最重要的问题,涉及远程收集情报的效率,以及它是否足以有效监控“恐怖组织”的活动,并防止针对美国及其盟国的袭击。

孔特承认,“了解某个国家动态的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实地考察。没有什么方式比招募当地人员,与可向决策者提供宝贵情报的消息人士建立持续关系更加重要的了。”

塔利班并未放弃基地组织

美国保卫民主基金会专家托马斯·乔斯林认为,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如今的关系,与在2001年9月11日一样密切和牢固。他还指出,基地组织如今在阿富汗享有塔利班政权的完全支持,“关于基地组织已经离开阿富汗的说法不过是虚假的谎言”。

乔斯林引用联合国安理会在今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在阿富汗总共34个省内,基地组织至少活跃在其中的15 个省内。

另一方面,政治与战略关系中心的安全专家塞思·琼斯则指出了拜登所说的一句话——“我们在阿富汗的唯一重要利益,在今天仍然如此,那就是防止针对美国本土的恐怖袭击。”

琼斯证实“在阿富汗有超过1万名外国武装人员”的存在,他们存在于诸如基地组织、ISIS等组织内,美国政府很快将需要出台一项武装监控战略,其中包括使用情报和空军力量来打击恐怖分子。”

琼斯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拜登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可能是其总统任期内最重要的一项外交政策失败,也是自越南战争以来。美国总统出现的最重要的外交政策失败之一”,他还表示,“目前的反恐战略至少应该限制恐怖分子躲避在阿富汗并威胁美国的能力。”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专家认为,自新冠病毒传播以来,美国政府诉诸印刷数十亿美元来资助战争和应对疫情负面经济影响,这必然导致高通胀率

2021年9月7日

美国负责近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乔伊·胡德表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不会影响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战略利益,并指出有必要与卡塔尔等美国伙伴合作,以确保阿富汗的和平,且不对任何一方构成威胁。

2021年9月10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