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纪念日:塔利班的上台是否终结了美国新保守派的梦想?

“911”袭击给新保守主义者提供了在中东展开行动的黄金时机 (社交网站)
“911”袭击给新保守主义者提供了在中东展开行动的黄金时机 (社交网站)

欧文·克里斯托尔被认为是美国数代知识分子与官员的精神导师,他在2009年去世,享年89岁,而在5年前,他曾被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授予美国的最高平民荣誉——总统自由勋章。

许多政治文献通过克里斯托尔在上世纪70至90年代期间的著作,而将“新保守主义”运动思想的建立和结晶归结于他。

的确,克里斯托尔没有写太多关于阿富汗或伊拉克的文章,也没有呼吁入侵这些国家,但是深受其思想影响的新保守主义派人士,在小布什执政的两届美国政府(2001-2009年)主导了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团队,并且塑造了美国对2001年9月11日袭击的反应。

2001年9月11日,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及其副总统迪克·切尼身处紧急会议室的照片 (欧洲通讯社)

起源及其对小布什的控制

新保守主义运动在美国政治思想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之后的那段时期内。1989年,日裔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写下一篇名为《历史的终结》的文章。

福山表示,随着冷战的结束和柏林墙的拆除,威权主义和极权主义政权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取而代之的将是自由主义、民主价值观和市场经济。

新保守主义运动顺应这一呼声而采取了一项战略,其根本在于强调作为世界上唯一拥有绝对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霸权的国家,美国在全球发挥作用的必要性。

新保守主义思想的核心在于,美国应该主动打击敌人及威胁。持这种思想的专家和评论员广泛分布在美国各大右翼研究中心内,例如美国企业研究所、哈德逊研究所和传统基金会等等,他们认为,美国有能力主动应对代表威胁的国家,并能够在必要时变革这些国家的统治制度,并采取“重建符合自由主义民主价值观的国家”的原则。

在上世纪的整个90年代,新保守主义者大声呼吁伊拉克和伊朗的“政权更迭”,并对老布什总统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后让萨达姆·侯赛因掌权感到愤怒。

他们敦促美国在中东地区发挥新的作用,以反对他们眼中的“伊斯兰狂热症”,并使世界更安全,正如他们在名为“新美国世纪”的项目中所指出的那样。

新保守主义者的排位处于当时的国务卿科林·鲍威尔和国家安全顾问赖斯之后,但是在“911”事件之后,这种顺序便发生了变化,并通过新保守派成员的投票而被推向前方。

美国和英国在对阿富汗展开协同袭击期间使用的一架美国空军B-52轰炸机 (路透社)

小布什总统以“全球反恐战争”来回应“911”袭击事件。在2001年9月20日召开的美国国会联席会议上,小布什宣布了应对袭击的新外交政策方法,并强调称,“我们的反恐战争将始于基地组织,但并不止于该组织,而且,只有在我们找到并打败每一个恐怖组织,并阻止其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之后,这场战争才会结束。”

小布什政府内的新保守主义派官员的声音和观点随即出现,例如理查德·珀尔、保罗·沃尔维策、艾略特·艾布拉姆斯、约翰·博尔顿、道格拉斯·费思等数十人。

“911”的袭击,以及随后在推翻塔利班政权和消灭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方面取得的初步成功,强化了新保守主义者的感觉,即他们正走在正确的轨道上,并且他们应该开始下一步的工作,即按照他们的标准来重建阿富汗和伊拉克。

他们认为,推翻伊拉克政权是向世界发出的一个重要信息,即美国将毫不犹豫地预见到针对它的任何威胁,并将诉诸武力以消除这种威胁的来源。

但是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重塑政治与社会结构的失败,却促成了反对这一趋势的力量的增加,并导致了巴拉克·奥巴马在2008年的当选。

从奥巴马到特朗普的新保守主义派

新保守主义者的政策为反战候选人巴拉克·奥巴马的当选铺平了道路。在奥巴马的8年统治期间,随着美国在其盟友和竞争对手的参与下采取了全球合作与协调政策,特别是在气候、环境和全球贸易问题上,新保守派的声音逐渐减弱。

奥巴马竭力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但是ISIS的出现使他从中东撤军的计划受阻。

此后,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为新保守主义运动强势回归白宫带来了希望。然而,特朗普却存在不同的倾向,他对“美国优先”原则的坚持,以及他对结束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切实愿望,都使这一运动的代表人物感到受挫。

由于特朗普的政策,许多新保守派的代表人物站出来表达对他的敌意,并建立了“永拒特朗普”的运动,以试图阻止特朗普进入白宫,但是,特朗普高涨的人气和民粹主义阻挠了他们的努力。

尽管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新保守主义运动的力量有所下降,但他仍在政府中启用了其中的部分代表人物,例如约翰·博尔顿和埃隆·艾布拉姆斯。特朗普没有听取他们关于推翻和改变伊朗政权必要性的建议,反而不顾他们的反对,施压要求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

今年8月底,塔利班武装庆祝最后一批美国士兵离开阿富汗 (欧洲通讯社)

新保守派与塔利班重新统治阿富汗

塔利班运动取得进展的消息,对新保守主义运动的代表人物带来了强烈的打击。该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约翰·博尔顿发布推文,呼吁总统拜登实施军事干预,以防止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落入塔利班之手。

在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的大部分地区后,博尔顿在推特上写道:“塔利班的这种宣传应当激起所有美国人的愤怒。正如预期中的那样,他们对我们的撤军感到欢欣鼓舞,现在,我们可以预见圣战分子密谋攻击美国的新篇章将从阿富汗开启,对于拜登而言,其他情形的出现只能是一种妄想。”

博尔顿表示,“这实际上是拜登扭转其错误的撤军政策的最后一次机会,而他与他的前任特朗普都采取了这种错误的政策”,他还强调,“当塔利班获胜时,所有美国人的安全都处于危险之下。”

而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专家、新保守主义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马克斯·布特,则在《华盛顿邮报》上的一篇文章中谴责了拜登的立场,“尽管20年来的错误产生了累积效应,但是在距911袭击事件20年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塔利班接管阿富汗的结果并非不可避免。”

他还补充称,“塔利班得到了它所缴获的大量美国武器的加持,而且还有我们作为大国的退让所带给他们的威望,因此,现在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危险,这会给拜登的总统任期留下不可磨灭的污点。”

布特呼吁美军留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以防止恐怖主义威胁重新回到美国及其盟国,并防止两国成为国际恐怖主义的大本营。”

就这样,在20年前,新保守主义者曾将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称为其强硬哲学的胜利,而在“911”袭击20周年之际,美军的撤离和塔利班对阿富汗的重新统治,代表着多年来主导美国外交决策的思想流派受到的强烈打击。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塔利班任命毛拉穆罕默德·哈桑·阿洪德为阿富汗新政府的代理总理,并选择了政治委员会领导人兼政治事务副领导人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和阿富汗谈判成员毛拉·阿卜杜勒·萨拉姆·哈纳菲担任副总理

2021年9月8日

地理位置决定了阿富汗是一个内陆国家,没有出海口,被6个国家包围,边界超过5900公里且长短不一,地形各异

2021年9月9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