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富汗撤军后 西方是否翻过了军事干预换政权的篇章?

专家估计,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标志着西方习以为常的常规战争结束 (路透)

随着美国和西方国家从阿富汗撤出,一页写了20年、题为“军事干预以推翻现有政权并以其他政权取而代之”的书页被翻过。一旦最后一名美国和英国士兵离开阿富汗,许多问题将出现在华盛顿和伦敦的面前;这会是长期作战行动的最后一次军事撤回吗?

多年前,这个阶段的准备工作就已开始,西方国家不再以军事力量干涉推翻别国现有政治体制。英国前首相特蕾莎·梅在2017年表示,“军事干预的时代已经结束。”

至于现任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他在美国开始无条件从阿富汗撤军后的首次讲话中强调,“常规战争已经耗尽了国防部的精力,它的时代已经结束。”

阿富汗的教训会结束西方为改变其他国家政权而进行的军事干预吗?

(半岛电视台)

代理人干预

伦敦大学国际关系教授穆萨娜·阿卜杜拉区划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暂时的;美国和西方总体上都在逐渐撤军并专注于内部事务,特别是在疫情时期和极右翼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情况下。

至于第二个“战略”阶段,根据阿卜杜拉的说法,它是基于在美国人中形成一种信念,即“他们不必自己干预来解决地区问题,可以依靠地区大国来解决悬而未决的问题”;从这里,我们可以理解法国在中东的举动,以及英国与俄罗斯的往来。

在向半岛电视台发表的声明中,国际关系专家阿卜杜拉排除了再次诉诸于类似于在阿富汗或伊拉克发生的军事行动的可能性,因为西方认为中东拥有“3个地区大国,分别是土耳其、以色列和伊朗,它们将成为该地区西方的枢纽”;预计未来的任何军事干预将仅限于美国通过技术和后勤手段提供的支持,“至于实地行动,其他国家会处理”。

伦敦大学教授坚信,美国和西方都不会采取任何直接的军事干预来推翻任何政权,美国总统乔·拜登“本质上”拒绝军事干预,甚至在巴拉克·奥巴马时代担任副总统时便反对增加在阿富汗的士兵人数,并抗拒西方要求延长从喀布尔机场撤离时间的压力,希望保持他的外交模式。

从喀布尔机场撤离平民和军队 (路透)

阶段结束

伦敦大学亚非研究学院国际关系教授吉尔伯特·阿什卡尔教授表示,目前在阿富汗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是“小布什和托尼·布莱尔二人组时期”的一页,“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冒险显然失败后,西方现在正在清算那个时期的遗产。

阿什卡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认为,“小乔治·布什和托尼·布莱尔以及新保守主义者相信,人们正在等待美国军队将他们从他们的政权中解放出来,这是鲁莽的想法。”

这位国际关系教授补充说,美国标准的军事干预、占领和安置政权的阶段已经结束,美国进入了自奥巴马以来的一个新阶段,即在不派遣地面士兵的情况下指挥针对对手的空袭和特种行动。

关于阿富汗发生的事情,阿什卡尔教授认为,美国人面临两种选择:要么派更多士兵使局势升级,要么撤军、与塔利班谈判并获得保证,使阿富汗不会成为攻击美国利益的平台,首选第二个选项。

阿什卡尔拒绝将在阿富汗发生的事情与在越南发生的事情进行比较,“因为阿富汗军队的迅速崩溃表明外部力量无法在该国建立军队,并提醒我们伊拉克军队在摩苏尔的ISIS面前迅速崩溃的经历。”他补充说:“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与ISIS的战争给了美国人一个教训,那就是提供空中掩护,将地面战斗的任务交给其他人。”

(半岛电视台)

非常规干预

东伦敦大学网络安全系主任阿米尔·尼姆拉特从美国在阿富汗对ISIS成员进行的打击的性质出发,强调这些新方法“对美国军队来说将更有效、成本更低,因为观察非爆炸性导弹和无人机是如何发射的不需要派遣任何地面士兵。”

尼姆拉特强调,美国十分确信常规战争已经不是最佳选择,现在正在考虑以非传统形式进行干预的新方法,技术发展奠定的基础有助于跟进正在阿富汗发生的一切,并对目标对象进行精确打击。

尼姆拉特指出大国之间将爆发新的战争,即“对用于制造芯片和电子设备的矿物的争夺,阿富汗是这些矿产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这就是美国将守护这些资源的原因。”

这位数字战争专家预计,美国有能力进行间接控制,“因为任何国家的重要设施都需要高科技,而这些由美国或中国通过技术专家提供,任何国家在重要设施上都失去了主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专家专栏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