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发动海外战争是出于恐惧而非自大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丁·邓普西出现在国际安全援助部队驻喀布尔总部内 (法国媒体)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丁·邓普西出现在国际安全援助部队驻喀布尔总部内 (法国媒体)

美国作者罗伯特·卡根表示,美国对境外国家的干涉和战争,并非常像主流观点所认为的那样是出于霸道或自大,而是出于恐惧。

卡根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补充称,美国人“在缺乏明确指导的情况下,生活在各类事件产生的混乱中,但是他们对历史的判断缺乏对过去影响的必要了解,对过去发生的事情和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漠不关心。”

卢西塔尼亚号的沉没

为了解释这种说法,作者卡根以1915年德国潜艇故意击沉一艘载有约2000人的的英国客轮卢西塔尼亚号事故之后发生的事情为例,卡根指出,美国人在很早之前就记得,当他们得知这艘船被击沉时,对这件事情的恐惧给他们带来了超越道德愤怒的情绪。

此外,这种恐惧还塑造了他们对世界及美国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的看法,并最终导致他们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但是,他们对德国的愤怒是短暂的,此外,他们关于重建外交政策的观点也没有持续太久。

卡根指出,在卢西塔尼亚号沉没10年之后,美国人仍然记得这起事件,但是他们却不记得当初为什么要参战,或者更具体地说:他们如何认知这一系列的事件。自沉船开始,这起事件最终促使他们走向战争,因为他们将参战视为当时手中的唯一选择。另一方面,他们又开始后悔介入这场战争,并且想知道到底是谁将他们卷入了这场战争。

外交政策上的反复

卡根接着指出,这从一定程度上解释了美国外交政策在过去数十年内的反复——在高度参与海外行动时期与撤军并收紧行动时期之间波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参与被视为一项巨大的错误,这也导致美国人在后来的20年内主动与欧洲和东亚地区的战争保持距离,以至于他们在无意中促成了下一场世界大战的爆发。而他们也再次被卷入了战争。卡根想要知道,这种模式是否最终会在阿富汗重现。

卡根还表示,发生在2001年9月11日的那场袭击,正类似于卢西塔尼亚号的沉没。在20年后,导致他们当初对阿富汗开战的恐惧情绪已经消失,而剩下来的,只有这项决定所产生的后果:人员和经济上的成本,以及根本无法确定的结果。在这里,一个让人无法回答的问题在于:这一切都值得吗?

集体失败

卡根断言,今天的美国人已经遭遇了集体失败,因为他们未能记住“911”之后世界的样子,而这也给他们理解当初作出的决定蒙上了阴影。

如今,有人竟然认为,美国人当初“兴高采烈”地参加了那场战争,而小布什总统也充满“乐观主义”地发起了干预,并且相信“只要有机会,民主就会蓬勃发展”,此外,帝国主义的傲慢让美国人相信,“我们可以用武器和金钱来塑造我们的形象”。

此外,我们今天还以看到,尽管世贸大厦双子楼和五角大楼似乎还在“燃烧”,但是“美国士兵与外交阶层却有一种错觉,认为阿富汗人民和全球大部分穆斯林的历史正在重新开始。”

卡根将这种看法称为谎言,他还强调,恐惧才是推动美国入侵阿富汗的原因——它害怕再次受到基地组织的攻击,而在当时,该组织被牢牢隐藏在这个由塔利班控制的国家内,此外,它还对其他组织可能使用化学或生物武器对其发动袭击而感到恐惧,对事实上还可能有其他隐蔽组织藏身美国而感到恐惧。

专家们一直警告称,下一场重大袭击的发生只是时间问题,而这样的担忧一直都存在。

再一次行动

美国人再一次同意,增加美国的海外军事存在是打击“恐怖主义”最有效的方式。在小布什前往国会以获得对伊拉克使用武力授权的一个月前,64%受访的美国人都倾向于使用武力推翻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

卡根表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人却在数十年的时间内保留了它在其他国家内的驻军。例如,他们在韩国已经驻军70年,因为担心一场尚未正式结束的战争会随时再次爆发。此外,他们驻扎在欧洲和亚洲其他地区冷战前线的军队甚至已经停留了更长的时间。

十多年来,美军一直驻扎在巴尔干半岛上。事实上,只要人员生命损失很低,美国人就会将其驻军保留在遥远的战区,甚至是数十年的时间。

来源 : 华盛顿邮报

相关文章

在2014年,当ISIS宣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建立“哈里发国”后不久,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前成员便宣布效忠ISIS头目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随后阿富汗人及阿富汗塔利班的叛变者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2021年8月27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