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阿富汗战争与和平等式中的关键数

在她的国家笼罩在未知的阴影下,等待这个阿富汗女孩的未来是什么 (路透)
在她的国家笼罩在未知的阴影下,等待这个阿富汗女孩的未来是什么 (路透)

玛吉迪·穆斯塔法

塔利班重回阿富汗舞台中央,自20年前美国领导入侵阿富汗推翻塔利班以来,它一直没有消失。

塔利班认为自己在该国占据上风,而阿富汗政府则处于不会令人羡慕的境地,美国情报部门预计美军撤离后,阿富汗政府将在6个月内崩溃,观察人士和分析人士证实,阿富汗政府崩溃是“不可避免的”。

在2001年的911事件发生后,被美国入侵阿富汗推翻的塔利班并没有停止战斗,但他们也同时进行谈判。经过了近20年的战争,最终于2020年2月29日,美国人与他们在多哈签署了一项协议。

新的塔利班

随着塔利班扩大攻击范围,重返舞台前列,2021年新版塔利班的问题就出现了,大约25年前它出现在阿富汗的舞台上时是什么样子,它的话语有更新吗?最重要的问题是塔利班在外国军队撤出后倾向采取的策略。

塔利班自25年前出现以来,传统上一直依赖普什图族人,如今表现出更大程度的实用主义,改变了组织和招募方式,并为乌兹别克、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非普什图人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为了在当地和国际上获得认可,塔利班将自己展示为一支多民族和多教派的力量,并试图通过披上民族斗篷来获得过去与之对抗的群体的支持。

塔利班还利用阿富汗北部的分裂来拉拢在政治方面被喀布尔政府边缘化的部落领导人,其中一些人由于无法再依赖阿富汗安全部队,选择了加入塔利班。许多少数民族加入促使塔利班逐渐壮大。

曾被美国政府拒绝谈判、被视为恐怖组织的塔利班,从他们与美国达成的协议中受益,以拉拢地区族群。随着美军撤出,加入塔利班已成为阿富汗许多人和团体的严肃选择。

另一方面,内部纷争削弱了喀布尔政府的地位,一些军阀和权力集团分别与塔利班达成协议,进一步削弱了中央政府的地位。

塔利班副领导人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一周前发表声明说,为了打消内外部对塔利班对待妇女和普什图人以外其他族裔态度的担忧,“我们将根据伊斯兰教义和阿富汗社会的高尚传统,承担起包容所有公民的义务,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在一份声明中,他承诺在阿富汗建立一个“真正的伊斯兰政权”。

阿富汗政府动员民兵支持他们对抗塔利班 (路透)

军事选项

在实地,塔利班自5月起占领了大片农村地区,继续在阿富汗北部和西部扩大影响力,逐渐接近包括西北部巴德吉斯省省会卡拉诺市在内的几个主要城市,此外,还控制了与伊朗接壤的赫拉特州的两个省。

相应地,阿富汗政府军失去了美国空军的支持,这是冲突中的决定性因素,在政府军面临民兵带来的危险时,美国空军为其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支持,然后政府发起了动员民兵打击塔利班的呼吁。

民兵的召回和动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上半叶纳吉布拉政府垮台后阿富汗情况的重演,当时几支圣战者团体相互争斗,使该国陷入困境。毁灭性的内战导致数千人丧生,新一波数百万的难民和流离失所者前往邻国。

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中)在德黑兰外交部与阿富汗政府(左)和塔利班(右)代表团交谈 (欧洲通讯社)

谈判

事实上,塔利班是阿富汗拼图的一个组成部分,没有他们的参与,和平进程不太可能成功。塔利班表示,在所有外国军队撤出该国之前,它不会参加和平进程。

塔利班意识到,如果退出和平进程,他们将不可避免地失去获得国际承认的机会,自2013年在卡塔尔首都多哈设立政治办公室以来,塔利班一直在向世界大国求爱。

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之间的和平谈判陷入僵局。但塔利班发言人穆罕默德·纳伊姆周四表示,在塔利班高级领导人与一些阿富汗政界人士在德黑兰举行的一次会晤中,双方认识到战争不是阿富汗的解决方案,“应该寻求政治解决”。他补充说,不久之后,另一次与政治家们的会晤将讨论从战争到永久和平以及国家伊斯兰制度的过渡机制以及如何实现该机制。

纳伊姆的声明含蓄地表明,塔利班在该国北部和西部扩大影响力的目的是在外国军队撤出后,在未来任何涉及塔利班的有关该国未来的谈判中加强其地位。

结束长达数十年的阿富汗噩梦的希望仍然取决于进行包括阿富汗人民所有种族和宗教群体在内的谈判以解决问题,“无尽的战争”将加剧无助的阿富汗人民的苦难,他们为伤口尚未愈合的国家中发生的冲突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