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定居者在西岸定居点进行拆除挑衅行为

在以色列占领的约旦河西岸贝塔镇,巴勒斯坦人抗议犹太人定居点建设,一名以色列士兵在燃烧轮胎冒出的滚滚浓烟中奔跑(路透社)
在以色列占领的约旦河西岸贝塔镇,巴勒斯坦人抗议犹太人定居点建设,一名以色列士兵在燃烧轮胎冒出的滚滚浓烟中奔跑(路透社)

随着以色列定居者继续征用巴勒斯坦土地,约旦河西岸紧张局势已达到沸点,在某些情况下,巴勒斯坦人通过拒绝撤离赖以生存的土地来藐视以色列当局。

5 月,以色列的国内安全机构辛贝特(Shin Bet)报告了近 600 起暴力事件,有 34 名巴勒斯坦人被杀,这是 10 年来单月暴力事件最多月份,以色列军队增派了军事部署,以加强其在被占领土的存在。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人道协调厅)在其仅涵盖 6 月前两周的最新人道主义报告中指出,已知或据信是以色列定居者肇事者伤害了 11 名巴勒斯坦人,其中包括 4 名儿童,损坏了车辆,并摧毁了数百棵橄榄树、供水系统和巴勒斯坦人拥有的其他财产。

随着定居者暴力活动和巴勒斯坦抗议活动的蔓延,冲突的焦点之一是约旦河西岸北部纳布卢斯附近的贝塔镇。

四名巴勒斯坦人最近被以色列军队枪杀,因为他们抗议自己超过五英亩(两公顷)的土地被盗,这些土地以前用于种植橄榄,而现在被用于建造以色列非法定居点 Evyatar。

军方民政部门裁定,在萨比赫山上建造的大约 50 座预制定居者房屋是非法建造在巴勒斯坦私人土地上,并命令定居者撤离,理由是他们的活动破坏了该地区的安全稳定。

然而,几十年来以色列政府对定居者运动的经济和政治支持,包括搪塞和对非法前哨视而不见,使定居者更加胆大妄为。

Evyatar定居者不仅拒绝撤离,而且还计划对撤离令提出上诉,进一步计划建造另外 70 所定居者之家、一座犹太教堂、日托中心和一所学校。

“向恐怖主义投降”

以色列媒体报道称,埃维亚塔领导人之一兹维·苏科特(Zvi Sukkot)攻击了军方的裁决,称埃维亚塔存在造成的任何地区不稳定与过去 100 年来该地区任何其他犹太人存在造成的不稳定没有什么不同。

苏科特表示,“他们当时不接受我们的存在,直到今天,他们在任何地方都不接受我们的存在。”

他并表示,“因为阿拉伯骚乱而将犹太人赶出家园只能称为向恐怖主义投降。他们该为自己感到惭愧。”

约旦河西岸北部定居点当局、撒马利亚地区委员会的负责人尤西·达甘 (Yossi Dagan) 也对此提出异议称,定居点位于巴勒斯坦私人土地上,并称这违反国际法和联合国一再重申整个约旦河西岸被以色列非法占领的决议。

此外,许多宗教定居者坚信上帝站在他们一边。

耶路撒冷以南的非法定居点 Beita Illit 于 1985 年在从附近的巴勒斯坦村庄 Husan 和 Nahalin 征用的土地上建立而成,这里是超过 60000 名极端正统以色列定居者的家园。

来自白俄罗斯的犹太移民 Miriam Superefin 住在非法定居点 Beita Illit (半岛电视台)

家庭主妇Miriam Superefin住在西岸南部 Gush Etzion 地区的 Beitar Illit 犹太复国主义定居点。

Superefin已婚,有一个年幼的女儿,八年前从白俄罗斯移民到以色列。

当半岛电视台就她居住的定居点是否在巴勒斯坦人没收的土地上建造问题时,她坚称,这片土地属于犹太人。

Superefin表示,“犹太人一直在这里。这个国家没有一天没有犹太人。从公元前 1000 年起,我们就一直在这里。《圣经》说这是我们的土地。”

“从 20 世纪初开始,我们诚实地以公平的价格购买了我们赖以生存的所有土地。

“我们体面地对待在这里的人,我们与他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阿拉伯人被给予一切机会成为我们社会的一部分。我们从来没有拿走任何巴勒斯坦人的房子或把他们赶出去,是约旦人在战争期间告诉他们离开,并向阿拉伯人保证,他们可以稍后重返。”

根据 Superefin 的说法,以色列对西岸的军事占领是国际公认且可接受的法律规范,这一观点与众多国际裁决相矛盾。

她说,她生活在对巴勒斯坦袭击的极度恐惧中,尤其是在穿越西岸时。

Superefin 表示,“当我看到以色列的路标——警告以色列人出于安全原因远离某些区域时,这让我非常害怕,我不会乘坐私家车,而只会乘坐强化的公共交通工具。”

贝塔镇的穆罕默德·哈贝萨在非法的 Evyatar 前哨基地失去了橄榄园,他说,巴勒斯坦村民会为保卫他们的土地而战斗到底。

他说,自 5 月初以来,以色列人已经搬进了大约 45 套预制房屋。由于巴勒斯坦人抗议没收他们的土地,最近几周的星期五爆发了暴力冲突,结果却遭到定居者和支持他们以色列军队的袭击。

穆罕默德·哈贝萨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只有我的尸体才会离开这里。如果他们想要我们的土地,他们将不得不杀死我们所有人。”

6 月 4 日,一名巴勒斯坦示威者在抗议贝塔镇的以色列定居点时向以色列军队发射催泪瓦斯罐(路透社)

“在任何地方生活的权利”

不愿透露姓氏的舒拉米特住在被占领的东耶路撒冷北部舒阿法特难民营附近的拉莫特。

她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如果土地归还给巴勒斯坦人,她将不会离开家在以色列国际公认的绿线内迁徙,因为“以色列是一个民主国家,以色列人有权按照我们政府的规定居住在任何地方”。

舒拉米特说,“我不在乎你称这个地区是巴勒斯坦还是以色列,这真的是个问题吗?与他人分享这个国家没有问题。”

然而,当被问及巴勒斯坦人无家可归为以色列定居者让路时,她说,她不知道有任何巴勒斯坦人被驱逐出他们在谢赫·贾拉或东耶路撒冷其他地方的家。

她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我没有听说过任何有关此事的消息。”

与此同时,以色列定居者对历史事件和他们窃取土地的有争议性说法,正在点燃约旦河西岸其他地区。

贝塔镇的Erbak al-Layli 或夜间混乱部队——巴勒斯坦人的活动包括放火、吹喇叭和对 Evyatar 发射照明弹——已经蔓延到贝塔镇以北的 Beit Dajan 村。

Beit Dajan村的年轻人每晚都组建自己的抵抗部队,他们正与来自建在没收土地上的两个以色列定居点 Hamra 和 Mekhora 定居者和士兵对峙。

根据人道协调厅报告称,最近定居者的暴力行为还包括对 Sheikh Jarrah 和 Silwan 的巴勒斯坦人发动袭击。

报告称,“在伯利恒附近的卡德尔、纳布卢斯附近的胡瓦拉和希伯伦的 H2 地区,有其他巴​​勒斯坦人受伤。”

报告中还谈及,“伯利恒附近的贾巴约 1000 棵橄榄树、拉马拉附近尼林 30 棵橄榄树和一所房子、贝塔的 70 棵橄榄树和希伯伦附近图巴的约 80 个干草堆被烧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在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与以色列之间最近爆发的战争给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施加了更大压力并加剧了特拉维夫政治危机之前,内塔尼亚胡过着最快乐的日子,他成为自以色列在被占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犹太复国主义国家以来任职时间最长的以色列总理,超过大卫·本-古里安,后者担任以色列总理长达 8475 天。内塔尼亚胡还成功地克服了对他的指控,成为在担任内阁主席期间被指控犯有罪行的第一位以色列总理,而他的前任

2021年6月17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