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想要离开太平洋?

美国“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在其日本基地内参加演习 (盖帝图像)
美国“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在其日本基地内参加演习 (盖帝图像)

美国国会军事委员会高级技术人员达斯汀·沃克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美国政府关于在今夏将位于日本基地内的“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派往中东地区以支持美军撤离阿富汗的决定,削弱了3位美国前总统关于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是美国的重中之重的说法。

作者在这篇评论文章中补充称,在中东部署这艘航空母舰的决定表明,拜登政府正通过从地面战区撤出美国士兵的行动,来从表面上履行其在总统竞选期间作出的关于结束这场“无休止的战争”的承诺,而事实上它却在以新的力量取而代之,这支力量将承担相同的任务,尽管难度大、成本高。

多年以来,中东地区都一直牵制着美国海军的航空母舰力量。其中,林肯号航空母舰在该地区的作战时间超过了220天,并已于2020年1月结束,这是自冷战结束以来航空母舰最长的服役时间。

目前该地区还驻有美国的“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号航空母舰,这是它连续第二次服役,而在上一场任务中,它的连续服役时间超过了200天。

由于对航空母舰的需求在近年来有所增加,而这些航母的维护工程又无法再拖延,因此,目前只有里根号航母仍然可用,可以填补艾森豪威尔号航母留下的空白。

美国亚伯拉罕·林肯号航空母舰在前往中东地区途中 (社交网站)

“可怕的信号”

达斯汀·沃克在这篇文章中指出,美国此举意味着,在未来几个月内,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将没有美国航空母舰的存在。

五角大楼(美国国防部)将印太地区定性为美国战略的优先事项,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甚至认为,“中国是美国面临的最大的长期挑战”。

美国在2018年的国防战略中指出,如有必要,美国应接受中东地区和其他战区受到的威胁,而将其精力与资源集中在太平洋地区。

沃克认为,五角大楼的这项举动适得其反,并且向美国位于太平洋地区的盟友和伙伴发出了一个“可怕的信号”,即美国没有意愿或精力来履行其义务。

作者沃克指出,这将使中国外交官员拥有更多的能力和效力,以向地区各国宣传美国的这种“不靠谱”。

美国开始从阿富汗撤军 (半岛电视台)

充满风险

就在美军急于撤离阿富汗之际,拜登政府仍坚持通过培训和提供侦察机的方式支援阿富汗军队。此外,美军还计划继续在阿富汗以外的地点开展反恐行动。

但是周边国家不太可能同意接纳美军。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的军事指挥官员必须依靠远离该地区的基地内的攻击机,从而需要再次为这些飞机提供燃料。此外,也将继续出现要求航母存在的呼吁。

沃克指出,美国可能会用驻在阿富汗境外的一支更大规模的部队,来取代驻在阿富汗境内的小规模部队。

里根号航空母舰的部署,并不仅仅限于未来的几个月,而将延长至未来的几年内。根据沃克的说法,此事还需国防部长奥斯汀来结束“回避”的借口——认为一直需要在中东部署一艘航空母舰来支持和保护地面部队的撤离或替换。

冒险的战略

作者沃克认为,这种观点,与其他部分人认为需要一艘航空母舰来遏制伊朗及其代理人攻击美国军队的观点,或是再次需要航空母舰来阻止局势在发生攻击的情况下进一步升级的观点一样,都是错误的。并且也缺乏足够的证据说明航母的存在对伊朗的行为产生了影响。

这一切在奥斯汀准备向美国国会提交国防预算申请时体现得尤为明显。这位防长呼吁国会议员作出艰难的选择,要求他们绕过某些过时的框架并释放必要的资金以投资新的设备,达到武装美国军队以遏制中国的目的。

作者沃克得出结论称,这是一个冒险的战略,因为它假设美国今天可以用规模较小的部队摆平一切。但是,如果在中东地区部署这种以航空母舰提供支持的这种体量的部队,则会给美国国防部产生加倍的负担。

任何将太平洋地区视为重中之重的美国战略,都需要彻底改变其思维方式。而奥斯汀也可以通过取消“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的中东任务,并表现出按照其建议采取行动并作出艰难决定的意愿,来启动这一进程。

来源 : 华尔街日报

相关文章

美国高级军事官员6日表示,目前驻阿富汗美军及其北约伙伴的关注重点是按照计划在今年9月11日完成撤军,此后,其工作重心将转移至帮助加强阿富汗安全部队。

2021年5月7日

《华尔街日报》援引美国官员的话报道称,欧洲盟国正在向美国施压,要求其推迟从阿富汗撤军的进程,以便给北约的撤离提供更多的时间和支持。

2021年5月8日

美国撤销了从海湾水域撤回“尼米兹”号航空母舰的决定,对此,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4日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是要求代理防长将“尼米兹”号航母留在原地待命的人。与此同时,伊朗宣布它将从5日开始举行大型的军事演习。

2021年1月5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