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与世界大国进行核谈判的展望

谈判到来正值德黑兰要求美国解除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2018年单方面退出该协议后实施的制裁 (法国媒体)
谈判到来正值德黑兰要求美国解除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2018年单方面退出该协议后实施的制裁 (法国媒体)

伊朗德黑兰-签署2015年核协议的世界大国代表周二前往维也纳,以挽救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但前进的道路却漫长而艰巨。

周五有消息称,该协议的剩余成员国伊朗、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和英国将举行面对面会谈,这是为避免协议全面破裂而受到各方欢迎的事态发展。

在上周的深夜访谈中,伊朗原子能组织负责人阿里·阿克巴尔·萨利希表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的“僵局已被打破”,目前的问题是谁应该首先采取行动的“幼稚” 争论。

但是,伊朗和美国的代表不会在维也纳出现在同一个房间里,因为伊朗坚称在美国解除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单方面退出该协议后实施的严厉制裁前,两国之间不会进行直接或间接会谈。

特朗普退出该协议后一年后,尽管其他签署国表示反对,美国仍继续开展“最大压力”运动。作为回应,伊朗开始减少履行该协议规定的承诺。

“迅速解除制裁”

大西洋理事会非居民研究员辛纳·阿祖迪表示,伊朗和美国最近都表现出恢复协议的政治意愿。

但是,尽管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在周五发布的一条推文中说,JCPOA签署国希望在维也纳的谈判中把重点放 “迅速解除制裁”上,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这里的问题是,伊朗违反协议的行为是可逆的,对美国而言,鉴于特朗普政府可能会摧毁JCPOA的焦土政策以及复杂的制裁网络,这更加困难,”阿祖迪告诉半岛电视台。

扎里夫今年早些时候表示,美国对伊朗实施、重新实施或重新命名了约1600项制裁措施,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达1万亿美元。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制裁将如何撤销,或者最终需要取消多少制裁换取伊朗兑现完全恢复核协议的诺言。

“在正确的道路上”

特朗普政府官员2020年以新罪名(即“恐怖主义”和侵犯人权)对已经受到制裁的伊朗个人和实体重新实施了制裁,以乔·拜登政府更难重返核协议。

据伊朗总统府下属研究机构战略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迪亚科·侯赛尼称,伊朗希望取消特朗普施加的所有制裁,无论制裁理由为何。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德黑兰的官员们很清楚美国内部的状况以及拜登政府的局限性,这是美国的问题,而不是伊朗的问题

侯赛尼说,即将进行的谈判将十分困难,特别是因为双方希望对方为恢复JCPOA所做的努力存在鲜明的对比,这种期望有待调和。

“我预计谈判不会取得重大成功,但是我们可以确定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我希望,在维也纳会议结束时,我们对各方重新遵守JCPOA承诺需要做的事情有更清晰的认识,这是一开始可以接受的成功,他说。

伊朗指责美国制裁造成1万亿美元经济损失 (美联社)

国际危机组织伊朗项目负责人阿里·瓦兹表示,找到前进的方向不仅需要进行多轮谈判,而且要确保第一轮谈判一定不能失败。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不难预言,伊朗的期望将与美国愿意提供的不匹配,但只要务实,双方就能找到共同接受的前进方向

他说,关键是恢复JCPOA的行动是如何按顺序进行的,“但是,如果德黑兰怀着最大的期望做这些事情,它最终将徒劳无功”。

伊朗外交部早些时候称,德黑兰不会接受“分步解除美国制裁的计划”,该国希望美国“一步到位”,取消特朗普实施的所有制裁。

(半岛电视台)

为何现在举行对话?

一些观察家说,重启核谈判受到以下事实的影响:伊朗和中国在3月下旬后者外交部长王毅访问德黑兰后签署了一项为期25年的全面合作协议。

其他人认为,恢复核协议已经迫在眉睫。首先,伊朗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达成的为期三个月的协议于5月下旬到期,该协议旨在暂时保留IAEA对伊朗核设施进行监视的录像带。

该协议扭转了2月下旬的危机,如果没有这一协议,IAEA将在检测伊朗核活动方面面临巨大难题。

此外,6月的伊朗总统选举即将来临,当选总统很可能是一个保守或强硬的总统,可能有军事背景,这样的总统不可能像即将卸任的相对温和的总统哈桑·鲁哈尼那样赞成保留JCPOA。

但大西洋理事会研究员阿祖迪表示,他仍然对核危机取得突破感到乐观,不仅仅是因为鲁哈尼因多种原因希望在离任时解除制裁,而其中一项原因是维护政治声誉。

他说:“总之,他的政府将集中精力致力于尽快解除制裁,最好是在他离任前

(半岛电视台)

“有限的机会期”

同时,伊朗议会中的强硬派试图在决定JCPOA未来上发挥积极作用。

周日,一些议员发表了公开声明,称美国重返核协议的唯一途径是鲁哈尼政府向国会提交全面解除制裁的报告,议会必须先批准它,然后才能定稿。

11月,高级核和军事科学家穆赫辛·法赫里扎德被暗杀,伊朗将其归咎于以色列的残酷袭击,这促使国会的强硬派通过了一项增加浓缩铀产量并限制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的法律。

最高领导人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表示,伊朗对解除制裁“并不着急”,国内经济在受到制裁和COVID-19大流行的严重打击后正在回升,如果有必要,伊朗可能将浓缩铀丰度提高到60%。

伊朗总统下属战略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侯赛尼表示,议会不太可能现在停止谈判,特别是因为如果没有最高领导人的同意,伊朗代表不可能前去谈判。

他说:“但是,如果谈判不能产生伊朗方面预期的结果,那么随着选举临近,非常有动力的保守派将进一步壮大胆量,他们将采取何种行动来阻止谈判便无从知道了

“因此,各方的机会期非常有限

(半岛电视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