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需要继续孤立阿萨德政权?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首都大马士革举行的会议上(路透社)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首都大马士革举行的会议上(路透社)

美国国家安全事务负责人前特别助理彼得·梅茨格表示,尽管研究美国中东政策的观察人士正着力于拜登政府为重返“失败的”伊朗核协议所付出的努力,但他们还提出了一个问题,即伊朗对抗西方的主要盟友——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解除压力所产生的风险。

梅茨格在美国《新闻周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强调,美国及其在国际社会内的其他盟友应当继续努力,旨在将阿萨德政权孤立于国际经济,并阻止其从与包括阿盟在内的区域和世界外交关系中受益。

梅茨格补充称,断定美国在2019年击败ISIS后便不再在叙利亚拥有任何政治利益是错误之举,恰恰相反,在打击ISIS的任务接近尾声时,继续孤立阿萨德政权并寻求政治解决方案,以最终结束这场使叙利亚人民饱受摧残的冲突,是符合美国利益的选择。

而如果美国及其盟国放弃对阿萨德政权施加有效的经济和外交压力政策,那么,天平将再次偏向有利于阿萨德的一边。

作者指出,在叙利亚冲突进入第11个年头之后,这项需求已经变得更加紧迫。这场冲突已经成为了历史上最漫长、最恐怖的冲突之一,它造成了50多万叙利亚人的死亡,而且这场前所未见的人道主义灾难仍在持续,迄今为止也没有看到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真正履行过基于国际支持而寻求政治解决途径的承诺。

此外,阿萨德政权及其主要支持者——俄罗斯和伊朗,只是想在这块至少涉及6个国家的利益的地区助长冲突,延长地区人民所承受的苦难,并破坏该地区的稳定。而这6个国家包括土耳其、美国、以色列、俄罗斯、伊朗和叙利亚政权。

因此,作者认为,叙利亚政权、俄罗斯或伊朗,都没有资格声称为这场冲突提供了任何实际的政治解决方案,因为它们奉行的战略实质是“地缘政治消耗”,它们无法在煽动令人发指的暴力行为的同时,又充当政治解决方案的保障者。

去年7月,俄罗斯阻止了联合国安理会延长第2504号决议,只保留了一个过境点,以允许人道主义援助从土耳其进入叙利亚。俄罗斯的投票以尊重“叙利亚主权”为由,而无视这项决议为当地造成的人道主义苦难,当时,叙利亚政权对伊德利卜地区的攻击仍在继续。

“政治骗局”

俄罗斯与阿萨德政权还提出了来年春季举行叙利亚总统选举的建议,以迎合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中规定的“自由公正选举”的要求。但是,作者认为,这仅仅是一场“骗局”,因为叙利亚政权的存在实际上就违反了这项决议的政治条件,而在缺乏有效的国际监督的情况下举行选举,也必将收获阿萨德再次获得压倒性胜利的结局。

作者最终得出结论称,拜登政府在安排其地区优先事项的同时,绝不应该忘记在寻求政治途径解决叙利亚问题上取得进展的必要性,他还强调,当前的时机并不适合改变美国对叙利亚政权的基本立场,而这种立场包括民主与共和两党达成的党派共识,以及根据2019年12月出台的《凯撒法案》而对阿萨德政权及其支持者实施的经济制裁。

来源 : 新闻周刊

相关文章

持续10年的叙利亚战争造成数十万人丧生,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基础设施遭到巨大破坏,经济已经筋疲力尽,更不用说房屋、公共设施、医疗设施或教育机构受到的巨大破坏。

2021年3月15日

俄罗斯和伊朗对叙利亚战争的干预构成了革命进程转折点,以至于叙利亚政权无法根据其意愿将这两个国家从叙利亚赶走,也无法实现叙利亚所想。俄罗斯和伊朗不仅仅是在军事上支持叙利亚政权,而且努力在社会、经济和政治上巩固叙利亚政权的存在,即使其处于德黑兰和莫斯科控制下的某些阶段,似乎他们支持叙利亚政权是为了获得回报。

2021年3月20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