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战争暴露了美国战略思想的巨大缺陷

2003年4月9日巴格达被攻陷那天,一名美军士兵用美国国旗遮盖了萨达姆·侯赛因雕像的脸 (路透)
2003年4月9日巴格达被攻陷那天,一名美军士兵用美国国旗遮盖了萨达姆·侯赛因雕像的脸 (路透)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认为,美军与伊朗支持的民兵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零星军事小规模冲突的延续源于战争构想中一个根本性错误,而这个错误天真得令人惊奇。

文章作者俄亥俄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穆勒解释说,这个根本错误是,带领美国走向伊拉克战争的领导人无视历史,认为敌对的地区大国不会支持当地的抵抗势力。

他指出,间歇性摩擦是这一错误的延续,他补充说,甚至在2003年战争爆发之前,战争的煽动者也应该清楚这一点。

他说,美军对战争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声称“伊拉克战争中的大多数决定是由有才干、经验丰富的领导人作出的

尽管如此,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未能实现战略目标的原因是包含“系统性失败”的思想,而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美国未能意识到该地区其他国家会对此做出回应。

穆勒回忆说,在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袭击之后,布什总统突然改变了他的平静政策,宣称“该国对历史的责任”是“将世界从邪恶势力手中拯救出来”。

几个月后,布什在重要演讲中指出了一条邪恶的轴心:朝鲜、伊朗和伊拉克。

自那时起,伊朗和叙利亚便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困境,叙利亚也时常出现在布什和一批新保守派提出的目标清单中。

因此,管理朝鲜和叙利亚的政权与伊拉克的“友好什叶派”密切合作,为他们提供庇护所,使美国难以控制伊拉克,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同时,朝鲜威胁要正式退出《核不扩散条约》,努力制造出核武器,以阻止美国的任何进攻。

除伊朗和叙利亚外,其他国家也被吸引到伊拉克,致力于破坏占领者的“和平”并杀死其士兵,例如,认同基地组织意识形态及其目标的约旦逊尼派阿布·穆萨布·扎卡维成为一支人数可能达到数千人的军队的领导人。

在伊拉克部落的大量援助下,美军得以在2009年之前控制了伊拉克内战,但是,这种行为夺走了上千名美国人的生命,是2003年美国入侵时损失人数的7倍。

美军部署在伊拉克期间遭受了多次袭击 (欧洲通讯社)

胜利者伊朗

另一方面,出于对所受到的制裁不满,伊朗一直是(现在也是)抵抗因素。

确实,美军在对伊拉克战争的评估研究中得出了惊人的结论,尽管这个结论令人失望,即“伊朗似乎是唯一的胜利者”。

2010年,美国驻阿富汗高级将领的顾问表示,自叛乱分子抵达边境安全庇护所以来,镇压叛乱的努力一直未获得成功。

尽管他们补充说,希望阿富汗局势是一个例外,但这在十多年后还没有得到证明。

伊拉克的经验表明,顾问们是对的,如果美国不想与伊朗陷入全面战争,导致中东又发生一场灾难,那么伊朗人可以继续支持叛乱分子。

来源 : 《国家利益》

相关文章

随着美国入侵伊拉克进入第18个年头,美国政府与国会都应该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通过军事手段打击恐怖主义已经宣告失败,并且应当以撤销2002年授权使用武力的法案作为修正这条路径的开端。

巴格达穆斯塔尼亚大学教授阿齐兹·贾伯(Aziz Jaber)没有料想到,在两国进行血腥战争(1980-1988)40年后,伊朗成为了伊拉克的第一个贸易伙伴,他亲身经历了这个转变,贾伯表示,“这种转变很难想象,但确实发生了,因为与伊朗有关的政党如今掌握了伊拉克政权。”

作者邦妮·克里斯汀(Bonnie Christian)表示,尽管新冠病毒已经给全球数十亿人的生命和各国的经济造成严重破坏,但其并未动摇美国与伊朗之间的敌对情绪。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