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伊朗关系:双方的共识与分歧领域何在?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右)与伊朗总统莱希有意加强两国之间的多层次合作 (法国媒体)

伊朗和土耳其相继暗示两国有意加强双边关系,但这背后仍然存在多重变数,其中最重要的是:以易卜拉欣·莱希为首的伊朗新领导人的上台,美国乔·拜登政府的新政策,南高加索地区的地缘政治进展,以及有关伊朗核计划的维也纳会谈的重启,此外,在与阿联酋、埃及、以色列的关系有所改善的情况下,土耳其似乎还重新评估了它的地区关系。

伊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安11月中旬在该国首都德黑兰与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伊朗和土耳其已同意制定一份路线图,以建立长期性质的合作。

他还补充称,安卡拉和德黑兰将建立联合工作机制,以加快两国关系的发展势头。他还表示,“我们将就此展开两国之间的外交对话。”

阿卜杜拉希安在其推特账户上,发布了一条有关伊朗总统莱希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上个月底在土库曼斯坦召开的经济合作组织首脑峰会间隙举行会晤的推文,并称这场会晤是在”非常友好和真诚的气氛中进行的”。

他补充称,“会晤决定以多维的方式发展双边关系,并消除一些障碍,而这些内容将在埃尔多安访问德黑兰期间进行讨论。”

上述声明引发了许多疑问,其中包括土耳其与伊朗之间关系的性质、双方关系中的共识与分歧程度,以及两国之间的长期合作能够达到哪种程度等等。

伊朗总统易卜拉欣·莱希(右)在德黑兰会见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 (法国媒体)

共同空间

由于土耳其对伊朗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土耳其和伊朗在能源和贸易领域的利益非常明显。另一方面,伊朗还依赖土耳其的商品进口。

伊朗海关发言人鲁霍拉·拉蒂菲此前在就两国申报的贸易往来总额发表的声明中透露,在这个伊朗年内(截至2021年3月20日),该国与土耳其之间的贸易往来总额达到了68.56亿美元,双方还在今年4月签署了6项谅解备忘录,旨在将两国之间的贸易总额提升至300亿美元。

此外,两国之间还存在共同的地区和地缘政治关切,例如,两国都反对威胁其领土完整的库尔德分裂势力野心,德黑兰和安卡拉此前曾在政治和实地层面上进行合作,以阻止伊拉克的库尔德斯坦地区在地区政府举行全民公投后实现其分裂目标。

在有关两国的中东地区政策方面,德黑兰和安卡拉正在争夺沙特和以色列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这一点在沙特及其盟国牵头的抵制卡塔尔的行动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当时,安卡拉和德黑兰支持多哈克服因受到禁运而产生的影响。

由于特朗普在任期内对伊朗实施的制裁,土耳其对伊朗石油的购买量减少,伊朗从土耳其的进口量也出现下降 (半岛电视台)

利益冲突

尽管如此,安卡拉和德黑兰之间仍然存在具有争议的核心问题。土耳其仍然是美国的重要战略盟友,而美国又是伊朗的主要敌人;此外,土耳其还是北约(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中的活跃成员,虽然土耳其最近在许多问题上对美国采取了挑衅性的立场,其中包括购买俄罗斯的导弹防御系统,并且不顾美国的立场而在叙利亚开展实地行动。

另一方面,在2018年,由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伊朗重新实施制裁,土耳其对伊朗石油的购买量和伊朗对土耳其产品的进口量均有所下降,尤其是当美国在2019年4月取消给予土耳其及其他7个伊朗石油的主要进口国的豁免权之后。

在2019年,土耳其从伊朗进口的原油和石油产品份额下降了63%,其传统贸易顺差下降了79%。华盛顿对德黑兰采取的“极限施压”政策降低了伊朗购买土耳其商品的能力。

立场的摇摆

在叙利亚的争端仍然是双方最近十年的关系中最重要的特征之一。此外,土耳其与埃及、阿联酋、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等地区国家的和解举措,令伊朗对土耳其的地区政策及其立场的稳定程度产生了怀疑。

但最重要的仍是土耳其对高加索地区和中亚地区的政策,这些政策建立在土耳其民族主义的基础上,并对这些地区的土族人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这一点引起了伊朗和俄罗斯的担忧,因为土耳其推动“高加索和中亚地区的土族人”,而两国都认为这些地区是其重要影响力的一部分。

在2020年9月至11月的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冲突期间,土耳其和伊朗之间在高加索问题上的矛盾便非常突出,当时,土耳其尽最大限度地支持阿塞拜疆,并为其提供武器,而这也是阿塞拜疆最终赢得这场战争的决定性因素。

另一方面,在阿塞拜疆取胜后,土耳其因对巴库提供的支持而在那些拥有土族人口的中亚国家内越来越受欢迎,这一点让伊朗感到非常担忧,而且这将允许这些中亚国家与其盟友土耳其进行直接沟通,从而为建立东西方之间的替代渠道开辟了道路,使当地在与欧洲的能源和其他商品的交易中绕开了由俄罗斯和伊朗控制的传统通道,而这将大幅降低了伊朗对中亚国家的重要性,并大大提高土耳其的重要性。

Meeting of JCPOA Joint Commission in Vienna土耳其希望在维也纳举行的核协议谈判能够解除针对伊朗的制裁,进而提高它与伊朗之间的贸易往来(路透社)

充满担忧的前景

如果维也纳谈判能够成功恢复特朗普于2018年退出的伊朗核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并随之取消针对伊朗的制裁,那么土耳其和伊朗之间的贸易往来量可能会再次增加。

虽然可能达不到2018年之前的水平,但是伊朗仍有可能成为土耳其的主要能源供应国,此外,由于地理条件便利和运输成本较低,土耳其商品将继续在伊朗市场占据较大份额。

在这样的情况下,合作与竞争的要素在土耳其与伊朗的关系中紧密交织,可能双方都需要谨慎维持复杂的平衡,以防止紧张局势出现任何重大的升级,或是这两个中东大国之间的平衡发生任何变化,因为这种变化可能会加剧该地区的不稳定。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