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乌克兰建立更紧密关系是应对俄罗斯威胁的最恰当回应

位于该国东部战斗阵地的乌克兰武装部队成员(路透社)

弗里曼-斯波格利国际问题研究所的两名研究人员认为,应对俄罗斯对基辅的威胁,最恰当回应是与乌克兰建立更密切的关系,迈克尔·麦克福尔和奥列克西·洪卡鲁克在《华盛顿邮报》上刊登的文章中指出,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在乌克兰边境的大规模军事集结及其最近的威胁言论,引起了基辅、布鲁塞尔和华盛顿领导人的共鸣。

两位作者表示,普京显然不希望与美国总统乔·拜登建立稳定和既定的关系,后者认为美国是俄罗斯最大的敌人,两位作者指出,拜登政府试图削弱莫斯科并推翻普京政权,对于这样的国家而言,不可能有稳定持久的合作,只有持久的冲突,他们补充说,普京今年年初出人意料的行为已经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收获。

两位研究人员认为,美国对俄罗斯和乌克兰采取新战略的时候到了,在俄罗斯问题上,拜登应该采取更多的强制外交,如果合作失败,合作姿态必须伴随着对强制行动的可信承诺。

关于目前普京在乌克兰边界上造成的危机,根据作者的说法,拜登应该宣布他希望振兴外交以结束乌克兰东部战争,包括任命一名高级特使代表美国参加这些谈判,并坚持要求他的国家正式加入乌克兰、俄罗斯、德国和法国,以重振垂死的诺曼底会谈,旨在结束乌克兰东部战争。

两位作者表示,这样的声明将消除俄罗斯关于华盛顿和基辅计划以武力恢复乌克兰对顿巴斯主权的“荒谬”说法,也将结束了俄罗斯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进行双边谈判以在乌克兰人缺席情况下决定乌克兰命运的危险之路。

这组作者说,与此同时,拜登、国会以及欧洲盟友和合作伙伴应该现在就明确表示——而不是俄罗斯再次进行军事干预之后——将实施一揽子全面而严厉的制裁措施,以应对俄罗斯的新侵略。

美国对俄罗斯和乌克兰采取新战略的时候到了,在俄罗斯问题上,拜登应该采取更多的强制外交,如果合作失败,合作姿态必须伴随着对强制行动的可信承诺。

作者表示,至于乌克兰,拜登需要一个更全面的参与战略,显而易见的第一步是任命一位与拜登有私人关系的美国驻乌克兰高级大使。

其次,拜登政府和北约盟国应深化与基辅的军事关系,包括新的扩大的军事援助计划,以增强保护关键基础设施和抵御空中和海上威胁的能力,并默认支持乌克兰从土耳其购买新的武装无人机。由于美国不会保护乌克兰免受俄罗斯的攻击,因此,必须给予乌克兰人最好的自卫手段。

第三,拜登团队必须与欧洲盟友一起制定更复杂、更全面和更长期的战略,以促进乌克兰的民主和刺激经济增长。

第四,拜登和他的民主党盟友应该建立一个顿巴斯发展基金——乌克兰东部的马歇尔计划——这将在战争结束后释放其资源,给该地区人民——他们遭遇可怕占领的侵扰——带来希望,如果战争结束,可能出现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两位研究人员得出结论是,拜登还需要一项新的大战略,以在乌克兰之外与俄罗斯接触并遏制俄罗斯,但培育一个富裕、自由和主权的乌克兰应该是这一更大战略的核心组成部分,美国对俄罗斯更有效的政策始于对乌克兰采取更稳定、稳健、有效和可预测的政策。

来源 : 华盛顿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