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当选一年后:民意缘何下降?民主党将在国会选举中有何遭遇?

美国总统乔·拜登出现在2020年的竞选活动期间 (社交网站)

去年的11月3日,是乔·拜登在上一届美国总统选举中大胜前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日子,而在他获胜一周年之际,拜登及其所在的民主党在弗吉尼亚州遭遇了一场历史性的失败,而该州自21世纪初以来,一直被视为远离共和党的“蓝州”。

在弗吉尼亚州州长的选举中,共和党候选人格伦·扬金击败了民主党候选人特里·麦考利夫,这对拜登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与此同时,许多人都认为拜登应当对民主党失去这个自2009年以来便控制在手中的位置而承担责任。

拜登与其他重要的民主党领导人——例如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等等,都对民主党拿下毗邻首都华盛顿的弗吉尼亚州寄予厚望。在过去两天内参加联合国全球气候会议期间,拜登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将赢得这场选举。”

美国人对拜登在多项问题上的应对感到愤怒,其中包括经济危机和新冠疫情 (半岛电视台)

美国人感到愤怒

在拜登赢得选举胜利并以78岁高龄入主白宫的一年之后,与历任总统相比,他在民意调查中的受欢迎程度也达到了创纪录的低位水平。

当前,大多数美国人都不赞同这位总统的任职表现。相反,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进行的最新民意调查结果,大多数美国人认为拜登在团结美国人和应对经济危机方面的任务失败了。

这项民意调查显示,十分之七的美国人——其中包括近半数的民主党人——认为该国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此外,有近60%的受访者在拜登上任仅9个月后,便对其政府的经济管理持负面看法。

许多美国人还将创纪录的燃油价格上涨归咎于拜登,尽管目前冬季尚未到来,而等冬季到来之时,预计他们将因无法负担家庭供暖费用而承受痛苦。

许多美国人指责拜登没有像他的前任特朗普那样,对石油生产商采取果断行动。

与此同时,美国经济正遭受着严重的通货膨胀的困扰,基本食品的价格出现了大幅上涨,其中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新冠病毒传播所带来的后果,以及全球范围内的供应危机,此外,拜登为美国家庭提供物质支持的政策,也无助于减轻穷人的痛苦。

在距离圣诞节只有7周的时候,美国人对节日礼物的缺乏产生了罕见的焦虑感,而人们对其是否能在适当的时间内供应越来越感到怀疑。

此外,拜登也未能应对非法移民问题所带来的危机,尽管他曾在竞选期间承诺要尽力解决这个问题。

拜登负有直接责任

哈特研究协会(Hart Research Associates)的民意调查员杰夫·赫维特认为,“民主党人发现,自今年4月以来,这个国家对拜登总统的看法急剧转为负面。拜登总统在困难时刻作出的关于知情权、效能与稳定的承诺,现在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怀疑,大多数美国人投票支持他是为了实现稳定,而他们现在得到的却是混乱。”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在上周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只有42%的美国人认可拜登履行的总统职责,较今年8月下降了7个百分点。与此同时,近71%的美国人表示,他们认为这个国家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

在最近几周内,拜登的总统职位连续遭受打击。一方面,新冠病毒导致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不断上升。此外,拜登总统的政策也未能让拒绝接种新冠疫苗的近40%的美国人改变他们的立场。

另一方面,美国“混乱”地从阿富汗撤军和塔利班运动在该国的重新掌权,特别是在浪费了大约2万亿美元的资金和付出数千名伤亡者的代价之后,这种情况所产生的影响已经不再局限于共和党人,而是强烈地扩大至独立人士甚至许多的民主党人。

拜登的立法议程无法在民主党内部得到解决,这也是拜登在当选总统一年后,民意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

民主党内部派别之间的激烈冲突,导致拜登旨在改善美国基础设施、实现社会改革、应对气候变化的议程陷入了瘫痪。拜登总统无法弥合由亚历山大·奥克塔维奥·科尔特斯领导的部分议员所代表的民主党进步运动,与由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领导的民主党传统势力之间不断加深的裂痕。

除此之外,来自西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参议员约翰·明钦,以及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克里斯汀·西尼玛,也妨碍了民主党在参议院内的团结。

随着拜登支持率的下降,民主党在2022年的国会选举中面临着挑战 (半岛电视台)

民主党对2022年选举的担忧

在一年之后,即2022年11月,美国将举行国会换届选举。正如大多数民意调查结果所指出的那样,拜登总统的支持率已经下降至不足50%,再加上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候选人的失利,这些都为民主党在即将举行的国会选举中的失败铺平了道路。

共和党只需在明年的国会选举中赢得5个席位,就能夺取对众议院多数席位的控制权,从而进一步扰乱拜登的议程。

自特朗普败选、离开白宫、无法每15分钟发布一条推文以来,“特朗普因素”就已经无法再动员民主党选民或独立选民,甚至是中间派的共和党选民。现在,拜登和民主党的表现已经取代了特朗普而成为选民投票的参照物。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著名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表示,中东正从一个被大国塑造的地区,过渡为一个被自然力量重塑的地区。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28日

如果拜登政府能够成功维持当前卓越的外交政策,那么未来三年美国很可能会在地区和国际层面上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平静,而美国政府的表现也将更接近于合作与冷静,

opinion by 马哈茂德·阿卜杜勒·哈迪
Published On 2021年11月3日

根据与美国关系标准划分,苏丹处于灰色地带,它不是像沙特阿拉伯或埃及那样具有战略意义的盟友,也不是像叙利亚或伊朗那样对华盛顿怀有敌意的国家。

opinion by 穆罕默德·闵沙维
Published On 2021年11月3日
更多专家专栏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