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专家分析以色列在伊朗核谈判中的作用

以色列加强与地区国家的演习,向伊朗发出强烈警告 (欧洲通讯社)

《纽约时报》援引知情官员的话称,华盛顿官员警告以色列人,“反复袭击伊朗核设施在战术上可能有效,但最终会适得其反。”美国认为,以色列对伊朗核设施的攻击在短期内可能会实现一些目标,但会损害更大的目标,即阻止伊朗核计划。

以色列国防部长本尼·甘茨说,“我们正在对伊朗问题进行评估,我们在这个问题上与美国不断接触。多年来,美国一直是以色列的好朋友,我们会找到合适的交换意见和管理意见分歧的方式。”

随着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主办的第七轮核问题谈判的临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讨论以色列对美国谈判团队的广泛影响,尤其是在前驻以色列大使丹·夏皮罗加入谈判队伍后。众所周知,这位大使与以色列军事机构关系密切。

半岛电视台就以色列在伊朗核谈判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性质,以及它与乔·拜登总统政府立场的接近或远离程度,与一些著名的美国专家进行了交谈。

随着第七轮谈判的临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谈论以色列对美国谈判团队的广泛影响 (路透)

亚历克斯·瓦坦卡:华盛顿中东研究所伊朗问题研究员

“分歧对美国和以色列来说都是深刻且令人筋疲力尽的,但双方必须努力克服它们。双方都不想承担失败的代价,也不想面对升级到战争的替代方案。我认为双方都有空间调整他们的立场,寻找共同空间,将冲突降到最低并达成共识,这是我们所能希望的最好结果。如果双方都对推动这一外交进程表现出政治兴趣,已达成的共识可以及时演变并变得更加全面。”

瓦坦卡补充说,“拜登团队必须不断向以色列保证,美国不会容忍伊朗拥有核武器,但以色列必须给拜登提供完成外交工作所需的空间。以色列政府可能会接受,以色列无法通过军事方案来阻止核计划。目前来看,以色列最好的选择是支持美国与伊朗的外交努力。”

大卫·布莱克:前国务院官员、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专家

“我认为美国和以色列之间分歧很大,但双方同意保持沉默并不断协商以缩小或至少遏制分歧。以色列倾向于认为伊朗很快就会获得核武器,而美国仍然认为有更多的回旋余地。但伊朗拖延达成协议的时间越长,美国和以色列之间就会在这方面达成更多的协议。”

布莱克表示,“一旦会谈恢复,我相信美国将与以色列合作,避免会谈受到干扰,解决方案可能是支持以色列在非核领域、叙利亚或国际水域对伊朗进行打击,这是巴拉克·奥巴马和拜登在这一方面的主要区别”。

(半岛电视台)

乔治·卡菲罗:海湾国家研究所所长

“也许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以色列一样反对《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伊朗核协议的官方名称)。以色列官员多年来一直表示反对2015年达成的这项协议,而以色列对美国和伊朗之间的核危机可能会如何以牺牲以色列的利益为代价来解决赶感到严重关切。”

“正如以色列政府在对待伊朗的态度上与奥巴马政府不同,以色列的领导层在拜登政府时期对伊朗核问题的看法也存在同样的分歧,这意味着核问题构成双方之间紧张关系的根源。但在以色列,它明白美国将根据对美国利益的评估来决定如何处理伊朗核问题,即使美国采取的措施与以色列的立场相矛盾,但以色列人将别无选择,只能接受这一现实,就像2015年他们面对奥巴马时所做的那样。说服美国民主党政府不要回到协议的努力很可能是徒劳无功的,以色列明智的做法是避免与拜登政府在这个敏感文件上发生重大冲突。”

但是,卡菲罗指出,“在恢复核协议方面,以色列可能完全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有充分的理由假设,在2015年同意《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各方将无法获得核协议,原因与以色列没有直接关系。相反,这些因素主要源于当美国保证它将继续遵守这项多边协议时,伊朗无法信任它。”

辛纳·奥佐迪:大西洋理事会专家、海湾国家研究所研究员

“我认为美国和以色列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即应对他们认为的伊朗在核领域取得的技术进步。双方一致认为,伊朗的核进步不能不受限制,但他们在如何解决这一困境上存在分歧。虽然美国似乎致力于采用外交解决方案,以色列的安全文化导致它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包括破坏、暗杀,甚至直接的军事攻击。”

奥佐迪指出,“2015年签署《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时,奥巴马政府向以色列出售了F-35战斗机以缓解其担忧,而这一次拜登政府可以采取同样的政策。同时,随着核谈判继续进行,如果与伊朗的外交失败,拜登可以向以色列人提供更明确的安全保证或提供替代计划。

(半岛电视台)

乔达·巴加特:五角大楼美国国防大学近东和南亚中心教授

“长期以来,很多评论家都在争论美国和以色列是否就伊朗核计划达成一致。许多分析人士认为,以色列一直敦促美国打击伊朗,因为美国的军事能力超过以色列。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以色列夸大了伊朗的威胁,以说服美国袭击伊朗。”

巴加特指出,“有报道称,以色列政府至少两次想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但军方领导人反对此类袭击,担心袭击发生次日会出现无法应对的事情。还有报道称,美国和以色列是2008年2010年伊朗纳坦兹核设施遭遇的袭击的幕后黑手,以及一些报道称,美国长期以来拒绝向以色列提供可以击中伊朗地下设施的先进武器。”

总的来说,很多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偏向于外交解决方案,这意味着美国公众厌倦了中东永无止境的战争,而以色列更支持采取军事行动,因为以色列领导人认为他们的国家比美国更容易受到伊朗的核威胁。巴加特表示,“以色列领导人和其他地区大国认为,特朗普和拜登政府领导下的美国将关注中国威胁作为了美国国家安全的优先事项。”

最后,不能排除美国和以色列共同以不同方式向伊朗施压。巴加特教授强调,“美国高级官员定期与以色列(和阿拉伯)同行会面,讨论伊朗核计划,敌视伊朗的各方之间有大量情报共享。”

芭芭拉·斯莱文:伊朗问题专家、大西洋理事会伊朗未来倡议主任

“我认为以色列现任政府将尽其所能与拜登政府合作,而不是让拜登政府难堪。坦率地说,由于伊朗目前似乎不是合作者,美国和以色列更容易形成反对伊朗的统一战线。”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专家专栏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