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如何绕过了阿拉伯领导人?马丁·英迪克新书阐述基辛格在十月战争后的任务

马丁·英迪克的新书封面:《谋略大师:亨利·基辛格与中东外交艺术》 (社交网站)

马丁·英迪克的新书《谋略大师:亨利·基辛格与中东外交艺术》,回顾了基辛格在作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和国务卿的时期内,参与中东和平谈判的历史,及其对这场持续至今的冲突所产生的影响。

这本书详细介绍了基辛格在1973年的“十月战争”之后的使命,这在战后几年内为中东和平进程建立了机制。

英迪克曾两次担任美国驻以色列大使、近东事务助理国务卿和美国巴以谈判特使。在这本长达688页的书中,他详细分析了基辛格这位20世纪下半叶美国外交政策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半岛电视台获得了该书的初始版本,据悉,本书将于10月26日在美国市场发售。

前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 (路透社)

关于“谋略大师”

英迪克将读者带回了上世纪70年代,当时,基辛格与埃及前总统安瓦尔·萨达特、以色列总理果尔达·梅厄、叙利亚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约旦国王侯赛因·本·塔拉勒及沙特国王费萨尔·本·阿卜杜勒·阿齐兹进行了详细的谈判,而本书详细阐释了基辛格如何设法与中东领导人走向和平。

英迪克指出,“如果外交的目的就是将政治领导人带往让他们犹豫不决的地方,那么,基辛格就是这场游戏中的谋略大师。”

这本书基于美国和以色列档案馆内的数千份解密文件、以及对基辛格本人进行的广泛而频繁的采访,此外还有作者与相关国家中负责和平进程的高级官员所进行的会谈。

几天前,在有半岛电视台记者参加的一场外交关系委员会会议上,英迪克指出,有两个原因促使他完成了这本有关基辛格的著作。

第一个原因在于,基辛格在阿以和平进程中为美国的核心角色奠定基础方面所具有的深度与力量。英迪克表示,作为小布什和奥巴马时期的中东和平进程特使,以及两任美国驻以色列大使,“我应当从基辛格所做的事情中学到很多东西。”

英迪克认为,“在数十本谈及基辛格在担任美国国务卿期间成功达成三项协议的著作中,没有任何一本提出了非常详细的介绍。而在这三项协议中,其中两项是在埃及和以色列之间达成的,另一项是在以色列和叙利亚之间达成的。”

他还指出,第二个原因则是出于个人原因,“在1973年10月,我还是一名澳大利亚学生,在以色列希伯来大学学习国际关系,当战争爆发时,我曾是加沙地带附近一个定居点内的志愿者,并且每天都能听到美国巨型运输机C-5A在运送军事装备、装甲车、坦克等所有物资。”

他还补充称,“我当时通过收听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节目以了解最新的事态发展,以及基辛格促成停火的行动。在这样的时刻,我向自己承诺,要努力为以色列和其阿拉伯邻国带来和平,而我的职业生涯也由此开始,现在,我也将以此结束我的职业生涯……回到最初。”

基辛格的叙述

本书援引基辛格的话称,“中东和平是一个问题,而不是解决方案,在世界上这个高度动荡的地区内,对和平的渴望需要建立一个稳定的秩序。”

英迪克认为,基辛格最重要的成就是达成了结束1973年“十月战争”的停火协议、以色列和叙利亚之间维持戈兰高地40年和平的协议,以及使埃及摆脱与以色列之间的冲突的两项协议,而这两项协议也为两国之间签署和平条约奠定了基础。

在此期间,美国一方面因为对越南的干预代价高昂而承受着后果,另一方面,当时的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的地位又因水门事件的影响而受到动摇,在这样的背景下,基辛格在冷战期间利用其娴熟的外交手段成功将苏联边缘化,并建立了以美国为首的中东秩序。

英迪克指出,基辛格并没有像吉米·卡特和比尔·克林顿所希望的那样去一举解决巴以冲突,在当时,经过基辛格的调解而达成的有限的临时停火协议,是一项非常明智的策略,因为它维护了地区脆弱的稳定,而没有更多的目标。

英迪克强调,“基辛格的现实主义”是解决雄心勃勃的自由主义外交政策困境的解决方案,他还认为,“基辛格的现实主义为建立全面和平的雄心,与当时陷入绝望、停滞的处境,提供了一条折衷的道路。基辛格相信,通向和平的道路必须保持缓慢、循序渐进的状态,并且在许多情况下可能并不平坦。”

这本书解释称,基辛格相信,当阿拉伯世界用尽了所有的选择,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习惯了以色列的存在,在那时,和平就会实现。通过选择循序渐进​​的进程,而不是急于达成全面的解决方案,基辛格的外交为通往和平的漫长道路提供了保障。与此同时,目标是保持稳定,并避免任何可能扰乱和平进程的事情发生,同时培养双方的耐心,并建立部分相互信任。

英迪克认为,基辛格对国际关系的研究以及他对19世纪欧洲稳定阶段的关注,决定了他对世界的看法,无论是在与中国打交道还是在与苏联打交道的问题上,又或是在处理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关系上。

英迪克认为,基辛格的成功为“如何在战后维持和平”提供了经验和教训,当时他并不相信,建设和平这个目的,本身也是维持稳定和秩序的手段。基辛格认为,对和平的热情追求会产生相反的结果,就像二战初期发生的那样,而在克林顿担任总统时期,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这种加速动摇了稳定性。因此,每个阶段的目标都必须具体、有限、切合实际,以防止和平进程再像今天这样,出现倒退并且难以恢复!

英迪克指出,埃及总统萨达特在1972年将苏联专家驱逐出埃及而给美国送上了一份大礼,但他却没有收取任何报酬 (社交网站)

萨达特送上的免费大礼

这本书详细描述了基辛格眼中的“埃及总统萨达特的一项严肃的策略和倡议”,而美国方面迟迟才注意到这一点。萨达特于1973年2月派遣其国家安全顾问哈菲兹·伊斯梅尔带着一项和平倡议奔赴华盛顿。

基辛格会见并听取了伊斯梅尔的意见,尽管得到了伊斯梅尔的肯定,但他仍然并不当真地推迟了回应。

基辛格向尼克松提出了这个想法,然后又与以色列驻华盛顿大使伊扎克·佩雷斯讨论了此事,佩雷斯淡化了这一想法的重要性,并对此表示拒绝,而果尔达·梅厄也同样如此——她说着“忘掉它吧”,便毙掉了这项倡议。

基辛格曾承诺,在定于1973年12月举行的以色列选举之后,会重返这项倡议,但是萨达特却于同年十月参战。

在此之前,这位埃及总统于1972年7月18日将2万名苏联专家驱逐出埃及的决定震惊了全世界,而美国在当时的反应也足以证明这项举动的重要性和危险性,基辛格表示,“如果萨达特在从埃及驱逐苏联专家之前给华盛顿打电话,那么无论他提出什么样的要求,都会被实现,但他却免费为我们完成了这项伟大的工作。”

但是书中指出,萨达特却存在着不同的考虑——他认为摆脱苏联专家,将使他摆脱参与苏联在未来批准的任何军事行动的负担。

在谈到基辛格时,英迪克表示,“我们认为萨达特很愚蠢,他不能做出任何有价值的事情,但事实并非如此。”

基辛格在近期指出,新冠疫情将导致国际体系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半岛电视台)

基辛格对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人的看法

基辛格认为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是一个恐怖组织,并认为亚西尔·阿拉法特应当对1972年发生在喀土穆的美国外交官死亡事件负责。

由于他的欧洲经历,基辛格只与主权国家打交道,而让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副局长前往摩洛哥会见阿拉法特,以说服他不要在谈判期间挑起巴勒斯坦人的暴力或混乱,并致力于遏制他们的情绪,哪怕只能维持短暂的时间。

基辛格首先相信主要参与者的重要性,并认为团体并非国家,因此,他主要与埃及、叙利亚和以色列打交道,以达成三项脱离接触协议。

基辛格并没有理会约旦国王,尽管后者显得非常迫切,而是将约旦的问题留给了下一个阶段,并先把注意力放在了埃及的战略上,因为这里有他想要得到的东西。

亨利·基辛格(右)与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之间的会晤 (通讯社)

基辛格的犹太身份、成长经历及中立困境

基辛格曾向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表示,“如果没有强烈的身份认同感和对犹太信仰的使命感,就很难成为一个遭受过犹太人千年之苦难的民族的一员。”

这本书还指出,基辛格在纳粹大屠杀中失去了13位家人,此外,他的许多同学也被杀害。

英迪克解释称,基辛格早年在二战期间逃离纳粹德国时的经历,使他对“威尔逊式的追求和平并结束所有战争的理想主义”感到失望,这也促使他谨慎对待和平进程问题,并保持极大的怀疑态度。

与此同时,为人熟知的是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的反犹太主义倾向,以及他对基辛格犹太身份的敏感,因此,直到执政的最后几年,他才委派基辛格处理阿以关系问题。因此,直到1973年“十月战争”爆发之前,基辛格才开始负责中东问题。

从历史上看,基辛格试图在谈判期间维护犹太国家的安全与和平,而当时的以色列领导人也认为,他在美国决策圈的存在足以保护他们的利益,因为他是犹太人。而阿拉伯人领导人则认为,基辛格的犹太身份足以获得以色列的信任,这将促使它接受重大的让步。

根据马丁·英迪克的分析,基辛格正是利用了各方对他的看法,以实现他所认为的美国利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在我执政期间,我们的政府致力于设想一种可能性,即与伊朗爆发战争的可能形式,我结束了这些讨论,并且意识到,如果强行发动战争,那将意味着摧毁我所努力要实现的一切。”奥巴马的战略是与多个国际大国进行谈判,最终于2015年签署了伊核协议,成功遏制了伊朗的核计划。

Published On 2021年4月27日

在塔利班接管喀布尔之后,阿富汗继续成为国际媒体的焦点,熟悉的比喻被通常的嫌疑人反刍。“帝国坟场”——有没有比这被更多使用和滥用的东方主义比喻?

评论作者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30日
更多历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