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能光着眼中国而低估俄罗斯的力量

《外交事务》:美国必须摒弃一种观点,即俄罗斯已经是一个走向衰落的孤立大国 (路透社)

作者迈克尔·考夫曼、安德里亚·肯德尔·泰勒在美国杂志《外交事务》网站上发表的季刊长篇文章中讨论了美国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其在评估美国所面临的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风险”的问题上。这篇文章指出,美国必须摒弃一种观点,即俄罗斯已经是一个走向衰落的孤立大国。文章强调称,俄罗斯仍将是全世界的权力中心之一,美国不能只关注中国而忽视俄罗斯的存在。

这篇文章的两位作者认为,拜登政府上台时已对其外交政策设定了明确的优先事项:应对崛起的中国将是美国国家安全关注的焦点,此外还有气候变化、新冠疫情等跨境存在的威胁,但是,与俄罗斯打交道的问题,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俄罗斯仍然是世界强国

这篇文章指出,拜登并不是第一个朝着这个方向思考的美国领导人。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政治人士便一直认为,俄罗斯作为真正的全球超级大国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

但是,两名作者在许多细节上驳斥了有关俄罗斯已经衰落的观点。例如,俄罗斯的人口萎缩,依赖自然资源的经济停滞不前,整个政权内腐败猖獗,能效低下的国有企业占据主导地位,此外,国际制裁也阻碍着俄罗斯获得资本和技术,俄罗斯还在培养、保留和吸引科学人才方面面临着巨大的困难,此外,还有官僚主义造成的管理不善。

两名作者指出,在如此悲观的针对俄罗斯的展望之下,我们自然也会认为,它在国际舞台上引发动乱和敌意的能力也将很快减弱,而克里姆林宫的资源也将因其侵略性的外交政策而耗尽。但是,这样的观点却忽略了更为广泛的可能性,即关注于俄罗斯的弱点,并低估其优势。

俄罗斯的军事实力

尽管两名作者在某种程度上一致认同刚才所提到的俄罗斯的弱点,但是二者均强调,俄罗斯仍将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军事力量,二者指出,这种力量仍然能够弥补该国相对单一的经济、技术上的落后,以及政治活力的缺乏。

两名作者指出,俄罗斯在核武器技术领域仍将是美国的主要对手,因为它拥有欧洲最强大的常规军队,而这是自2008年以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军事改革和投资后完成重组的军队,在2014年之前,这种转变在很大程度上被外界所忽视,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在乌克兰以及后来在叙利亚采取的军事行动,会让许多西方分析人士感到意外。

两名作者重申,如今的俄罗斯军队在战备、机动性和技术能力方面正处于几十年来的最高水平,而北约仍只在理论上占据优势。此外,俄罗斯还拥有灵活的特种部队、雇佣军和军事情报特工,另一方面,它还在太空领域占据着主导地位,并且拥有广泛的电子作战能力,而这种能力也在最近得到了证实——多名俄罗斯黑客入侵并监视了许多的美国政府机构。

长期的竞争者

两名作者表示,美国不应将俄罗斯视为一个衰落的大国,而是应将其视至少能在未来10至20年的时间内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一个稳定、有能力且有意愿这样做的大国,即使事实证明中国在长期范围内会是美国最为重要的威胁,但俄罗斯也仍将是一个长期性的竞争对手,而前苏联的太空仍然是一个火药桶。

无论美国多么想将注意力集中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它都必须首先考虑到再次爆发俄罗斯-乌克兰战争的可能性,或是因白俄罗斯政治动荡而引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又或者是爆发类似于2020年纳卡战争的危机的可能性。

两名作者强调,“美国应该关注”的另一个方面,是俄罗斯与中国之间正越来越多地寻求共同利益,并且两国政府已经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双方交换技术和物质支持以平衡西方的压力,同时还将双方的资源集中在与美国竞争之上,而不是互相竞争。

两国之间的国防和军事合作也有所增长,而且这种合作的影响将大于其各部分的总和,从而会放大其中单个国家对美国利益构成的挑战,因此,挑战绝不是仅仅是在美国的战略上将中国和俄罗斯正确地列为优先事项,而且还需要承认,这两个国家引出的问题,并不一定能够被分开处理。

捍卫民主

最后,两名作者认为,美国应当更大胆地捍卫其民主免受外部破坏,并与它的盟友和伙伴加强合作,集体应对俄罗斯发动的电子战以及它对选举的干预,还有其他威胁政治、经济体制健康的措施。

这些还需要与国际组织中志同道合的民主伙伴进行合作,例如国际电信联盟等等,以确保中俄不会成为未来制定数字规则与标准的主导力量。

这篇文章在最后指出,崛起的中国所构成威胁,这一事实所具有的吸引力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美国需要做的是同时应对两股力量,即中国这个不断发展的威胁,和俄罗斯这个持续不断的威胁。

来源 : 美国媒体

相关文章

长期以来,俄罗斯一直利用美国对一些最古老伙伴的失误和怀疑来扩大其在中东的影响范围,但它对美国领导的中东地区安全体系的威胁,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20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