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和伊加特之间的紧张关系再度紧张 战争逻辑是否占上风?

布尔汉(右)规定在与赫梅蒂会晤之前,快速支援部队离开喀土穆(通讯社)

分析人士称,苏丹外交部拒绝接受东非国家政府间发展管理局(伊加特)专门讨论苏丹危机的领导人紧急峰会最后声明中的要点,导致苏丹与伊加特之间的紧张关系再度紧张,批准了制止战争的措施,这场战争自四月中旬以来一直在持续,有可能延长战争。

周日,苏丹外交部宣布对周六在吉布提举行的伊加特领导人和政府首脑峰会的最终声明草案持保留态度,并表示,草案来得太晚了。

据苏丹外交部声明称,苏丹主权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规定在该国实行永久停火,并在会见其指挥官穆罕默德·哈姆丹·达加洛(赫梅蒂)之前,快速支援部队离开喀土穆。

7月,苏丹代表团退出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举行的地区国家领导人峰会,抗议肯尼亚总统威廉·鲁托接管负责解决苏丹危机的四方委员会,此前,苏丹代表团指责其不公正,苏丹威胁要暂停其在非洲组织的成员资格,而苏丹是 1996 年该组织最著名的创始国。

11月,主权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访问了大多数伊加特国家,其中包括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和吉布提,紧张局势得到了克服,布尔汉要求为该地区各国领导人举行峰会,采取措施停止该国的战争。

这次由吉布提主办的峰会通过了布尔汉与快速支援部队指挥官赫梅蒂之间的直接会晤,并在 15 天后达成了停火协议。峰会还批准了一个由22个国家以及与苏丹问题有关的区域和国际组织组成的扩大框架,以及一个由伊加特、非洲联盟和联合国组成的机制,以解决危机并启动将苏丹各方聚集在一起的政治进程。

伊加特从发展到解决冲突

外部干预

苏丹候任外长阿里·萨迪克透露,由于外部各方的干预以及非洲和地区各方对伊加特的压力,导致苏丹外交部无法理解峰会后第二天向其发送的声明草案的评论,该文件的发布方式存在缺陷,既没有反映峰会的情况,也没有反映布尔汉为与赫梅蒂会面设定的条件。

阿里·萨迪克在周一晚接受苏丹官方电视台播出的采访时表示,布尔汉规定,快速支援部队离开公民的家园和民用物体,将他们聚集到城市以外的地区,并在与赫梅蒂会面之前全面停火,同时声明表示,双方已达成无条件会面的协议。

他解释说,肯尼亚总统与赫梅蒂通电话,伊加特部分国家领导人会见后会见了阿联酋外交国务部长和快速支援部队领导人,这些会议不应成为峰会最终声明的一部分。

阿里·萨迪克表示,峰会前一天,他接到吉布提总统的电话,转达了总统伊斯梅尔·奥马尔·盖莱邀请快速支援部队领导人出席峰会的愿望,但“我们告诉他,我们拒绝参加任何民兵或叛乱分子,因为峰会只涉及该地区国家的领导人”,他认为,所发生的事情是针对苏丹的阴谋。

快速支援部队宣布控制达尔富尔80%地区后的局势

赫梅蒂设定的条件

另一方面,快速支援部队对伊加特特别峰会的成果表示欢迎,并表示,已收到出席峰会的正式邀请,他们接受了邀请,条件是对方代表仅以武装部队代表的身份出席。

快速支援部队的一份声明称:“实证明,布尔汉以主权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出席会议,他不具备宪法或法律上的合法性,也不具备使他有资格担任这一职位的实地合法性。因此,尽管代表团出现在峰会总部,但并未出席正式会议。”

声明中谈及,“快速支持代表团与参加峰会的领导人举行了会议,赫梅蒂也与他们通了电话”,并强调,快速支援部队希望实现停火并推进政治进程,前提是能够解决苏丹危机的根源。

声明称,与会者要求赫梅蒂与布尔汉举行正式会议,布尔汉同意,但条件是他以陆军司令而非主权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参加拟议的会议。

信任崩溃

非洲事务研究员阿巴斯·穆罕默德·萨利赫认为,苏丹与伊加特等区域组织打交道时抱有错误的诚意,这些组织的特点是不严格忠诚于制度主义,不遵守协商一致原则,也不尊重成员国的立场。

阿巴斯·穆罕默德·萨利赫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苏丹反对非洲峰会最终声明是一个危险的先例,让人质疑该组织是否有能力发挥不受外部影响的中立调解人的作用,尽管国际社会对作为和平与安全利益攸关方和合作伙伴的非洲机构给予大力支持。

萨利赫认为,苏丹的保留意见涉及根本问题,除非将其纳入新的声明中,否则无法解决这些问题。这是不可能的,否则苏丹将无视峰会成果,不予处理,从而陷入困境。

他解释说,布尔汉陷入了精心设置的陷阱,因为他与肯尼亚和吉布提总统以及埃塞俄比亚总理为峰会铺平道路的谅解没有得到重视,破坏了与这些各方的信任桥梁。

萨利赫补充说,苏丹与非洲组织之间的紧张关系将扰乱该组织和非盟的作用并造成真空,这将鼓励地区机构内部的“制衡外交”,从而导致组织内参与者之间的竞争,但以解决苏丹危机为代价。

这位研究人员认为,有迹象表明,鉴于非洲人对边缘化的抱怨,美国和沙特阿拉伯发起的吉达平台已经被超越,因为它未能阻止战争,但伊加特声明引发的紧张局势失去了由非洲主导的新调解出现的机会,也使非洲机构受到质疑,并挑战它们调解解决苏丹危机和结束困扰非洲大陆的任何其他冲突的能力。

苏丹冲突双方吉达谈判的条件

没有解决方案

另一方面,记者兼政治分析家哈立德·蒂贾尼则认为,伊加特没有足够的能力在地区问题上发挥作用,而且被外部势力利用,而其与苏丹的危机再次发生表明它是有意而为之的,而不是巧合。

哈立德·蒂贾尼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发表峰会声明并不是协议的主题,也不需要安抚诚实的调解人,他认为重返伊加特的决定没有考虑到此前在苏丹的负面经历。”

对于非洲组织的努力成功的机会,蒂贾尼解释说,交战各方之间缺乏信任,没有适当的谈判气氛,这将导致战争的延长。

他认为,苏丹危机没有外部解决方案,因为外国各方的议程相互冲突,而且没有国家意愿停止战争。

对于苏丹局势的结局,蒂贾尼认为,外国干预持续的时间越长,危机就会变得越复杂,而且目前还没有政治解决方案,这使得战争和枪支的逻辑在下一阶段占上风。

来源 : 半岛电视台